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如何修「大圓融」

簡繁轉換 - 繁體

MP3

開示及校對:林鈺堂上師
錄音與筆錄:弟子疾呼
二○一五年六月十四日 講於中國北京

那,今天這個講的題目呢,他寫是說〈生活中如何修「大圓融」〉。這個題目呢,如果另一個講法說,〈如何修「大圓融」於生活中〉,其實講起來還是不一樣。先講一個你沒寫好的,就是〈如何修「大圓融」於生活中〉。這個、這個地方呢,就——還、還是比起來容易一點。這個題目就是更深一點——〈生活中如何修「大圓融」〉,就更深一點。我、我來講,讓你們知道那個分別。

那,在進入說這兩個題目裡面微細分別以外呢,先、先把「大圓融」的觀念講清楚一點。什麼是「大圓融」呃?「大圓融」是我提出來的一個名字,因為我看我一輩子寫作的這一些,哦,回過頭來一想,我就是在講說不同階段的——比方說以前講那個「無限的六度」;有沒有?就是在講說,喔,「六度」,傳統的講法是怎麼樣子,呵,有、有階梯的;為什麼先修布施,再修持戒,再修忍辱,什麼;這樣子。但是呢,你——實際上這個修的人,不可能說,喔,我現在布施,就是只在修布施了;其實,你一修布施這個行為裡面,免不了包括到持戒、忍辱、什麼,都會有的。所以就是說,一方面知道它,讓你練習好像有階梯,其實都是要能圓融;這是頭一個。這些都是傳統裡應該都有囉。

再來一個就是講說,如果你從「無限一體」的觀念裡來修的話,你要怎麼樣?那個時候就是說,本來都是——傳統說法是說,「三輪體空」啊。就是說,你一邊修,你呢,不能執著於說有這個布施的人、有受施的對象、有布施的方法或者東西。就是說你一方面修,一方面不要執著。那,可是,我講說「無限一體」的觀念的話,就更——比那個甚至還、還要大。它那邊只是破除你的執著——「三輪體空」的講法。我講「無限一體」的話,就是說,哦,我們每個人,你一輩子——不管哪一個人,多精進、多精進,你一輩子做的事,從整個法界來看,太微渺、太微渺。你一輩子說,「我二十四小時從沒合過眼,我怎麼修……」你做的這一些,如果你老是在記說,這是我、我怎麼樣、我怎麼樣;你跟——你過去不知道多少世的那些債,是不是真的就能抵掉了?天知道!呵。所以,重點就在說,憑什麼說我們是佛法,我們真的就可以——哦,超脫宿業,甚至要、要從輪迴裡出來,甚至說一輩子你就要成佛囉?那,當然是可能啊!釋迦牟尼佛不是六年就成佛囉,呵;喔,從出離,到、到證悟。

那,怎麼樣子能夠說修佛法真的這麼快?唯一真正的道理是說,它所謂「佛法」,開始他、他去證悟的時候,他——什麼佛法?也沒有人跟他講;跟他講的都是、都是還有微細執著。是靠他自己聰明啊;夠聰明,就是說,看到說還是不對,把它放掉,他才進入說其實本來怎麼樣。那,他現在是——其實本來怎麼樣,偏偏就是講不出來的,不是可以跟你講;因為你每一個都是有很多見解、什麼,習慣、什麼,把你綁住的。你怎麼樣對這個人講說其實這一些你以為重要的,你以為實在的,其實都不在……呵呵,講不出來的。所以他只好編——又開始編一套囉。所以——那麼他——但是他編這套的時候,他眼光跟你原來普通的人不一樣;普通人總是有限的——弄來弄去的,還是有限的東西。他其實從已經「無限」的那邊來講說怎麼辦。這個「有限」的,怎麼樣從——讓他把這一些「有限」的都放得掉;他是這樣來設計的。

那,我們現在所謂說「無限一體的六度」,重點就在說,哦,那我如果瞭解了最後是無限、最後是一體,那麼以這樣的眼光、心胸,我現在不管做哪一個事情,我都要記住這個;那麼就、就快了,就有理由說這一個為什麼只要做、做、做,誒,可以消那麼多業的;為什麼?因為我這一點的布施,我不是只給這個人——渴的人一杯水呀。我想的是說,所有需要——眾生有需要的,我所有能做到的,我願意給他。而且我不只是給他這個東西,我在這樣做的時候,我的目的不只在眼前解這個渴——這個完了,明天又要——一輩子也搞不完嘛。是在說,因為這樣子呢,而我的心是想到他最後的解脫呢,欸,他就跟佛法有機會聯絡上。那麼,法界一切是因緣的結果,有了這個因緣呢,這個人將來就——本來如果完全沒有,他就繼續輪迴而已;現在跟佛法接觸了,他以後有機會呢,學更多佛法,慢慢、慢慢,他也得解脫。所以,整個心態是這樣,而且裡面都是把佛法融進去了。所以,這樣子的話,你修「六度」,你、你甚至不去想什麼空、不空,都沒有關係了,因為你是無限的嘛;就算有,我、我也沒有辦法執著哇,因為再怎麼有,比起無限的來講,不值得執著嘛。我們做也不是只是為了眼前這一點——人家說你是善人啊、你是菩薩啊;都不是囉。心胸永遠是在那個——而且,很容易沒有什麼「得、失」的觀念,因為,哦,眼前這個對你了解、不了解啊,抱怨、不抱怨啊,什麼、什麼,看起來都是很小的事情囉,我做的是長遠你能夠了解我,就好了嘛;長遠對你有利益,就好了嘛;我心都超脫於這一些通常習慣的這種眼前的計較了。

所以,那麼,不只是「六度」,我、我寫那個〈施身法〉,〈施身法〉本身——陳上師作的那個儀軌,其實也是說,哦,古時候的那個媽幾腦準祖師,他們示範都已經是講——叫做「大手印」,就是說都是「法界觀」了;都是說整體的,喔,要把所有三千大千世界的好的東西都想在這裡面,所有的人的冤親債主都要供養,什麼;有沒有?已經都是這種——但是呢,現在我提出「無限一體」的觀念,每一個法我一來整理的時候,我就是把這個都加進去了。那麼,這樣子呢,這個做法,哦,整個一看,欸,如果你所有的法都這樣做的話,我給它一個名字叫「大圓融」;是什麼意思?本來佛法最後的地方是沒辦法講的;沒辦法講的呢,所以呢,哦,有禪宗,禪宗它是說,根本就——本來大家就是經論啊,去學習說「不要、不要」。因為為什麼?有的人就被經論的理論綁住了。抓不到真的東西,反而就是以為——就是這一些,而且很執著囉。裡面還分派呀、還什麼,搞來搞去,都不曉得在搞什麼。你、你到底是成佛,還是成什麼?呵。

那麼,所以他就說,哎呀,這個會有問題,丟掉、丟掉。本來是釋迦牟尼佛沒有靠任何一個經論,祂為什麼可以?祂可以,我們為什麼不可以?照佛法理論講,都——本來都是佛性,都是平等,都是什麼……;祂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他就這樣走。但是那種當然也很不容易囉,因為你一個人——等一下自己說,哦,我這樣就是了。從、從別的更大的格局來看,這算什麼?對不對?就是說,你自以為是的,不一定是咧,呵。所以,那裡面禪宗通常都是說,喔,你要去找哪個已經開悟的;就是說他幫你點、點一點撥啊,或者幫你印證啊,呵;有這個、這個地方。那麼,那個地方就是到達什麼?就是說,那一些人也真的有那——至少有一部分當年釋迦牟尼佛的體悟了;他有那種經驗,至少有那個經驗。

那麼,這樣子,所以這樣的時候,你在讀禪宗的那一些所謂「公案」、什麼的時候,你千萬不能去說——有的整天在那裡解釋,喔,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意思;那個全錯的。禪宗沒有任何意思呃!它那個是——它是記錄一件事情;就是說,這個人去問、問一個開悟的,那麼這個人呢,提了一個問題,他、他不解。那,那個人的反應喔,不是在理論上要跟他講什麼,那個——如果那樣又——大家又回去讀經典就好了嘛;那不是那種事情。他是一看他這樣問,就知道這、這傢伙執著在哪裡;他想讓他不要再執著。所以,你說為什麼說有的是棒喝啊,有的呵,為什麼是打他一下,或者喊一聲、什麼……;那個就——沒有道理嘛。也不是說我跟你有什麼仇恨,非打你一下不可;不是!就是說,看能不能讓你省悟,不要再執著那一點啊。其實是,你要這樣去了解,比較容易進入。但是呢,你還是不可能光靠這樣子,你就懂得禪宗的東西;為什麼?人家古時候的人是怎麼樣子去遇到那一棒?他是已經——哦,師父不曉得幾千里外,我這邊什麼都放下了;走到那裡,路上可能就死掉了。這些都不管的;喔,很辛苦、很辛苦、很辛苦——去到那邊。哦,真的心裡有這個問題,那你幾個人到這種地步?你想嘛!你平常都是——哪有一個問題對你這麼重要啊?可以放下家鄉、放下生命、放下什麼;沒有嘛。就是說,你不是到那個地步的人,你再——別人再怎麼棒、再怎麼喝,你——還是以前那一個嘛,醒不過來;因為你的執著還太多,不可能的。那個禪師遇到你,也沒有用,呵。所以要了解說——但是,這裡——我現在的重點是在告訴你說,因為佛法本來是——不是有理論的東西,所以,可以完全沒有理論。所以,完全沒有理論的呢,就是禪宗這種——它根本不要你去陷在(觀念)裡面。但是,你平常的人,幾個能修到說沒有念頭?根本做不到!生活裡全是念頭在做,呵。所以你說,這個距離很遠的。

然後,再一邊講,密宗囉,密宗最高說「大圓滿」;什麼是「大圓滿」?它是一個理論啊,告訴你說,到了佛的時候,怎麼看。到佛——佛的時候,祂一切無限啊;一切無限、一切整體啊、一切是因緣吶。所以,你叫他說要修什麼,要行什麼,要什麼?這樣也是佛,那樣也是佛;這樣也可以,那樣也可以。但是,我們幾個人能夠進入那個心態?真的都沒有關係嘛?你、你、你——沒辦法真的進入啊。這個對你來講,還是只是理論。所以呢,雖然那個——理論那樣講,照、照講呢,這個東西應該是——啊——「即見、即修、即行、即果」;就是說,就是「大圓滿」的境界是這種樣子,沒有所謂「見、修、行、果」的樣子。哦,傳久了,你看,變成什麼樣子?傳久了,變成所謂「大圓滿」的裡面,喔——又是教你從「四加行」啊,什麼,去做,啊,什麼、什麼……呵呵,搞了半天;為什麼?因為他真正講,那個——其實你——只是理論而已呀。理論——你就算懂了,也還、還是對你沒有辦法。所以他只能叫你說,喔,又是照你可以、可以那個——喔,著手的地方開始做起,呵。

那,再來呢,喔,就像說「大手印」;「大手印」它是要想說,講——直接講那個法身吶。那,「大手印」這一些是——要講怎麼樣去——直接去修「法身」咯。但是,我們平常根本沒有法身經驗,你怎麼修?所以,對我們來講,它、它是比起「大圓滿」來,它不是直接講說是佛的境界,它是講說,唉,也許你有過這個經驗了——「無雲晴空」,什麼都不見,只有無雲晴空,呵。那麼,如果是你有了這個經驗,你接著要怎麼樣子,才能慢慢趨入佛那個境界呢?那麼,你首先要設法能夠定在那個「無雲晴空」上;每次當那個、那個——你進入那個境界的時候,你看能維持多久,就維持多久。然後,再來慢慢教你一步一步怎麼做——你對這個(境界)不能執著啊,你這個慢慢要在生活裡也能夠跟當時的境界,喔,沒有離開過,什麼;這樣子一步一步講給你聽。但是這一些對我們來講,也還是都是——大部分的人根本不曉得哪一輩子才碰到的事情。所以最後講,嚴格講呢,就是還是得回到階梯來,因為我們太有限了,還是得一步一步走嘛。所以開始就說,喔,念佛吧;你的心就是一念、一念——糾纏已經幾十年了,現在真的要出來,你非找一個跟這個世間這一套完全沒關係的——佛號哇、一個咒語呀,就真正一點一滴去付出囉。因為你往這邊念呢,那邊沒人管它呢,慢慢、慢慢弱。這邊已經養了三十年的,這邊(師指另一邊)不養三十年,可能抵得過嗎?對不對?所以就是踏實囉,就——你得老實一直在做囉。那麼,你這樣一步一步做呢,可是這樣子——人生無常啊,然後,你到底能做多久啊?一下又灰心囉、一下又想搞別的囉、一下又太忙囉;哎呀,反正就是真正專心、能夠一直念佛的,也沒幾個嘛。

那麼,怎麼辦呢?當然這些是個人的問題囉,誰也沒辦法,就只能——做師父也只能跟你講——啊,無常啊、你不要老打如意算盤啊、出離啊;就是因為太多事情,你根本累壞了,你還修什麼?對不對?你沒有時間嘛,沒有精力嘛,呵。但是呢,現在提「大圓融」的意思是什麼?就是說,即使在我們的情況下,我們真正能做的只是念佛、拜佛、持個咒,每天一個功課,或者有空的時候儘量念,但是呢,你如果只懂得做這樣子,很可能你又回到還是個人的那個觀念的小範圍內嘛;你做來做去,最多只是說,喔——我這幾年念了幾十萬或幾百萬,這樣而已。這從、從成佛那邊看,哦,微不足道哇;喔——恭喜你這輩子稍微消了——付了一點債,呵呵。但是,那個、那個本金還沒還咧;利息還了一點,呵呵,本金還沒還;那、那,也是很慘囉,努力了一輩子。所以,有的你看,他念到最後,欸,有的是老年癡呆囉,有的是——不要囉,他不要、不修囉;什麼樣事情都有哇。因為你還沒有把那個冤親債主還完,到時候什麼情況出來,都不知道的。但是呢,另一——講這個的話,怕你馬上灰心,要跟你講說——一般而言,其實是「功不唐捐」啊。就是說,你做的是算數的;你有做多少,總、總是多少還了一些債了,呵,總是有算數的。

那麼,現在講「大圓融」,就希望說,哦,即使你時間、精力很有限,而且你的能力、程度,只能一步一步這樣走起來呢,你不要忘記最後的目標,就是這個「無限的一體」,是為一切眾生;為一切眾生,而且不只是為他眼前利益,為他究竟成佛。你要是這一些記得呢——所以我們說開始修的時候,每次功課,先想一下所有的佛、菩薩在照顧我們,所有的冤親債主、父母、六道眾生一起在修。但是呢,你開始做起來,因為我們功課基本上說,你不專一的話,不行嘛;那你不可能一邊念佛,你一邊又要想這麼多,那你怎麼念得專一?不行!所以,念下去的時候,就光、光維持「阿彌陀佛」,加「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加「阿彌陀佛」……。做完這一個功課,或者一天最後要上床前呢,你就再想一次這個——一切的佛、菩薩,跟所有的眾生。那麼,這個時候呢,就是說,哦,今天做的,他們也都做了;那麼,今天的功德呢,他們也都是一體分享了,呵。這樣慢慢地習慣於這樣的想法了,這個人修就不一樣——免得你陷於老是個人的範圍。你也做不到什麼「三輪體空」嘛,呵。你如果這樣的——不講「三輪體空」、不講什麼,可是,你開始以後,不一樣了。

那麼,懂了這個所謂「大圓融」的意思,就是說,不管他是在哪一個階段吶,你都要加入這個「無限一體」的這個最後境界的這個了解,在你的修法裡。那麼,真的是完全提升你這一生的修行,就會很不一樣,呵。

那麼,再來呢,我們來講說,如果題目是說〈如何修「大圓融」於生活中〉的話,那是怎麼樣?那只是說,哦,生活裡,呵,我們在做佛課的時候,要記得「大圓融」這個觀念;對不對?所以,就是生活裡你任何時候修任何法,你記得配入「法界一體」的這個無限的觀念,喔、喔;那樣是這樣。可是,這個題目是更難囉,這個題目是〈生活中如何修「大圓融」〉,就是說不限於佛課;對不對?硬是你生活裡任何事情——就是說你已經要能夠不是依賴佛課了;現在沒有時間做佛課啊,我們就在談一筆生意了,呵。那,通常都是我們——我要防你呀、我要騙你呀、我要……呵呵,就是總是互相在計較,因為有利益;啊——等一下還有責任啊,還有什麼……;就是都是「勾心鬥角」了,呵,都是提防啊、怎麼樣弄了,嗯。哦,生活裡你怎麼樣子修「大圓融」?這裡就變成——就、就是普通的生活,你能不能還是有那個「法界一體」?所以這個題目取得好耶;這是很難囉。一般講呢,我們是需要先在佛課裡習慣了,習慣的——但是你肯做佛課的人,你基本上是了解什麼?哎喲,人生真的是到處種種的苦,而且,這個「無常」就是說,真的後面會怎樣,完全沒有保障啊;對不對?而且我們看得到的,人——人生來講,就老、病、死嘛。你到後面,可以很淒慘的——老人——呃——世間很無情的,誰管你呀?對不對?子女都可以完全不理的,何況別人咧?呵。

所以,已經了解這樣的人,才想說,哎喲,既然真的有佛、菩薩可靠呢,喔,我們來靠佛、菩薩,趕快修呢,消掉自己的業障啊,讓自己的身心從這種——平常這種不安、焦、焦燥——呃——怎麼講?僵、僵硬啊、什麼,這些身心的折磨裡呀,從這裡面,喔,能夠慢慢藉著修法,慢慢解脫出來。你要是真的有這些問題的時候,你現在說,我不得不謀生嘛,我不得不世間的有些來往啊、做什麼事情啊;但是,你這時候,你觀念就不要再想——以前只是圖說個人囉;好像說我一定是積蓄得多,老年就有保障;天知道的!對不對?什麼東西都是一下就可以沒有的,呵;健康也是這樣,然後,財產也是這樣,什麼都是這樣;人也是這樣,一下就不見了。

那,有了這種了解的人,你來到生活裡的時候,雖然不是修法呢,你要開始來這樣想了,就是說,哎喲,這個跟我一樣啊,也是同樣這些問題的;我已經知道學佛的,還比他幸運。他要是不懂學佛,他就是繼續這個——他的那個緊張、焦慮和那一些,比你多哇;而且,我們已經看到說沒有真的可以抓的,可以保障的,他可能還不懂,才在那裡這樣子搞這一套哇。所以,你心態已經不一樣了,你不能再跟他一樣了;你的心態就是說,怎麼樣子藉著這個因緣呢,讓他了解說,這個人不是想跟你這樣子的,這個人是——也知道你的痛苦,我們設法怎麼樣子呢,來做一個彼此都有利的;而且我藉著這個緣呢,慢慢要讓你了解佛法的這一套呢,也使你有機會自己願意修。因為究竟上來講,哪一個人不自願修,誰也沒有辦法拉他嘛;對不對?呵。所以,就是說,你整個這個心態要改,但是,即使你整個心態已經懂得改呢,對方不一定懂得你是這樣啊——他繼續把你當普通人,完全在跟你對待呀。所以,這裡你唯一真地能夠在生活裡也把這個「大圓融」的弄進去呢,靠你長遠啦;長遠你這個人是不一樣的,人家長遠慢慢認識說你是不一樣,那麼呢,他能對你這個戒心放下來,能——呵,願意說跟你談他的苦啊,然後你有機會跟他講說,這個苦,病根在哪裡呀,哪些見解是不對的啊,可以怎麼樣出來呀、什麼,呵。

所以,真正說「大圓融」要修到生活裡面的時候,就還是靠說我們平常佛法裡面的這一些呢,你自己要融入生活,而且一致地在做。這樣子做久了呢——你也不要急,因為這個無可勉強嘛,你不可能說一下子改世界,沒有人可以的;我們唯一能改是自己呃——修行這一點要抓緊。你一在那裡改別人,你就浪費力量了,誰、誰聽你的嘛?誰能夠說忽然你講幾句話,他就牢記不忘了?不可能的,呵;都、都是——最、最——唯一可靠、不浪費力量,就是說,自己看到自己的問題。欸,為什麼這、這個人這樣子?與其去那裡跟他對立,或者批評,或者計較呢,你不如來想說,怎麼樣子當做我自己的一個考驗;我遇到這樣一個情況,我要怎麼樣做,才是不浪費時間,而在我的佛法這個開擴心胸、開擴視野上有幫助?自己去想,沒有人能告訴你怎麽樣是圓滿的轉換啊。

但是呢,這就是——所謂「修行」,就是這樣嘛。我們懂了一些基本理論、基本觀念,你怎麼樣子在生活裡做得圓滿呢,就要靠你自己去、去摸索。那,有時候(有)師父(的)好處就是說,你一講,有時候你——盲點,他也許已經比較有經驗的人,可以點一點、點一點,你就從裡面出來。但是,基本上靠你自己覺悟囉;就是說,既然佛法是說「無執、開闊」、什麼,這一些的話,遇到什麼事,你、你少在那裡被這個事情讓你不安啊、什麼。你能放得下,那你就進步了;你能夠不堅持,你就能進步了;你能包容,你就進步了;你能忍讓,你就進步了。就——基本上是自己這樣子在生活裡摸索——怎麼樣……;但是呢,你如果常常想這個「無限一體」的話,比較容易出來,呵。唯一不容易,就是老是在眼前自己這一點嘛——我啊,這、這樣子,我很難過,這個我受不了、這個怎麼樣……;就是說還是自己那一套太強了,呵。從「無限一體」來看,把這個看淡了,什麼事情——哦,容易過、容易過;嗯哼。

所以,有時候人家說,哎呀,這個師父為什麼——說這樣也好、說那樣也好,呵。欸,不見得說我沒有我的想法,但是我是覺得說,欸,真的是沒有關係,這樣也可以、那樣也可以;有沒有?哦,這個人這樣想的話,眼前照這樣做,也沒什麼大不了啊。其實,很多是沒什麼大不了;可是,有時候就小地方,大家就爭得好厲害,好像非這樣不可,呵。啊,其實,你越能夠「都好、都好」的人,你自己輕鬆,別人也輕鬆呃;你緊的話,別人也緊,呵。而這些呢,特別是身邊的人的關係上,就是最、最好用的地方了,呵,嗯。

所以呢,這個、這個題目是很深的,就等於說最後怎麼辦?就是你說,呃,「大手印」,它也是要說,喔,「一味瑜伽」嘛。所謂「一味瑜伽」,就是說,你有法身,又有什麼用?你證入法身,又有什麼用?你要是跟生活又是另一套,那、那不是真的修到了;有沒有?就是講、我們講「大圓融」,哦,一、一做起功課來,都是法界無限一體;一、一到生活裡,就一點一滴跟你這樣杠著,那、那,怎麼樣(做到所謂的)「大圓融」?所以,就是說,最後的考驗,還是在生活裡呀,呵。

那,我們很幸運,就是說,了悟了這一點說,「大圓融」這個觀念,可以幫我們很——比起來呀,就是說容易從個人的這麼小的裡面超脫出來,就是要記得隨時配合這個大觀念;那麼,在生活裡不要忘了它。那麼,你摸索,慢慢說怎麼樣自己越來越微不足道,越來越沒關係;一切呢,哦,可以、可以,好過了。啊,但是,要一個人這樣子,其實不容易;所以,最實在的還是每天的功課了。這些地方是——等於說自己把心裡大掃除的,慢慢做囉;因為太多東西,大掃除——怎樣慢慢一點、一點一點做;每天做一點、做一點,呵。然後,每天做的時候,都是「大圓融」的觀念來做、法界一體地來做。那麼,久了,慢慢、慢慢,這個人不知不覺中轉化了,喔。你說釋迦牟尼佛最後那一刻的,他為什麼前面幾年沒有……?到最後那一刻,也只是一剎那,說看到明星那一刻——他以前看,怎麼不、不悟咧?呵呵。是因為掃得夠乾淨了,到那一刻就最好——最後那一點沒有了——就自然融入啊。所有真正的「證」,因為是本、本有的,不是怎麼樣去努力得的,(所以問題)只是(到底)掃得乾淨了沒有?到最後乾淨那一刻說,欸,原來以前有的,都不見了,那時候才知道以前有什麼東西;那個執著都是潛、潛在的。你要是看得到,你就厲害,問題是都是看不到的。啊,你要對付的,就是這個看不到,要讓它不見了。但是它真的會不見,就是你要用佛法來磨,就是了;照佛法磨,照佛法的觀念開闊去,呵。那麼,有希望的,就是要努力就是了,呵。好,就講這一些,呵。

 

吉祥圓滿

 

二○一五年八月一日
佛安居   於古晉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