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經驗之整體性〉之解釋

MP3

簡繁轉換 - 繁體

開示及校對:林鈺堂上師
錄音與筆錄:弟子疾呼
二○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 講於高雄

 

F2217〈直接經驗之整體性  

吾人之直接經驗乃形、色、聲、香、味、觸及意融合而無可分割之一整體。在此整體中並無可特別關心之「我」,亦無可漠不在意之「他」(平常「人、我」之分別只是一種意念)。在此直接經驗中亦無「物、我」之對立(「有情、無情」之分別亦只是意識作用)。

若能安住此直接經驗之整體中,自然遠離佛經中所謂之「顛倒分別」。修行至「自然無念」後,有可能如斯安住。

如此安住,便自然契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免於墮入「頑空、空無」之誤。

修行佛法,或因法執而長滯偏頗歧途。若能淨心安住直接經驗之整體,便可「住於無住」,而任運皆即解脫。如斯安住,心無罣礙,實乃究竟解脫之捷徑——當下即淨土矣!

 

解釋:

這一篇題目喔,叫做〈直接經驗之整體性〉呵。什麼是「直接經驗」?就是說,你不管在任何時刻、任何地方啊,喔,你——在那一——那一個時間——點,在那一個地方,你整個的那個經驗,呵。那,這個、這個經驗,為什麼叫「直接經驗」?就是說,這個經驗你如果再說,我現在在哪裡;一有這個觀念的時候,那不是直接的經驗,那個已經摻了意識在想東想西了。可是,即使你在想東想西呢,你這個想東想西,跟其他的這個能夠看到顏色,能夠感覺到,能夠聞到,能夠聽到,還是混在一起。所以,這個直接經驗就是說,所有的這一些你在某一個特定時間、地點的那個整個感、感受到的呢,那麼,我提出來是它的「整體性」呃。

什麼叫「整體性」?就是說,我們用觀念來想它,哦,這聽到的聲音;哦,這是裡面的聲音,這是外面的聲音;這是我心裡想的;這個是——就很多、很多的分別啦。可是,實際上,你——暫停你這樣去分別、去想,你想一下,是不是不管任何時候,所有你的看到的形狀、看到的顏色、呃,聽到的聲音、聽到的——呃,聞到的味道,呵、呃,你碰到的東西的感覺、什麼,整個根本是一體的,其實它分不開啊。觀念上可以說,喔,這個有不一樣、不一樣;當然不一樣。可是,就是說,我就在這一刻的這個整個、整個感覺的話,你——它沒有說,哦,這是別人的聲音,你就聽不到哇,喔;外、外面車子走,你還不是聽到?呵。你說這個好吵我,它還是照樣來啊。這一些分不開的;跟、跟你要不要哇、是不是你的啊,什麼、什麼,都沒有關係的,它這個是一個整體。

那,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我們平常太習慣就是,都是心裡的想法呢,使得我們沒有辦法去體會到這個整體是不可分的。我們總是在那裡只挑一些——哦,這個噪音囉,哦,設法把它隔掉,我要聽我的音樂;哦,我、我喜歡我的什麼節目、什麼;有沒有?哦,這個人討厭、這個人怎麼樣,呵;整天的呵,不斷地在——給這個真正的經驗本身加油加醋。而且,心裡的這一些判斷那麼重呢,使得你沒辦法隨時都體會到它整、整體的是怎麼樣子。比方說,你現在正在注意看這個,你可能其他都忽略掉了。其實,它是你經驗的一部分,可是,你完全——就是你、你是等於說戴著有色眼鏡看世界囉,或者自己閉著眼睛,不聽什麼了,這樣;有沒有?隨時在做這、這一些事情。

但是,你要是能夠停止這一些作用,後天學到的作用——習慣、習性慢慢積起來的這一些作用,你隨時都在就是真正直接的體驗裡面。而且,因為它整個是一體的,所以,這裡厲害的是什麼?你要是能夠那麼單純哪,就好像出生的小孩,哪、哪有分別什麼——這是我的、不是我的,這是喜歡、不喜歡;那樣子地回到那麼純的時刻的時候,你想想,這個整體的經驗裡面,有沒有分我跟你呀?當然,我們現在看是好——幾十個人在這裡呀,可是,你——直接經驗本身它是整個在一起,沒有說,哪個跟我親,就一定跟我近一點、什麼;有沒有?它是整體,大家是分——整個經驗是分不開的;分開的都是你心裡的取捨而已。

啊,但是,我們很少能夠回到那麼純潔說,我、我不用去分呃。啊,其實,經驗本身它沒有、沒有分你、我,甚至沒有分說,這是東西、這不是東西;就是有情、無情,也沒有分的,呵。那麼,你如果了解這樣的話呵,你想,要是你隨時隨地,你都只是在這個整、整個一體的經驗裡面,不再去自己東攪西攪的話,呵,那麼,你就會達到什麼?佛經說「遠離顛倒分別」;這個〈心經〉我們都知道。其實,那麼簡單咧,你不需要去哪裡找一個特別的淨土啊、世外桃源啊、什麼;不是。你只要能夠隨時說,回到我直接的經驗,這個經驗裡,根本沒有去分好、壞,沒有分敵對、什麼,哦,你就「遠離顛倒分別」啊。

所以,我、我講這個是要告訴你說,你不要以為真的這個都是你要修多少年後啊,喔——三大阿僧祇劫、十地菩薩、什麼,我才能什麼;其實,它要你只是回到你原來最單純。你要是懂得是這樣子,你常常以這個當時的經驗來提醒自己說,一切其實整體的、不可分的,你、你可以從很多自尋煩惱裡面出來咧。你很多緊張、什麼,都是很多顧慮;可是,你這一些顧慮,將來世界——這個事情演變、什麼,會照你想的嗎?不會的啦;大部分都是不照你想的。

而且,我們如果真的心是說要為眾生的話,你就要超出個人的這一些擔憂啦,呵。啊,這個也沒有辦法叫你說停啊——你習慣想什麼的。唯一的方法說,唉,去看看你現在真正的經驗,現在是誰讓你這麼緊張?像我的徒弟有的就是說,喔——師父啊,我這樣是不是很、很糟糕了、什麼;整天在擔憂。其實,只是他心裡的放不下而已呀。你——看別人,我們不是要批評別人,而是拿他做借鏡來看我們自己——我們自己多少問題是同樣的。自己在攪;放得下,就不一樣,呵。

然後,但是呢,有誰能夠說,自然地老是住在這個直接經驗一體裡面?要到修到什麼時候?修到你「自然無念」啊。就是你念佛、念佛、念佛,念、念、念、念、念,念到所有雜念停了,那個時候開始,比較有希望;因為心清的嘛。清了以後,才能看到說,其實只是這樣子,喔,只是自己在——心裡在多慮了;能夠從那個鬆出來。那麼,你如果是常常都能夠留在這個經驗的整體性裡面的話,那,你就要了解說,〈心經〉裡面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其實就是講這樣而已呀;就是,你眼前這個,其實,沒、沒有什麼問題的。你在那個時候才——自然這一些經裡的話都契合的,呵。

然後呢,我們說修行的,有時候修久了,喔,變成——喔,只有我接受的這一套是佛法,其他的,就很排斥、什麼;有沒有?像我們今天去,我們要送個禮物,他都、他都嫌說,你要——我不知道要怎樣處理,什麼、什麼。就是說,其實,你應該是——一個有這麼多人來拜的地方,誰都會拿點什麼來拜佛;你、你一定有處理的話,你居然會不知道怎麽處理,呵。這種地方就是說,自己沒看到說自己有一些偏執啦,呵。啊,但是呢,你如果是懂得真正佛法要你的是回到這個直接經驗其實是整體的,那麼,輕鬆解脫的話,就可以免於這、這種事情,呵。多一塊布、少一塊布,一個廟真的處理不來嗎?不會的啦。我講這一些絕對沒有說批評他的意思,只是說我們正好遇到這個例子,我們來了解一下說,呵,喔,有時候人就是看不到說自己問題在哪裡,呵。

而且呢,其實,你要是懂得這個的話,這就是平常常常在講說什麼?喔,「法界即淨土」,或者說「當下即淨土」;其實是這個意思啊。你這一刻心能夠解脫,不去糾纏,就是這樣而已呀;佛也逃不出這一些啊。釋迦牟尼佛現在如果跟我們在一起,唯一的不同只是說,祂不去自己打攪自己而已呀,我們是總有一些放不下的啊。不然,祂做為這種人體的結構,祂能有什麼地方比你超、超出啊?還不是差不多,呵。

所以,寫這一篇呢,就是說,我也是覺得說,我、我這樣子去想,喔,我當晚很、很鬆、很鬆。那,我想,這一定是有好處的見解嘛,所以就寫出來,呵;看每個人讀了,呵,領會多少啦。但是,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這個不必去哪裡找什麼、什麼,你就要想到我現在真正的經驗,呵,不要在這裡自己添油添醋。你就——誒,忽然很輕鬆啊,呵;常常這樣子就——普通、普通日子,誒,可是,可以過得很好,唉。

好,就是這樣,呵。

 

吉祥圓滿

二○一六年七月廿五日
佛安居    於古晉

 

 

 


[Home][Back to list][Reladted work:直接經驗之整體性 Oneness of Direct Experi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