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脫之道

簡繁轉換 - 繁體

二○○五年五月廿四日
講於台北中鼎菩提社
弟子隨和女居士筆錄
校訂:林鈺堂博士

MP3 A B

引言:

林博士,各位同仁,大家午安!我們今天很高興林博士百忙之中,抽空到我們公司來作〈解脫之道〉的演講。很高興同仁踴躍參與這場的盛會,接下來我們用熱烈的掌聲來歡迎林博士。

林博士:謝謝!今天我們要討論的題目叫做〈解脫之道〉。在開始前,我剛剛請大家都拿一個筆跟紙是希望大家在我唸三圈「嗡媽尼悲咪吽」的時間時,你自己會想到那些跟這個題目有關的,或者你對這一方面有什麼問題,你想到什麼就大概寫下,這不是要給我看的,因為我是覺得你先這樣做一下,等一下聽我講的時候,比起來你得的收獲會更大一點,是這個意思。我現在就開始唸,麻煩你們寫一寫。

好!現在我已經唸了三圈的「嗡媽尼悲咪吽」了。剛剛有一個時間可以對這個題目先想一下;如果是你,你會想到那些?會有什麼問題?我的演講都不是說有什麼準備好的稿子,而是當場就我目前的程度跟大家報告一下。頭一個我們來講一下解脫,怎麼樣是解脫的意思,就是有什麼束縛、不自由、不自在,希望從那樣的情況出來。一般來講,我們當然是自然會這樣做。比方說你內急的時候,你要去廁所,你要解衣服、脫褲子啊!所以有時候我就開玩笑說:這樣就是去嚐到了解脫的滋味。可是這一些呢,一時的這種小問題,或者我們說人生長遠的,你在生活裡面,工作的地方,家庭裡面、社會上的政治問題、經濟問題等種種問題,好像一個人在一個洪流裡面,身不由己的把你這樣帶來帶去,那你載浮載沉的,很苦哇!那麼有的會得憂鬱症,有的長年的疾病拖在那裡,這些有沒有辦法解脫出來?這個才是一個真正我們所要講的這個的重點所在。

人生種種苦,喜歡的得不到,不喜歡的偏偏在那裡天天糾纏,怎麼樣從這裡面出來?是不是有一種想法說:那我是不是只要能跑開就是解脫了?這樣講的話,有的人就選(不曉得是不是選),反正有人就採取自殺,好像說,這些問題既然是活著才有,那死了不是就沒有問題嗎?但是實際上,你走的時候,你這樣的方式走,往往是製造更多問題給其他的人,一方面是這樣。而另一方面你個人是不是真的這個問題就沒有了?那麼這些因為生死的隔離,一般是沒有辦法知道的。但是從有些人他生來就能夠跟這些靈相溝通,或者是有的修久了慢慢能夠感覺到的,就知道說其實那個根本沒有解決問題。有的好像說在世間被人家逼,我們相愛不能在一起,那我們一起死吧,死了我們就永遠在一起。其實不是這樣,一死的時候,就各隨各的業又不曉得跑到那裡去了,所以都不是說你這麼簡單的可以照你這一般的想法這樣去做,就可以得到這個解脫的結果。另一方面呢,所以這裡就一個問題嘍!那到底我們應該求那一種的解脫?

眼前的這個肚子餓吃一個中飯,這種解脫大家都會,但是即使這些吃的裡面當然也還是有你要注意吃的是不是健康、營養,長遠去會不會裡面化學東西太多對身體造成傷害,也是要注意,對不對!這個生活裡的小事情,解脫的時候也要注意,什麼樣的方式長遠是有利益的。

現在又要談到解脫的時候,我們要問說:到底我們佛法裡面在講的這個解脫,是要解脫什麼?所以他有一個重點,他看的是所有眾生,所以甚至不只是看到人,而是所有的眾生。你這個有生、有情、你有感覺的,但是你一切的環境你又是沒有辦法作主,所以你一定有苦的;一切在變遷中,你隨時會不如意,隨時會有問題的。那麼,有沒有可能從這個出來?要是沒有的話,你說什麼都是,頭痛醫一下頭,腳痛醫一下腳,後面還是那個,結果太累了,大家也會想說算了,何必去搞了,有沒有!這個做完下一個又來,那要做什麼?所以重點在說:有沒有什麼辦法是真的可以徹底解脫?

那麼徹底解脫是什麼的意思呢?就是你真的達到一個情況,你不再受這些所有的這些有情的苦所拘束;真有這個可能嗎?所以這一點很重要,要是這個不可能的話,也沒有意思了。如果這一些只是說一套理論:洗腦、洗腦、洗腦。洗腦,你現在很信,可是你知道久了,要是跟實際生活裡的經驗發現說,你說的這套並不是真的能夠管用的話,也不會有人去追隨的。還一個是說,你說腦裡相信一套的話,你老了,慢慢的,這個也忘了,那個也忘了,你身體弱了、病了,你那有時間還去記什麼理論,沒有的!這個解脫必需是,不是只是一套理論,理論只是說帶你怎麼樣子的走,使你有一種根本的改變,要是沒有這些的話,也沒有用。所以頭一點就是要發現說:哦!到底有沒有真的徹底解脫這一點。那麼,我們信佛的呢,為什麼會說可以世間的方法、世間的這個謀生甚至都可以不管,專門要做這個事情?這是因為我們開始讀佛經的時候,從佛法的教導裡面發現說,哦!他講的是有道理的。既然他講的有道理,他有教你一些修的方法,說人該怎麼做人什麼,你照著這個走下去的時候,發現說,雖然我們還沒有得到徹底解脫,至少生理的,身體真的漸漸鬆開,心裡真的漸漸有平安。而且修久了慢慢發現說,祈禱可以幫助別人。那麼這些合起來就使我們能夠一直走下去,因為發現說這個是真的,是真正管用的東西啊。

那佛法是什麼道理,變成你照著他做,會有用呢?他講的其實講的只是一個真理。所謂真理的意思呢,就是因果跟因緣。他發現的也不是說,哦!我叫做釋迦牟尼佛的有什麼特別或者怎麼樣。他只是說,哦!其實世間一切,雖然看起來是沒有辦法了解說詳細的一切的原因,說為什麼這個事情變這樣,為什麼變那樣,那個人為什麼這樣,那個人為什麼那樣,一般我們是追查不出來的。現在科學搞的雖然極為繁雜,人類知道的還是非常非常有限的。這種我們追是追不到那個詳細的,但是基本的原理是沒有錯的,是一些因果、因緣,就是什麼事情會變這個樣子,你一看,哦!由於哪一件事、哪一件事,而且是互為因緣。就是說,現在大家在這裡,你們要是每一個人都要講一句話,我就不能講了,因為講了也沒用,聽不到。我能夠講,還要靠你們肯安靜下來,有沒有?所有的事情能夠成,都是說彼此互相做因緣,因緣合和的時候才能成。

所以,一懂這個的時候,很重要的一點是什麼?通常我們所以會很困難是什麼?你說你在一個河流裡,一直在漂流,你就一直想說:我要活!你掙扎、掙扎、掙扎,你到沒有力氣,就沉下去,這就是我們一般輪迴就只能這樣而已,然後你這中間撞到石頭、撞到木頭這樣。哪別的人說,哦!我要救你,可是他也跟你一樣, 就沒有用。但是他那一個能夠救你?那一個懂得說,不要像在陸地上直站著,要這樣躺下來,要放鬆的躺下來,這樣就可以一路浮下去了,就不一樣了,有沒有?就是說你要找出來說,在水裡你該怎麼做的?那麼這一個道理要是找到的時候,不是說只有那一個人能夠這樣子;你那一個找到這個道理,那一個就能夠這樣浮過去了。

所以他佛法基本上就是,釋迦牟尼就是了解這一件事,而且這一件了解要很徹底的時候,不再產生問題是靠什麼?要徹底的,把本來潛意識都一直抓著一個說:「我怎麼樣、我怎麼樣、我怎麼樣」,那個看出來說,哦!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而把那個放掉。以前一定說我身體是要這樣子的時候的那個苦,哦,一不執著那一點,哦!你就自在、自由了。

但是這一點是非常的難。因為一般講總是說:哦!我希望我好,我希望怎麼樣;我現在難過得要死,我要怎麼樣好一點;好一點不要緊,連害到別人都沒有關係;一路下去就是問題很多。反過來的時候,他看出來,哦!每個都只要懂這個,那事情都會變得很好解決。那這個我們沒有時間去講。

其實,要是大家都懂這個道理的時候,你想,現在還會有那麼多人,什麼電腦病毒給你亂撒,什麼搞這、搞那個的嗎?因為大家都很苦啊,你幫忙都來不及了,你為什麼還搗蛋,有沒有?而且你說,你誰有辦法說怎麼樣強制說,每一個你都非怎麼樣規規矩矩的,不可能。根本上還是說每個人要讓他看到說,你也沒辦法一個人快樂的。你要好,一定要大家都一起都規規矩矩的做什麼的時候,才會有好的結果。要是每個都懂得這個道理的時候,我們才有可能這輩子過得好一點。而且更重要的是說,他這個超出輪迴的意思就是說,他這個不是只有替你解決說這一輩子。這一輩子你遲早你等一下老了,身體開始那裡壞那裡病,有沒有?後面我們會遇到怎麼樣的死,也沒有人知道,也可以很快,也可以拖很久躺在床上,很苦也沒辦法;會遇到那種病也不知道。而這一些呢,他從這種因果、因緣的,他有深入修到說自己的我執已沒有的人來看的時候,他甚至可以看出來說,哦!其實這一些不只是這輩子的關係,有很多生、很多世以前的一些因緣的結果,使得你這一輩子遭遇是這樣子。而且那些遭遇呢,你若不懂得是這樣的話,你現在就說,哦!我有病了我去找醫生。但從醫生那邊來講,有的醫生做久了也都知道不是醫學的問題啊!因為病情也一樣、處理也一樣,有的會好,有的不會好啊!為什麼是這樣子?他治久了他也發現說有超出他醫學能處理的。而有些呢,懂這些道理的話,他靠修行或者請修行的人幫忙祈禱什麼,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而且這些意想不到的結果是包括什麼呢?有的是那個急診的情況可以馬上變,就是一個電話來,過了十分鐘那邊就感覺到力量去,感覺不一樣,這些事都是有的。

所以就是說,在講這個真理性,不是說要吹這樣子,而是說,他因為是真理性,他是什麼,你每一個懂了這個以後,你照著這個去慢慢的,修只是把你這個原來的一些世間見解,被感官所限制的這些放掉,這些你放得愈多的時候,你本來,本來是怎樣,本來是一切沒有絲毫的間隔的這一點,它自然是這樣。那你想,要是一切真的沒有間隔的時候,他那時候,他那個心說幫什麼的時候,就當時就到了。問題是這個很難相信,但是修久了發現真的是這樣子。我們開始肯去修也是因為有遇到那種感應,超乎你世間能夠了解的。佛菩薩感應來的時候,真的一個力量,這個力量很強的,忽然把你整個人籠罩住,那個力量,你覺得一個力量來了,那個力量大到說,在那一個短短的時間裡面,連自己的身體都沒有感覺,有時候有光啊、有什麼這樣子,他可以這樣加持你。所以講這些經驗的重點是,讓你知道說,你要是能相信的話內,而且慢慢要去深入研究這個佛理的話,然後照著他講的法修,後面是真的有東西,不但可以改變你自己,而且可以幫助很多人,重點是在這裡。

那這裡我們還可以來講看到什麼,比方說,你說釋迦牟尼佛,哦!這個人徹底解脫了,他成佛了。但是你看他那個時候是怎麼樣子?他也只是在樹底下打坐,打坐完,馬上還是肚子餓了,還是托缽去了,有沒有?他雖然說,照我們經裡說度化了多少多少眾生,但就人類來講的話不過幾千個人嘛,當時知道要追隨他有幾千人。

所以說這個東西講就是說,真理上這種改變不是外面看得到的,不是你搞這種革命啊、搞什麼那一類的。看得很大很大,可是這些人沒有改變,所以換一批上來,又是一樣,他以前罵的,他現在做的就做得更厲害,有沒有?不是這種事情,而是我們每一個他真的懂了真理,他懂了真理以後,他也根本不可能說,怎麼樣忽然怎麼樣一個大的轉變,為什麼?真理是因緣、因果嘛!這個人程度是這個樣子的時候,你不可能說叫他忽然怎麼樣,這個人是這個樣子的時候不可能忽然變的,只能說,哦!碰到懂的人的時候能看出來說,你那裡是需要怎麼樣改進。哦!我講什麼,看你若能接受的話,也不能勉強要求誰怎麼樣。他一點點改變,他一點點改變,這樣子慢慢、慢慢轉化、轉化。

所以要是懂這個的時候,連這個什麼是解脫的道,什麼是解脫的方法,什麼是解脫的途徑,其實是活的。就是說,經典的話,他當然有跟你寫一套出來,所以你想所有的書,他寫的都是一個空中樓閣,他都是說:哦!能夠這樣,能夠那樣。你真的看完,每個人去一看,這個我也做不到,那個我也做不到,到底是走在那裡我都不知道,有沒有?但是你要是懂得說,他只是真理這個的話,你看說他重點在那裡?他的重點是一些像說;不要著相;為什麼不要著相呢?因為你所有問題出來,是說你就感官感覺到的,這樣不公平啊,這樣怎麼樣、怎麼樣,比較啊,計較啊,想要佔有啊,有沒有?這些一來,你心就在這幾件事裡面這樣繞啊繞啊,變成關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可是你不覺得,你還以為這個很重要。你失掉的是什麼?是一個無限開闊的一個情況。所以你要搞清楚說,那些是,你要解脫的時候,那些是重要的。然後他說,哦!不著相,就不執著啊這一類的,你要往這方面去修啊。

然後說,不要有我執啊!但是什麼是我執,有時候其實是太微細不容易覺察。但是我近來寫一篇詩是覺得說:你就看說你一開始心裡在跟人比較,那個就是我執,有沒有?為什麼一定要怎麼樣才是可以的?所以,只有你在關心這件事啊!別人遇到這不一定關心的,所以這是一個我執。還有佔有,你什麼東西想說是我的、不是我的,那些是我執。在那些的地方練習放。

但是呢,這些是在說生活裡遇到的。你平常沒有事情的時候,你靠什麼呢?靠修行的方法。修行的方法是比方說,念佛、拜佛我是覺得很好,因為對一般人的生活來講,是你真的做得到的。你每天要去做一些,為什麼?你去念、去拜的時候,不是說叫你迷信他或什麼,而是因為你至少可以想成說,佛號呢,它就沒有這個說我怎麼樣,你怎麼樣,有沒有?它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然後你念了,你若從外面看說這在幹什麼?發瘋嗎?整天念一個這個有什麼好處?但是你要是深入去做又不一樣;深入去做為什麼會不一樣?因為你心如果能夠維持沒有雜念,你念久了才能做到這樣啊!能夠沒有雜念一直在「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時候,那個時候是在幹什麼?你以前原來心是管很多事情的,我的誰怎麼樣啊,我的誰怎麼樣啊,明天要怎麼樣,以前又怎麼樣,太多事情了,所以你背了很大的包袱。但是那個包袱是心理的,就是你的心力自己去抓的;你抓才有啊,你不抓的時候就沒有。那麼你要是能夠專心修到說,念起來就是只有「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到那個地步的時候,已經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地管不到,它也就不見了。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來講,什麼是解脫呢?就是說,以前你有很多問題,這個也是問題,那個也是問題;你到不成問題的時候,是你解脫的時候。

因為有的人,哦!這樣一下,對他來講就不得了,他就要跟你計較了;另外一個人可以說,這樣有什麼關係,就這樣好了,就這樣好了。而且像這個,這一類的東西,因為我們是解脫之道,同樣說一個事情,哦!我們說,我們現在來做這個事情,那人不一樣當然就有不同的意見嘍,你如果說:哦!佛法說是這樣子,你一定要這個樣子;那麼你這個還沒有解脫,你搞錯了。

佛法是解脫之道,它是這樣子的:哦!兩個人意見不一樣,你說這樣,我說這樣,我也講我的意見,你也講你的意見;講了以後,你還是要那樣子做,我就讓你嘍,這個時候我解脫了。這個時候我沒有我執,要學這樣子;這樣子纔是真的會愈來愈開,愈來愈輕鬆。不然你每個地方,哦!我的才是佛法,那你要搞到什麼時候?就是說,你要是真的懂的時候,就是說連佛法你也要注意不執著了。而且它因為是真理的時候,它其實沒有說一定要這個法才可以,一定要那個法才可以;其實不是這樣。

當然,它有些地方是你必需說,它必需是教你不著相、不執著這類的,必需是這樣才是合乎佛法。但是那一條是那一個人該走的路,沒有了、沒有了。而且他也可能什麼時候,他又要換一個了。就像你學世間的東西也是,小學唸完換中學去了,中學唸完了換唸大學去了,有沒有?遇到不同的師父,也可以換啊!重點是在說使這個人懂得真理而已,不是在說你非跟我怎麼樣不可。因為就像說,你說密宗裡面,很重傳承,但是這個呢,你也不要搞錯,不要搞成好像教會說:哦!信耶穌可以得永生,(我現在不是要批評耶穌教,我只是告訴你舉個例子),它說,哦!信耶穌可以永生;但是你要得救,一定要經過教會。這裡面就有我執嘛!就不是真理性。真理的意思是說,佛法是講說有辟支佛、有緣覺啊!就是說不一定都是要佛來教啊!你這個人他看世間的道理,他看看,他也懂這個道理,他也可以解脫;為什麼一定要有人教他?真理是這個意思啦!

所以密宗你看起來你會以為說他很注重傳承,他是不是就違背了真理性?不是這樣的。它所謂傳承是有兩種,一種是叫遠承,一種是叫近承。它這傳承的意思是說;佛菩薩他像我剛剛講那種說直接一個力量、一個光明什麼來加持你這種事情,遠承的意思是,最早哪一個佛、菩薩的化身或者佛、菩薩加持哪一個好的修行人,那時候得到一個這種加持,然後這個加持,這個人就一輩子就好好修,他又帶幾個徒弟,又覺得這些徒弟真的菩提心是為眾生的,就傳給他們。這樣一代一代慢慢傳下來的,所以我們很尊重這個很多代辛苦保留一個真的加持的力量和菩提心在那裡,這種要留。但是因為它是真理啊!所以它不能說只是遠承,它會有什麼叫近承,近承就是說,隨時可以直接的;佛、菩薩隨時可以,他看德碧很用功,他就加持德碧嘍!德碧不用去找那個師父啊,這只是個例子嘛。真的是這樣子的;它是真理,它認為哪一個人準備得差不多了,哪一個人發了真的菩提心,它就要一路帶他起來,因為帶一個起來就又幫助更多人了。所以一直是這樣。你看,佛法裡面,真正佛法的話,它雖然講傳承、傳承,你要了解它有遠承、近承,就是它有真理性。它隨時可以直接的,沒有說非經過誰不可;那種壟斷的想法都是錯的。

所以我在講就是這樣子,東講西講的;但這是因為你們多少也都有讀些佛法的,我想到哪裡就講哪裡,幫你去了解這個問題。像你說,哦!解脫之道,好像說一定要有什麼一個安排好的路讓你去走啊!但是佛法裏也有禪宗;什麼叫禪宗?禪宗就是要你自己去走出來。它發現說,我如果給你編好一個說你學這一步、學那一步,結果你只會走這兩步;你遇到其他情況,你這個人又完了,這不行的。它是要使你解脫,是要你變成活的;你不管什麼問題、什麼情況,你這個心不會又掉回我執去,你永遠是菩提心在那裡。但是這個要怎麼辦呢?就必需你自己去磨鍊嘍!師父沒有辦法真的那個,師父只是說你有問題來了,他跟你講說你又錯了,只是告訴你,你又錯了,讓你去真的什麼問題都來、什麼問題都來的時候,你終於去找出來說,啊!原來是這樣子。那是什麼時候啊?那就是你心裡所有念頭都沒有的時候,你自己磨、磨、磨,磨到這個開了,心開了,所以不能講。禪宗若是跟你講說,這是一個什麼,那都是不懂,因為它就把你綁在一個小小的地方,那怎麼是叫做禪宗?禪宗就是沒有答案的,就是師父只能說,你有問題,而且不是先告訴你,你有問題。如果要我告訴你是你的問題,那變成是我的問題。你怎麼告訴別人說:你有問題!人家他好好的,是你自己亂想,有沒有?是你有問題,你覺得你有問題,你去找師父,師父跟你講說你還是錯的,你再回去吧!你自己要去找出活路來。

所以你看,活到這個地步,解脫的路沒有什麼,而且這裡面更厲害的就是:《金剛經》裡面講說:「一切法都是佛法」。這是什麼意思?就是說,因為他這個都是講因緣、因果嘛!哦!你現在拿一罐水來,你說這是藥還是毒藥?看你怎麼用啊!他什麼情況不可以這樣的時候,你給他這個,就是害他嘛!你懂得怎麼樣用可以達到什麼目的時候,你不妨啊!所以你要懂這個的時候,才能了解密宗;不懂的話,有的人就對密宗批評很多,其實這是因為對整個佛法還沒有通達,還沒有活啦!要知道佛法是活的一個東西。有的人要這個樣子,他才修得下去;有的人會找這個路是因為他有感應,若沒有感應他追隨密宗什麼意思嘛!這跟別人學別宗有什麼不一樣?沒有不一樣啊!

我剛才有請你們說自己寫一點的,你現在有沒有發現有什麼疑問,什麼你想要問的呢?

我的建議就是說一邊要深入去研究,一邊要念佛、拜佛的。因為這個是可以很快的幫你消業啊!培福啊!還有開你的智慧這樣。那舉一個例子說,你深入去了解那個佛法真正道理不容易的地方,因為我回來,你們不是電視裡就會有那個在講經說法的嘛,那我聽了兩三分鐘,我就聽到一位他說:「哦!我心裡就一個阿彌陀佛!那麼呢,小蟲、小鳥啊什麼一切眾生也都是阿彌陀佛」。這也沒有錯啊!因為佛理來講,法身遍一切處啊!那麼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呢,這一些都可以觀為就是阿彌陀佛,毫無錯誤!他說無情,這些桌子、椅子啊、這一些牆壁啊、中鼎大樓啊!也都是阿彌陀佛,這也沒有問題。因為華嚴經也有講,法身本來就包括一切法、一切東西。所以這個都是有情、無情同一體,這都沒有問題。

接著他又說:「一切佛菩薩也都是阿彌陀佛」。這樣講也還沒有問題;但是接著他講一句說,「因為我把他們都改名為阿彌陀佛了」。這裡就有瑕疵了。為什麼這裡會有瑕疵,你知道嗎?因為接著他舉的理由,他說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為什麼前面講的都沒有問題,因為那個都是說法身一體。法身一體的時候,你說這個也是阿彌陀佛,那個也是阿彌陀佛,都沒有錯。但是這你要了解這個所謂的一體,是怎麼樣的一體啊?一體的觀念還是一個抽象的觀念,你去那裡去找一個一體啊?並沒有一個地方你可以抓得到說,這個是他的體啊!他這個所謂一體,其實意思是說什麼?是說:沒有主客對立的觀念。就是我們平常會著相什麼,都是因為都是有一個我,然後我觀察到的,都是在這個對立裡面,所有觀念的東西也都是對立的產物。但是佛菩薩徹底解脫的時候,他是超越了這一些觀念的障,超越了這些感官的束縛,他進入的是無限的一體,而這個一體是什麼意思,就是沒有主觀、客觀的區別。

在這種一體裡面,才能講什麼叫「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嘛!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分嘛!你一分的時候,就是有主觀、客觀嘛!一回到沒有主觀、客觀分別,本來還沒有起心動念要分的時候,那時候,因為他沒有辦法分,他就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這才對。所以這裡一個很微細的地方是什麼,在這種情況下是你不需要做任何一件事,他是本來就在一個沒有主客對立那裡面,所以你一說要改名的時候,就表示你對這個不了解。你不需要改他啊!萬物還是他原來的樣子啊!阿彌陀佛還是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還是釋迦牟尼佛啊!但是就在他是你能分的裡面,你要是一體會到沒有主客對立的時候,他本來是一,是無可分的,那樣的意義下,他們都是阿彌陀佛,而不是改名不改名的問題。一講改名這個就十萬八千里去了,是在這個主客對立裡面的事情,就根本不能談這個一體,就錯了,你知道嗎?

所以這種是這麼微細的,你要學到能分別這個都很不容易。這些講的人難道不懂嗎?但是他講講講,就無意間會犯這個錯誤,為什麼?你真正要通達佛法沒有那麼容易;你要做到孔子所說的:「從心所欲而不踰矩」,沒有那麼容易啊!你要整個變成隨便講一句話都不出錯是很難的一件事。所以我在翻譯陳上師寫的那個《禪海塔燈》,翻成英文,我翻完以後,在那個前面的序言裡面,我說什麼?我說:「你一個字都不要給我改,以後的人;你改一個字就是你的作品,就不是我的作品」。為什麼?因為有時候就是這個樣子的,你以為說哦!這個人英文錯了,結果一加什麼就完全兩碼的事,可是禪宗的又不能講,是你要自己去找出來說怎麼樣才是每一步沒有走錯。所以這些不是在驕傲說我的東西別人不能碰啊!而是因為這種怎麼講?你要搞錯了這個害別人,那些人根本還不懂得,哦!聽這個大師這樣講,那個大師那樣講,其實講錯了他也不知道啊!這些問題,所以真正要通達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努力的話是有可能通達的。

問一:林博士,你說這個道理是不是跟我們在講同體大悲一樣?我看過你的書,這樣說的話,是不是就是不要有分別心?

答:那個時候,這個東西要這樣講。理論的話,講來講去有時候也只是你會背這些話;重點是在什麼?就是說,你可以體會,怎麼樣體會呢?就是你這個人修久了,你自己關心自己的能愈來愈薄的時候,你對別人的那個心才真的能出來。所以我最近一個詩寫說:「淨心方能體貼人」。你自己心不淨的話,因為你一做,要做什麼你就又開始計較,有沒有?又開始考慮了。那你怎麼樣去替他設想呢?你總是要到你心純了,那你才能替他設想。所以重點是在,我現在回答你那個問題,重點是告訴你說是有辦法體會的,但是體會的方法呢!就是說,這些大悲就靠你自己鬆,但是鬆也不是整天只是在管自己,整天只在管自己又變成一種我執嘛!所以你的辦法是什麼呢?就是修法。修法上因為他念佛、拜佛使你的心純粹,對不對?這樣子使你不去管自已,而另一邊就是要做佛法的服務。你能夠藉佛法跟人家結緣去做的時候,慢慢你就結緣廣,見解你自然就開闊了。這樣子你心就是開出來了。也不用急著說我一天就要能夠怎麼樣。這整個東西,修行是一個長養心靈的過程,它不可能一天忽然怎麼樣的。但是你找對了路,有正確的見解,有正確的修法,你一天、一天、一天,三年、五年就很不一樣,不要說十年、二十年。而且特別是,這些好處是,你會發現說心裡平靜,就是說你一樣又遇到類似的困難問題,但是你心裡就比較容易過嘍,然後你會感覺你身體真的是會鬆的,一步一步慢慢會鬆的。

問二:請問林博士,有人說在臨終的那一剎那,就只有阿彌陀佛(這句佛號)纔能夠救你,其他的不管你修什麼都來不及了?

答:哦!這是個錯誤觀念。你怎麼可以去把佛限制住了?因為往生的也有說,也可以求往生藥師佛淨土,也可以。沒有這回事情,除非你是說我往生阿彌陀佛淨土。往生阿彌陀佛淨土也不一定要阿彌陀佛來啊!觀世音菩薩難道不能帶你去嗎?所以,有些地方你也不要太計較說,他說什麼,他說什麼。你自己用頭腦想一想,合不合理?

問三:林博士,請問有人用名字會比較著相,說名字可能似乎會影響一個人的腦波或磁場,請問博士對這個有什麼看法?

答:有可能是因為你是著相的人的話,隨著,像我罵你一句,你當然記心裡嘍,心裡難過就會腦波就怎麼樣。所以你要超越。現在問題是我們是要解脫嘍,不是在說問題,問題到處都有啊!如何得解脫的利益呢?就是你要平常念佛念慣的話,你心裡的那個情況就不一樣,人家怎麼講,你就都可以安然過了。而且我們人因為生生世世,每個多多少少業障很多,你要安渡這些問題,是念佛、拜佛這一方面的,唸經、做功德這一些,纔是真的根本上可以有幫助的。

問四:那你說的那個拜佛、念佛的話,我們在拜的人是隨一個人他想拜什麼佛就拜什麼佛或他想唸什麼就唸什麼嗎,還是唸「阿彌陀佛」?

答:對!對!對!隨便他。因為這是不一定的。有的人會覺得那一尊比較親切什麼,這些不要緊。然後你說,哦!我對佛並不真的認識什麼,也沒有關係;你先做,只要是持的佛號、拜的是佛像,然後你要慢慢去研究經典,主要是了解這些,像說不要執著,這些,往這方面修,慢慢就…

問五:你剛剛有提到說發現自己的我執不容易,真的有時候是如此,那又如何可以放下?

答:我知道!我知道!它這個不是一下子可以跳出來的。所有的東西,你是靠長遠的努力。你看出來說他講的有道理,然後你一直往那邊努力。往那邊努力!努力你才走得過去。

問六:怎麼樣的努力?是那一種?

答:就是一方面就是說每天有功課。每天你一定念佛、拜佛這一些。另一邊就是說,你遇到事情的時候,你要想這些原則啊!你說不執著,你就願意要放掉啊!你要願意放啊!你不願意放的話,你永遠斷不了。就是說在實際的生活的言行這些方面,你要往這一方面走。

問七:可是他心裏在嘀咕的時候,你還要在不要太執著,還要跟自己說不要執著?

答:也可以講,但是接著最好就是用念佛取代。是啊!是可以跟自己講不要執著啊!我們都經過這些事情。因為你不能只是說在讀佛經,然後你沒有說生活裡遇到的,你沒有想要跟他一致嘛!因為你不肯的話,你就自己在苦啊,對不對?

林博士:有問題就繼續發問啊!因為等一下你們馬上就要上班,所以我要講一下,我們有帶一點點書在那邊,然後我寫了一個網址在這裡 www.yogichen.org。這是我們多年的網址,主要的陳上師的東西和我的東西都在那邊。後面有書,然後等一下歡迎你來我這邊拿一些,我有一些佛像啊,還有書籤,都是用我寫的詩做的跟你結緣。

我這裡一首詩的題目是「祝早成佛」,就是祝你早日成佛!因為我是覺得菩提心就是在這句話裡面,是菩提心。一方面祝人家成佛是因為希望他得徹底解脫嘛,然後祝他早成佛這一點就重要了,因為我也可以說,祝你成佛,然後就不干我的事嘍!我這善願已經表達了,要是你十萬年後才成佛,我也是莫可奈何嘍!但是我有善願,祝早成佛就是我要努力的地方,我希望你早一點,所以只要是我做得到的,我願意努力的去幫忙!所以這裡是我們可以有一個努力的地方。那我這個地方這首詩是寫什麼啊?「學佛日久忘成佛」,我們說,哦!我們是佛教徒啊;過了幾年後,忽然發現說,哎呀!我們整天在那裡談的,重點就是都忘記成佛這件事。你注意看!講來講去講的都是小事情,你大事已經忘記了,對不對?沒有說隨時遇到事情就想說:這跟成佛有沒有關係啊?這樣的人能成佛嗎?你若都維持這麼高的標準的話,你很多煩惱都只好丟了,有沒有?跟成佛都沒有關係嘛!「學佛日久忘成佛,蠅頭小事滿塞胸」;心胸裡面都是日常生活這一點一滴。「菩提祝願代問安」,所以我現在,以前都說法安!信最後祝法安那些,我都改說:祝早成佛!用這個菩提祝願代替問安。「彼此提攜咸上進」。希望這樣子,大家都是把心都放到這個事情來。

這個是綠度母符,而且做成是可以掛在車上的,保護平安很好的。佛像有三種,這是有感應的那個藥師佛的像,這些說明你們都可以到那個網頁去看。還一個是悲智力三德,就是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還有大勢至菩薩的唐卡,而且後面印有我們的網址。然後還一個是「施無畏相」,這個也是以前感應的,韋陀菩薩要我印這個。這個是要救渡鬼類眾生,有的如果有鬼來擾,房子有鬼啊!這個很有幫助,這個平常保車子平安什麼也可以。然後這還有一些是,用我的詩和印,印是別人刻給我的,做的,你們自己要的就拿。就這樣子。

問八:超出輪迴有沒有捷徑?
答:超出輪迴的捷徑,就是說儘量照著佛法做,這是最快的。而且這裡面一個重點是菩提心。你做什麼,因為我們通常,比方說我們是學佛,但是一遇到自己的事情的時候,你求來求去很容易又回到只是求自己的事啦!所以,你重點就是說,你慢慢練習說,好!我自己的事不是不能求,但你擺在後頭,你總是先求說:願一切眾生早日成佛!菩提心為你一個依止,而且不要把它當一個說,哦!這些人都是嘴裡講講,不是這樣。你不管別人怎麼樣,你自己把它當做一回事,佛、菩薩一路牽你牽到成佛。

問九:修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這些,是有次第嗎?
答:也可以說有次第,但是妳也應該知道要怎麼圓融。我都有寫這方面的東西,在《蘭香集》那本書裡面,就有一篇〈無限的六度〉。它有次第的原因是因為,你比方說,你布施都做不好的人,你持戒就難了;你還覺得這些這麼重要而捨不得的時候,你怎麼持戒?它有它的道理。但是另一邊來講,你必需做到說布施裡面也有持戒,持了什麼戒?比方說,我就不能說這是因為我個人的利害而來布施。我還是因為菩提心才做這個,所以也是平等布施,也沒有說誰跟我好一點,或者喜歡誰,我就多給他什麼,有沒有?這裡面就是說你要圓融。我有那方面的著作,上網也可以看到。一點鐘了,祝大家早日成佛!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