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經驗談

簡繁轉換 - 繁體


MP3


開示及審訂:林鈺堂上師
錄音及筆錄:弟子疾呼
二○一九年九月四日 講於馬六甲

 

我第一次來馬六甲是那個空慧請的呵,是一九九三年囉;所以,現在已經——這一次的話,是二十六年,是第十次來那個馬六甲。所以,大概是因為當年來的時候,每次他們都叫我喝那個「三寶井」的水,呵呵呵,所以就一直回來,呵。那,在那個二十年那一次來的時候啊,就二○一三吧,就紀念說二十年,所以,平常放生是一卡車,那一次放了兩卡車;空慧發心說,三十年來的時候,放三卡車,呵呵呵。

那,每次我出來呵,我想說,啊,很難得有機會跟大家講佛法,呵,又是從美國來到亞洲嘛,所以,我以前都是說,你們有什麼問題,來問;所以,演講題目呢,就是說當地的弟子們你們建議,然後我才跟你說講哪一個啊,什麼;這樣子。那,但是這一回呢,同樣的心說,啊,很難得呢,可是,我這回就不是要你們給題目,而是我自己這回在這裡、在北京、在台灣,都是要講這個題目;為什麼?我就想說,我這一輩子——我已經七十三歲了,我這個修行的經驗呵,我覺得要修行佛法,重要的是什麼,我要講給你們聽;這樣子。

那,這個題目呢,你要注意了,不是說「談修行經驗」;談修行經驗的話,是什麼?是說,哦,我要告訴你我有什麼修行經驗。那一些呢,也是會有一些好處啦;什麼樣的好處?就是說,喔,你參考嘛,參考說人家修行,結果有什麼,這樣知道一點說修行裡面會有一些真正的什麼東西呀,什麼。那麼,另外一點有好處,是為什麼?因為大家呵,真正的修行經驗,當然是不可能都一樣的,因為每個人——呃,程度不一樣啊、資質不一樣啊、那個人生經驗不一樣啊,什麼、什麼;種種不一樣。在那樣的情況下呢,是不可能說修行的話,你一定是經驗到這樣、這樣;是不可能的啦。但是呢,大致上它是一個解脫的路呢,會有說,喔,心裡怎麼樣慢慢鬆囉,身體慢慢嚐到那個解脫——鬆的那個經驗;這些大致上是會、會一樣的啦,呵。

但是呢,那樣子講來講去呢,因為大家基本上不一定完全一樣,所以,參考、參考而已,對你不一定是真那麼大的幫助;而且,我這一輩子隨時修行的那個經驗吶、感受哇、對法的瞭解啊,什麼,都已經有那麼多作品了,在我們的網頁上都有公佈呵;網址——有好幾個網站,我就列一個就可以,因為內容都一樣的,呵;就你們可以慢慢去看那一些囉。如果是開始學佛的人呢,我是建議說可以先從我的那一些演講——我們有分類嘛;演講類裡面的,你去看一看,可能就有一個——因為我的演講不會說只偏重理論,或什麼,總是講的說到場的人真的有點收穫,這樣子。所以,從那一些去——可能比較容易開始有些瞭解;這樣子。

那,這一回要講的呢,是說,根據我的修行經驗,我來談說修行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頭一點我想要跟你講的是什麼?就是說,佛法你到底是要講什麼東西;因為佛法的理論可以覺得很複——有的是很複雜,有的很玄吶,抓不到要點啊。講「空性」,你看、你看,很、很不知道在講什麼——理論,呃,又是古文啊,什麼、什麼;然後,有的人講了,你覺得講來講去,就是文字裡面繞來繞去,你還不是——還是抓不到,到底什麼是在講「空性」。我是有用比較淺白方式解釋了,可是,講來講去呢,是理論嘛,就是話而已;所以,需要講清楚說,到底是講什麼。我跟你講,講來講去,是講什麼?就是說,我們做為有情,當然,我們是人,主要是講人囉;做為人呢,你經驗——你所有的經驗,這個它基本上是一個怎麼樣的性質?就是說,在講的,只是我們、我們這一生,因為我們這一生,逃不開就是我們一生的經驗嘛;對不對?你的一生是什麼?就是所有的經驗嘛;就是這一些經驗到底是怎麼樣一回事,它是在講這一個。

那麼,它是怎麼樣講?它——你說,它當然講說,喔,人生無常,人生有苦囉;這個大家只要活久一點,誰不知道咧?可是,問題說,你怎麼樣從這裡面出來?啊,為什麼要講一個不是一般世間法的?世間都是說,喔,經濟,經濟問題啊,怎麼樣解決;政治問題呀,要怎麼樣解決;什麼現在環境污染,要怎麼樣解決;什麼地球暖化,要怎麼樣解決。搞來搞去,「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還不一定能夠大家一致;而且,就算你都能夠一致想,你也沒辦法強迫嘛——每個人不一樣。你現在說,喔,我們地球暖化,多危險了;你有辦法叫全世界的人都、都怎麼樣子生活嗎?沒有嘛。每個人還是照他原來去生活。所以,就是說,實際上講,就是無解啦;就我們看得到的解決方法,都是每個人在一個小範圍努力、努力、努力,可是,沒有人有辦法讓所有的都一致做什麼;你、你怎麼解這個問題嘛。有的就是不理你,你有什麼辦法;對不對?有的還是賺錢第一呀,你要怎麼辦咧?有的是只要我好,就好,你怎麼辦咧?所以,但是呢,佛、菩薩——我們為什麼會來選擇追、追尋佛法?是因為祂去找到說真正的解決。那一邊,你看,那樣子講,你就知道說,再怎麼搞,解決不了嘛,呵。

可是,佛、菩薩是說,我們人一切,逃不開就是你一生的所有經驗的總合嘛。那麼,這個經驗到底是怎麼樣子的?如果知道祂只是在講你這個經驗的話,祂是講說,哦,我們這個經驗呢,雖然隨時你都只在這個經驗裡,可是呢,你已經習慣於不是真的在這個經驗裡;為什麼?每個人從小到大,有習性、有見解、有文化的背景,什麼,你總是隨時這個經驗裡面,加上了你濾——過濾的,你抓到的是這一套;每個人不一樣嘛,每個人抓不一樣的一套。喔,所以,鬥來鬥去,所以也都是鬥這一套嘛——我這一套才對、你那一套才對;有沒有?有的還要強迫別人,要用武力,甚至不惜殺了你,呵;對不對?那,其實真正的問題根源是在什麼?就是說,每一個都是被束縛的、有限的,然後,就活在這裡面,而離開了真正的經驗本身。真正的經驗本身呢,是沒有這一些東西;可是,我們已經是習慣於一個人的想法、做法的,你怎麼樣能夠從這裡面逃出來,呵。如果你有辦法從這裡面逃出來,隨時都只是在整個經驗裡面的時候,那你想說,那不是沒有用嗎?我、我已經不是一個人,不是有見解、什麼的話,那我不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做嗎?誒,可是不是不一樣;因為我們看到說,釋迦牟尼佛是找到方法說,使得自己後天的這一些都能夠沒有掉,完全進入只是直接的經驗以後呢,可是,祂還是可以出來說,教你一些佛法,幫助更多的人經過修習於佛法呢,可以也都回到原來的只是直接經驗的這裡面去,呵。

那麼,它那個道理是什麼?佛法講的方法,就是讓你一方面就是減少你再去重複你原來的那一些執著,另一方面就是使得你呢,都做一些單純的事情呢,就鬆開了啦;執著慢慢不去、不去堅持的話,鬆、鬆、鬆、鬆、鬆,你才能回到本來是什麼樣子,喔。那,這樣的時候呢,你瞭解是這一件事的時候,你可以瞭解說,為什麼佛法有的說什麼——都是不容易瞭解的話——有的說「本來面目」;有沒有?「本來面目」——「本來面目」是什麼?可是,你瞭解的話,它只是講說回到實際上你一切經驗是怎麼樣而已——隨時你在的那個經驗;而這一點有什麼了不起?因為你現在是一個人,你以為說,哦,都、都是我有限的經驗;不是這樣的。你如果能夠從這個人的觀念完全鬆開,身體也完全鬆了以後的時候,其實這個、這個直接的經驗是無限的,隨時是一切在一起的。比方說,你現在你聽到我的聲音,可是,其實你聽到的聲音裡面,不只是我的聲音呃,還有風扇的聲音;還有,你如果仔細聽,外面車聲也有,就很多東西呀;只是我們習慣就是,喔,來聽演講,你就只注意演講的聲音,其他你就——有沒有?其實,你真正看,你的經驗裡從來離不開這一些。而且,所謂「聲音」和「看到的」,我們就分得很清楚嘛,呵,聲是聲,看到的是看到的,其實它是同時在的。你也沒辦法說,喔,我只要聲音,或者我只要那個,它直接的經驗是一切混在一起的,包括你現在身體上的感覺;有沒有?它是一個整個一體的東西,呵。如果你能夠老是在這裡面,沒有後天的想法的拘束的時候,你看我們修行久的,為什麼可以給不管多遠的人祈禱都可以,因為它其實——你不抓眼前這個,因為你抓什麼——你看,我這樣子看,我如果抓眼前這個,那,為什麼我可以這樣一轉頭,馬上眼前這個又不一樣?有沒有?因為那個東西看起來很實在,其實它是——你真正的那個經驗的本質呢,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它不會說被這個東西綁住呃,只有你心裡去抓它而已呀。你實際上的經驗的話,它是隨時都不一樣,對不對?隨時不一樣;你等一下出去以後,又、又不一樣囉。所以,如果這一些是實在,那、那,你繞那邊的時候,為什麼都不見了?祂講的「空性」是這個意思呀;就是說,你要體會,真正你可以感覺的這個東西,其實它是什麼都沒有;所有你能感覺的呢,其實就抓不到。你說我抓它,那,我去到那裡,已經沒有了,我怎麼抓?呵。所以,你知道的話,所謂「本來面目」,好像很、很重要、很莫名其妙,哦,其實,就是講這個,呵。

所以說什麼——啊——「不行而到」。喔,修行說,喔,三大阿僧祗劫啊,要經過多少階段吶,什麼,多辛苦啊;啊——佛的國土——淨土是在十萬億佛土,每一佛土多到——好像「遙不可及」,時間上又是多久、多久。誒,可是禪宗又說,喔,「不行而到」;為什麼「不行而到」?只是回到本來的這個直接經驗裡嘛,只是把心裡的這一些束縛哇,生理的束縛,都沒有掉而已呀;所以,所以可以說「不行而到」。你根本不用走哇,你走到哪裡去?不管你到哪裡,只是你原來的那個經驗而已呀,都只是你的直接經驗而已,呵。所以就是說,很難懂的,就變成根本廢話。所以,你要知道真正是在講什麼,你才有辦法瞭解所有佛法這些東西;而且,你才不會被那些理論把你綁住呃。不然的話,你聽,會很痛苦嘛;一邊說不行而到,一邊說什麼多遠、多遠啊,什麼多久才會到;有沒有?就是——然後,什麼「空性」說什麼——喔,不生不滅,不垢不淨。因為你所有的這一些生滅、垢淨,分別呀,都是心理作用的。可是,你真正都只是回到現在的這個直接經驗裡面的話,它本來就是隨時一直不一樣,可是呢,也沒有事啊;有沒有?是生滅、什麼,都是心裡記住了一個以後,才變成說有生啊、有滅啊,什麼。他、他不這樣抓一點一滴的人的話,他什麼都不抓,隨時都只是一個整個經驗整體,這個經驗整體是包含一切,也沒有分別我跟你怎麼樣,什麼、什麼,根本不會有什麼鬥爭、有壞事,什麼都不會有的,哎;而且,你本人可以很輕鬆的。你、你為什麼會緊張?你有顧慮嘛——我要保存,我、我要什麼、我要什麼……,那、那你當然會緊。你真正能鬆的話,回到它本來清淨,沒有問題的。

而且你要看吶,你要想想,我們說,喔,我要學釋迦牟尼佛,我要成佛;你真正去想,祂所謂「成佛」的時候,是怎麼樣?是一個人在森林裡面六年,都差不多要餓死了;祂成佛那一刻,也只是坐在一棵樹下。哦,所以從世間來看,就是「一無所有」的人,什麼都沒有的。所以,你在那裡學佛,你說,喔,我要什麼、我要什麼;你搞錯了,告訴你。真正人家成佛的時候,完全跟這一些沒有關係呀;這個不妨礙祂後來有徒弟呀、有什麼、什麼。可是,真正「成佛」這件事,你要知道是「一無所有」啊,只是你本來嘛,只是你本來什麼都不執著的那個純真的那個;而且,你不用費力的,這是所有有情同樣的,你的基本直接經驗而已,呵。所以,你要搞清楚這樣的話,真正懂這個的話,你說學佛會不會有什麼——什麼說怎麼樣要、要跟人怎麼樣比;都沒有嘛,就只是回到你自己、自己而已呃。你真懂這個的話,你書也可以不要、師父也可以不要,什麼都可以不要;因為只要你淨化你自己,你能夠隨時都只是在直接經驗裡,那、那你就是接近祂了。但是,為什麼我們要靠佛法?因為,說是容易呀,這個人這個習性、這個程度,有那麼容易改?當然不可能嘛;很難、很難的。那,佛法,它是已經經歷到怎麼樣從後天的這個束縛裡面完全身心都解脫,回到一直只在本來經驗裡面;然後,它教你說,你要這樣想、你要注意什麼、你要做什麼;你都照它的去的話,那麼,慢慢、慢慢,你嚐到那個好處。但是,你要了解,跟世間的是無關的;不要有世間心吶,呵,學佛才真正的是純粹的,可以有希望達到最後那個只是回到本來而已。這、這一點我覺得很重要,不然的話,一般常常搞了半天,不是留在理論裡面,就是在爭那一些理論,呃,其實都是忘、忘了說,到底你這個理論是在講什麼;是要——講的不是什麼東西,沒有東西可以抓的。但是呢,你根本不用去費力,就講你的直接經驗而已,你能不能回到直接經驗,這樣而已呀,哎。那,這個是最、最根本的,因為一般就是不瞭解這一點,都是變成在鬥、鬥語言文字啊;或者說,哦,要怎麼樣修才好啊,什麼是——就是錯了啦,就是搞錯了。

那麼,另外要講的就是說,正是因為是這樣,回到——只是自己回到——都沒有——我們要真正早點能夠成就的話,能夠回到本來喔,為什麼注重說早點自己回到本來?你自己都搞不來,你、你去幫誰呀?有沒有?你跟人家都總是在對立呀、在計較啊、在什麼,那樣的人怎麼去幫別人也回到這個?要到你自己真的是沒有什麼執著了,真的是很自然的就是這一切是你的一體,那個時候你才有可能幫到別人的,呵。所以,你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就變成什麼?修行上呵,我、我幾年前就已經開始在提出來說,一個很重要的,就是什麼?不要去管人家。所謂「不要去管人家」,不是說,喔,我們自私自利就好;不是這個意思啦。就是說,你的精力應該花在專心純粹修行上,不要再去惹別的;你、你管的,也沒有人要聽啦,就是你自己浪費了精力而已;有沒有?或者跟人家爭而已呀。真正重點只是自己修,修到自己很純粹;自己慢慢嚐到說,心裡的執著鬆了,隨之呢,身體也嚐到所有一層、一層的那個鬆和解脫的那個過程,喔,那麼,才是真正在佛法上進步了。你去想說誰怎麼樣、怎麼樣,都錯了啦,都浪費精力了。你等到你成佛了,你看釋迦牟尼佛,千秋萬載繼續幫人嘛;對不對?那是徹底真正幫到了。你現在在那裡跟他爭這個這一點、這一滴;這一點、這一滴,結果兩個人就留在輪迴裡面而已呀,也沒有幫到別人,也把自己害住了,呵。這個我覺得在修行上呵,很重要是這一點;看清了,少花時間在——其他的都世間法,即使是在講佛法,也是世間法。你能不能回到純粹,呵,能不能超越這個想法的束縛啊,能放得掉啊,哦,那麼,接近了,呵。

然後,我不久前寫一篇——我那時候是說,孔子說∶「少之時,血氣——喔——怎麼樣……,然後,要『戒之在色』啊;後來,就要『戒之在鬥』啊;然後,老的時候,『戒之在得』啊。」然後,我想說,那我們修行人的話,怎麼樣?修行的話,也不分你年紀怎麼樣了,喔。我發現說,修行就是「戒之在積」呀;就是積聚——心裡面不要積事情,不要積想法。身上的——世間的東西要放得開啊,不然就——光這一些就把你綁死了;有沒有?修行上不可能回到說它本來是什麼都抓不到的。真正的經驗本身裡面,你能抓到什麼?什麼都沒有啊,都是撇、撇、撇、撇、撇,一直過、一直過而已。就是說,明明是這個——你的經驗是像一個大河,那裡面的水一直不斷在流、不斷在流,你去抓哪一段?你、你這裡抓一點,那裡抓一點,人家真正的河是一直在流的,你在抓什麼?然後,有幾個瓶子的水說,喔,這是我的積水,這是什麼……,呵,你忽略了實際是什麼,實際是一個沒有邊的河一直在往前跑,根本沒有、沒有地方可以抓的,都已經過去了,呵。

所以,以前說修行,陳祖師說,人家說修行的人要什麼……呃,心中的事情要少——不要、也是不要積嘛;口中的話要少哇,啊手中錢要少;就是說不要、不要在那裡營謀啊,呵。你、你真正要修行的人,你都知道說,這裡面沒有什麼可以讓你抓到的啦,啊,一切都隨、隨緣去,就是了,嗯,喔。

然後呢,這樣講了以後呢,回過頭來就是說,講起來是這一些,可是,對一般的生活來講,就是還是抓不到;對不對?你講了一些我不知道要怎麼辦。那麼,真正的生活裡,我們現在的人又生活都是這麼忙碌哇,時間、精力太有限,什麼、什麼,真正講呢,就是你做一個佛課呢,簡單的就好;念佛號啊,或者持一個咒啊,不要搞多,專心一直做;然後,每天呢,不斷地做。然後呢,喔,我通常是建議說,念佛——那是——不是說只有念佛號啦,你觀音也好、地藏也好,你念咒也好,就一個呵,專、專門做一個,念佛、拜佛啦;拜佛因為——身體嘛,身體有運動啊,呵。然後呢,我的經驗是說,我到七十幾歲,我又是已經投入佛法,從自己開始看佛書四十三年了,我們——那個空慧剛剛算——我、我這樣子完全投入的人,我都還有在體會到說,誒,又有更、更解脫的。所以,我只能勸你說,你這一生你就是不要想說,哦,已經夠了,你就是要不斷地佛法的功課一直天天就好好做;就是說,是個無限的啦;你不要以為說,我這樣夠了。只要努力——我們能做的只有這個嘛。你只能說,哦,給它一個好環境;就是說,你不要去害自己了;你不要又去世間心、世間什麼,你讓它每天一個佛課,喔,使得它能夠有機會——這個潛能啊,能夠出、發揮出來,喔,你就照顧它就是了。但是,它的成長需要時間吶,跟任何養植物、什麼的,養動物都一樣嘛,你得等它嘛,呃你就好好照顧它;這個是實在的話了。就是說,回到我們現實生活裡,就是你要有那個簡單的佛課,然後,不斷地做。然後,你、你越能夠——你能夠二十四小時都做,那是最好囉;就是這樣子,哎。

這是從講那麼多裡面呵,最後回來還是只是勸你說,不斷、不斷佛課啦,沒有別的辦法。啊,還有一點吶,只有你自己能幫你自己;為什麼?執著是你的嘛,誰知道你的執著在哪裡?啊,你不肯放,誰有辦法?釋迦牟尼佛,為什麼還是輪迴照舊?呃,已經有佛都輪迴照舊;因為每一個眾生都不放念,佛也沒辦法;有沒有?所以,就是你要瞭解說,你自己是你的唯一的救星啊;你不修,誰有你辦法?你不放,誰有你辦法?哪一個神仙、哪一個菩薩都沒有辦法幫你的,最多只能跟你講清說,誒,老兄啊,是你害你自己啊,你要救,也是只有你能救你自己啊,佛、菩薩只是只能跟你講路啊,跟你講道理啊——喔,你搞錯囉,你自己看是不是應該這樣子改?喔,你改不改,祂也沒辦法,呵。所以,我們懂了呵,當然我們希望幫每個人,可是,你要知道說,他各有各的執著,你不可能勉強任何一個,你只能對一般的、公平的,每一個你肯聽,我跟你講道理是這樣子。呃,聽進去了,做不做,我也不可能叫你天天要去做功課啊;你自己不做,我有什麼辦法?我才不管你呃,我還有我自己的功課啊;對不對?這都是——所以,搞清楚了,要救自己,就是靠你自己了,真的,呵。啊,別人能幫你的,就是說,一生修行經驗就是跟你講這一些,都是非常重要啦;你記住這一些,你真的就有希望進步了,你不浪費時間再去管別人囉;有沒有?不是你不關心他啊,而是說,我們知道他時候不到,我也沒辦法。啊,我們也設法說,參加法務活動啊、弘法,什麼;為什麼?我們當然希望他得好處,可是,他有他的時間吶;他什麼時候真的肯看,什麼時候看了,真的進去;進去以後,還肯改,那個也要、也要有那個力量、那個決心吶,那、那、那,只好、只好隨各人的緣囉,哎。

好,就是跟你們講這個囉,我覺得這個就是說,因為體會說見面不容易呀,人生無常啊,所以就是說,等於說我覺得最重要的,我、我要講出來,呵。所以,你今天能聽到,而且這一次是第一次講這個——我這一次出來,又會講三次啊,應該都是同樣這一些話而已呀;可是,你們、你們最有福氣的,你們是第一批聽到的。好,我的話不會多的啦,因為只是真話講完,就沒有了,哎。然後,你們就是要注意自己的功課,就是了,嗯。

 

吉祥圓滿

 

 

二○一九年十月廿一日
佛安居    於古晉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