金剛上師林鈺堂瑜伽士開示錄

簡繁轉換 - 繁體

「直接經驗之整體超越」之問答

弟子彌恩來電郵提問:

問: 弟子還是不懂如何:將注意力放在無限的直接經驗整體上。請上師開示。

答:問得好!將注意力轉移到直接經驗中一切變異,而不起意念追究。

問:這與〈大圓融定〉中的「離於思量,有念即放 是一致的吧?

答:是。但這是藉注意整體來放,而不是只放。

弟子藥恩來電郵提問:

問:將注意力轉移到直接經驗中一切變異,而不起意念追究。這個方法與安住於「自然無念」中體會萬象的遷異,是一回事嗎?

答:前者不需能自然無念。

問:因上師在最近的作品中提到三種方法:(1)念佛;(2)觀空,需自然無念後;(3)整體超越。若上面您的開示與自然無念體會境遇遷異一樣,那整體超越和觀空豈不是一個方法?請上師詳細開解,謝謝!

答:整體超越無需觀空。觀空是藉變異體會無我。

問:請上師將上一句 將注意力轉移到直接經驗中一切變異,而不起意念追究」譯成英文;一來利益他國眾生,二來英文需要更詳細才能描述事情,便於弟子們深入理解和把握要訣,謝謝!

答:Turn one′s attention to changes in direct experiences without raising thoughts to follow and recognize what they are.

弟子彌恩再來電郵提問:

問:您說:但這是藉注意整體來放,而不是只放。
 「藉注意整體來放」能否理解為「取代法」,即本來糾結一個點、一件事,現在注意整體,但還是有個「注意」在,只不過把心量、眼界放大到法界那麽大。

答:是的;法界無限,所以任一點都看不到。

問:這類似於〈大悲心要〉中用「融」代替〈心經〉中的「無」,讓修行者的操作性容易些,但最终也能達到融入法界的最终目的。

答: 〈大悲心要〉中用的是「容」。「融」則無分,一時難以企及。「容」是包容,不妨有我,但能開闊而包容之。

問:〈大圓融定〉中的「離於思量,有念即放」,是「减法」而無需用「取代法」。但後文還有「於無執中,整體經驗歷歷分明」,「歷歷分明」和「注意整體」有何不同?

答:「歷歷分明」是自然顯現。

問:又〈大圓融定〉的跋:「已能自然無念的行者可依之修。」能否說:(1)念佛,(2)注意整體的目的都是(3)自然無念,在自然無念中觀空或再修習〈大圓融定〉中的「離於思量,有念即放」,因為這個時候已經無念,不需要再用「注意整體」這個「取代法」了呢?

答:「自然無念是修證的一個階段。
直接經驗整體本自融通,只要不加不減,就是。「大圆融定」是修這個。

弟子藥恩再來電郵提問:

問:尊貴的上師,您最近的開示中,强調藉注意整體來放,不起念頭追究。
但是普通人不能一下子注意到這個直接經驗的法界整體,普通人可能只能注意到周遭的一些事物變化;比如在路上時,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在房間裡獨處時,又可能只會注意到内心想法的變化。這時,如果踐行上師您說的:將注意力轉移到直接經驗中一切變異,而不起意念追究呢?

答:這時,如果踐行上師您說的:將注意力轉移到直接經驗中一切變異,而不起意念追究呢?
我猜,你意思是「如何」,而非「如果」。
照「如何」來回答:
直接經驗中的變異是自然顯現的。注意到這些,不加分別、取捨。

問:您說「將注意力轉移到直接經驗中一切變異,而不起意念追究 ,這個「變異」(changes)具體是指什麼呢?能否詳細一點?

答:所見、所聞、所覺及所念。

問:普通人可能只能注意到周遭一些事物變化,比如路上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天空中的一些鳥兒飛過和雲彩變化,並不開闊。那麼,注意到這些「變化」,不起念頭追究;這樣對嗎?

答:是的。若能一直這樣,就不會陷在心中的執著裡。

問:按照上面的方法下去,以後會慢慢開闊,對嗎?

答:是的。

 

二○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養和齋     於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