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的道理

MP3
簡繁轉換 - 繁體

開示及校訂:林鈺堂上師
錄音及初校:弟子疾呼 筆錄:弟子曉艷
二○一三年六月十五日 講於北京合生國際公寓

現在能夠沒有痰跟你們講,是像奇跡一樣了。因為在離開馬六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有點這樣子——有點痰啊,什麽。然後去到吉隆坡的時候,多嚴重,你知道嗎?有兩個晚上就聲音都沒有了。痰是一直多,都是黃痰啦、什麽,一直出汗哪,那邊好熱。

那,在怡保有那個弟子,叫「羅文英」——中醫師啊。他和另外兩個弟子,裡面有一個叫「光德」的,他們——那個是會推拿的,他們開車,晚上開了兩個半小時車趕到吉隆坡噢,給我把脈;而且帶了很多、很多那個——人家已經照成藥的方子弄好的那個中藥的藥水呀;然後,把脈以後,根據那個呢,用個量杯呢,他決定處方,他調了分量,這樣子的,讓我四個小時喝一次,第二天早上就有聲音了。這也很不容易呀,有時候聲音一失掉,呵,不一定那麼快——然後第二天早上十點半就演講了。然後,那一天晚上又沒有聲音了,因為病還是很重,還有點——有時候微微燒呀、什麽。然後,他叫我們繼續吃呀,噢,第二天早上又是有聲音了。第二天晚上的八點又講,也都講了,但是那時候的嗓音,你一聽就知道說,呵,是帶病的講的,這樣子,嗯。

然後,能夠上飛機都不曉得——因為中午一點半就得離開那個住的地方,我們飛機起飛是——噢——六點。那麼,這麼多時間在外頭,然後,飛機上冷——等於冷氣裡面又是六個鐘頭,都不曉得說,下了飛機出來的時候,能不能過安檢,因為如果體溫高嘞,就又麻煩了。所以,真的這——一路都佛、菩薩保佑喔。但是,這裡面很明顯佛、菩薩保佑像什麽?就——快要離開住的地方的時候,那個光德——我趴著,他在那裡壓我呀,推拿嘛,誒,忽然,鼻子裡好多、好多黃痰呢,全部出來了;就不停地出,出了四次,每次都好多,這樣子,噢。那個——這個對這一路都幫忙多大,有沒有?噢,噯。

然後,我們在吉隆坡去超幽啊,那,用的是那個GPS(導航機)嘛,因為開車的弟子是從馬六甲來的,他們也不熟那個吉隆坡的路。這樣——GPS叫你走,有時候你會走錯啊;就這樣,繞啊、繞,誒,把我們先繞到那個馬來西亞的新皇宮——去繞一下,嘿。然後,去找到一個——那個墳場;然後在那裡——下來了,要做的時候,噢,好熱啊!而且太陽好大。可是,我們一下來,哦,就雲起來了。然後呢,我們在一個樹下——然後我們念完,大家去撒米;撒完,開始往車走的時候,太陽就馬上又出來了。就整個那個頗瓦的時間,真的是陰涼的,就是這樣、這樣保祐我們,嗯。

啊,今天要講什麽喔?我沒有什麽——心裡有時候會想說,說什麼,現在是沒有想說什麽。那麼,疾呼剛剛提一個題目,是說〈正見與菩提心的重要性〉嗎?(答:嗯。)噢,那,通常我們在修行上來講噢,它——佛法的特點是這樣子,佛法它不是說,教條式的說,噢,我們佛最大了,所以你們什麽都要聽我的,噢。所以,這個師父是常常要聽徒弟的,呵呵。那、那他這個不是教條式的時候,他教人家怎麼樣信他呢?啊,不是信「我」呃,雖然我們——當然平常、通常都是說——信佛、信佛。但是,所以信佛,是因為佛教你接受的是真理;什麽叫「真理」?不是說,我講這個話,是上帝講,就是真理;不是這樣。他說,你看人生是不是這個樣子,噢;你早點看清人生是怎麼一回事呢,你自己要選擇怎麼樣過這一生,你才過得安穩;基本上是這種意思的,所以就是很講理的。

就是說,他頭一個跟你講說,噢——人生有苦啊;你要是不覺得苦,你也不會想要學佛。然後,他跟你講的苦,當然我們不用去細講。他說,噢,你現在雖然沒有苦啊,現在雖然一切順利呀,噢,你免不了後面有老、病、死呀,呵。那、那這一些呢,你先看到了,然後,你想說,如果照你現在這樣子,一輩子就這樣子——煩惱下去,你會不會很苦啊?我們看得到說,報紙天天報嘛,很多——有的都不知道怎麼辦了,他選擇自殺了、什麽。可見有時候真的是找不到出路,噢。他就教我們說,怎麼樣從這些煩惱裡面呢,可以走一條路呢,可以慢慢從煩惱裡出來。而且,他教你走出來的方法,也不是說,噢,你盲目的相信我,只要天天拜我就可以。當然,法是這樣子;可是,他教你拜以前,他告訴你說爲什麽教你這些法。這些法並不是要你去盲目崇拜偶像,絕對不是這樣的,噢。

他是跟你講說,你看吧,一切東西呢,它是因緣的,喔。然後,因為因緣的東西呢,所有的因緣互相影響,就像你——如果看一個大海啊,裡面種種東西——噢,倒到海裡,噢,混來混去、混來混去,沒有一刻是定的。所以他講說,噢——無常!什麼東西都無常;無常——所以你現在很好呢,不一定能常常這樣子,噢。但是呢,另一邊來講,現在雖然看起來很不好呢,誒,因為是因緣決定,要是因緣對了,誒,也可以好起來的。所以,也不是教我們一講無常就、就害怕,就絕望啊;不是這樣的。就告訴你說,噢,既然是因緣,但是因緣裡面呢,有你能控制的,有你不能控制的,別人要怎麼樣,你怎麼管啊?你——老公、老婆都管不完了,你——還有誰聽你的話,有沒有?噢。所以,真正來講,能管的,管自己。這個、這個你——如果——要練習管自己,這個是你可以掌握的,噢。啊,你怎麼樣管他呢?就你——他跟你講說,你所以會有種種的苦惱啊,會跟人有爭執啊,所有的問題呀,問題出在哪裡咧?你呵,看得不遠啦,看得太少啦,看的範圍太小啦。他是用這樣的方式,教我們說,哦,你要把你的眼光看整個世間嘍,看所有的——不止看所有的人類的問題;你看是不是有情都是這樣子,都在這個盲目中。如果沒有先看清楚,他過的一生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想要的——得不到,做了很多努力,往往都是白費的;噢,不想要的——推不開;種種這類的問題呃,噢。

那麼,怎麼樣去根本上解決呢?他說,問題在於不是說你能夠怎麼樣控制環境呃,而是你瞭解說,最大的、根本的問題在於什麽。你這個執著說,非這樣不可、非那樣不可;這樣才是好的、那樣不是好的。誒,你說這樣好、那樣不好,人家別的文化怎麼正好是相反的?他們就那樣過得很好,你就非這樣不可,噢。所以就是說,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說,因為人很有限嘛,被自己有限的這一些見解呀、執著啊、習慣哪,把你綁住了。然後,反正能力有限,就是——哎呀,管不了那麼多,管我自己就好了,呵。就是種種這一切合起來呢,最大的根本問題是——你的執著是你的問題的根源啦。那麼,而且由於你的執著呢,你看什麽東西,你是選擇性的;像我的話,都是看美女,這些男孩子都不看(師與眾弟子笑);這就不公平了嘛,就看不到全面了嘛,噢。所以,他就說,噢,你要是我執——修——能讓它少的話,你眼光纔能夠真的看到事情真正是怎麼樣子。

那你說,你做事情都不照著事情真正是怎麽樣去做,你哪裡行得通嘛;一定是要說,事情我能看全面嘍,啊,別人的處境也能考慮到嘍;那麼,我做出來的,也許可以通嘍,因為我考慮到對方,他比較能接受。我一個勁兒——噢,我就是要這樣、我就是要這樣。那,每個人都會跟你作對的,因為每個人都覺得不要這樣、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噢。所以,這個——真正能修的地方是修自己囉。

那麼,但是,再來就是說,你說要把這個東西消掉,怎麼消嘞?噢,他說,噢,很多戒條嘍,喔——不要什麽、不要什麽、不要什麽。誒,我習慣了,我忍不住哇。誒,而且正好佛、菩薩——古代的,不知道我們現在有電動遊戲呀,佛戒裡面沒有,我可以做啊(眾笑)。就是說,戒是搞不完的嘛,因為——而且這個都是表面的嘍,這、這——那你每天要去數那個戒,你多累呀!我一步都不敢走,這一下子踩到螞蟻,那一下子踩到蟑螂;所以,這樣的話,很難啦!從外面的去——也是很難。所以我們要告訴你一些道理,就是說,佛、菩薩他是說,要是你能夠這個「我執」呀,都清、清了以後呢,你會看到什麽?你要想,就是說他完全沒有我執的時候,進入的是什麽?他其實是連那個——有——開始有觀念,要超出開始有觀念之前,是在完全沒有思考之前了,就好像那個剛生的嬰兒呃,那麼純真的。

你回到那麼純真的時候呢,其實對那個嬰兒來講,什麽都沒有分的。他也分不清這個是好壞、這個是父母、這個是什麽;不是。所以通常說,「有奶便是娘。」你要是那時候開始喂他嘍,他以後就認——這就是媽媽嘍;還有誰啊?噢。就是說,你最先、最純真的時候,是完全沒有分別;完全沒有分別的時候,是叫什麽?是一體的,他整個經驗是一整體的;而且這個經驗一整體呢,我們作為人,當然是被感官限制了,噢。但是,佛、菩薩他經過修行的話,他甚至超越了我們一般感官的限制;因為我們肉身呃,比起來——在精神界比起來,是比較粗重。所以經過肉身,你能夠——呃——感受的這一些,算是比較粗重的層面的。你要是能夠進入比較——呃——清淨的精神境界的時候,就是說你不受這個肉身的這一些刺激——哦,就想要什麽——就、就忙著這、這個吃東西、什麽,能夠超脫的時候,那麼,其實它這個一體是無限的。這一點很重要,就是說,本來是沒有任何界限的。在我們現在想,噢,在、在美國多遠啊,噢,現在當然網路——不遠了,呵;上網就——一下也可以見面,也可以什麽,噢。可是它那個意思是完全不靠這些東西呀,其實是沒有距離,就是說在我們的精神上來講,其實,這是它基本的一個事實。但是,你要達到這個基本的事實的時候,你要先回到我剛剛講那個像嬰兒那樣,那麼純真;就是說,本來的清淨,就是說,完全沒有分別心。

那這個、這個——我們怎麼能再回到那麼單純呃?噢,他的方法就是說,噢,你念個佛號吧;爲什麽教念佛號?或者念個咒,爲什麽?因為我們平常——隨便你想什麽東西,都跟世間的一切糾纏在一起的。你沒有辦法說,我只念這個,不去隱隱地勾連到哪裡去。任何——你一用語言文字,都會牽連到的,噢。真正能離開——佛號是為什麽?反正它跟這些東西都沒有什麽關係嘛。那麼,而且實際上有這一些已經進入這個無限一體的,藉著這個佛號呢,它可以幫助你。那麼,但是你要——先要能夠自己心裡不被成見綁住說,這有什麽用?就是老是念一個四個字,哎呀,幹嘛嗎,好煩啊。你是要先能克服這一些,真的耐著心,當一回事呃,慢慢做;等於說願意接受它,願意放掉自己原來的成見呃,覺得這浪費時間,這幹什麼啊?這樣子的情況下呢,慢慢、慢慢,因為你老是這樣子做,有什麽好處呢?就是說,你本來——我問你,你心裡那麼多問題,怎麼能解開呢?而且世間很多都是無解的。但是你又煩惱它,因為跟你很有關係,你又放不下;無解,你又放不下,所以,你就是一輩子煩惱。現在它這個方法說,噢,我老是念個佛,這個佛呢,跟我這些都沒有關係,跟世間什麽都沒有關係,就念。噢,這有什麽好處啊?讓你的心慢慢得到休息了。你本來沒辦法從——你即使說,噢,能夠睡著了,說不定夢裡又在念著、想這個事,噢。但是,你如果能念得夠深入,每天有個功課這樣做的話,噢,慢慢、慢慢呢,有可能。

這一些煩惱爲什麽一直纏著你?因為你自己不願意放它啊——你是覺得這對我重要,這就是我要的;噢,我沒有這個就是不行了。噢,那它怎麼會跑掉啊?但是你現在老是在——心力放在「阿彌陀佛」的話,心力深入了的時候,沒有時間管別的囉,噢;沒時間管的時候,那些東西就是不在啊。就靠這樣子,慢慢把它們——讓它就、就——它本來是、是沒什麼實質的,是因為你老抓它,它變得對你很重要,你、你忘了抓它,它就也自然不在了;這、這是——這個方法。然後,你在念的時候,你一開始念,念不到一句,你已經又開始想別的了。那個時候怎麼辦?那個時候你也不要管別的,你就記得說,我繼續下一個就還是念「阿彌陀佛」。這個法只有這麼簡單吶,就你記得說,下一個我還是念「阿彌陀佛」,都不管說,啊,中間怎麼樣吵啊,別人——哎,我正要念佛,你怎麼來跟我講話?啊,我什麽、什麽。都不要去怪人了,什麽都沒有,我的心只在說,噢,我維持這四個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噢,我現在又去想老公——這麼不行啊,又回到「阿彌陀佛」就好了;就是這樣子,就是說一直、一直「阿彌陀佛」。所以,不要想這幾句話簡單喔,這幾句話是訣竅啊!你修的時候是要照這個;照這個的話,你就省力呃,你就能夠深入呃,噢。那,這樣做,你說,「哎呀,你這個老頭沒事了,騙我們整天在這裡念。」不是的,你只要深入念呢,念幾個月,你會發現什麽?不但是我剛剛講的說,那些東西會不見;爲什麽?你心裡輕鬆了;不但是心裡輕鬆了,還有什麽?身體也鬆了。

那,這裡要——另外要跟你講一個是什麼?你說本來一切無限一體了。那,可是呢,我們、我們是實際上已經習慣——就是老在想啊,你從小時候——想一點、想一滴;噢,這個餅乾我要抓這麼多——這樣一點一滴來呢,就等於在做一個蠶繭吶,它就一直編織、編織、編織、編織……。噢,去上課了,老師又教你一套,老闆又說一套,家裡又一套,什麽——一大堆。所以,你整個人其實是這樣子層層綁住的。那麼,你念久——念一陣子嘍,你感覺什麽?不但心裡鬆了,身體也鬆了;因為什麽?人的身和心呵,是密不可分的;活著的時候,密不可分!密不可分的時候呢,你現在念、念、念、念、念,這些對你比較——好像不那麼重要的,或者習慣不那麼重的,不見的時候,你感覺什麽?身體的最外頭啊,鬆下去,這樣子。這都是我們真正的經驗呃,呵。那,有這樣的經驗以後,你就知道說,噢,這個老頭沒有騙人了,可以、可以繼續跟著念念看。

那麼,你就會真的——像我是幾十年了,呵,都是做修行的事的人了,真的是經歷過很多這個身心到處鬆開的經驗了。而且,我在一些文章裡面有寫,你們上網——有空慢慢去找。那,有一個可以給你們當面看到的是,像我——三十幾歲那時候,光只是念「阿彌陀佛」嘛,然後,一天就要念一萬遍的「南無阿彌陀佛」。那,開始念的人呢,念得吃力,爲什麽?你開始念的時候,其實你心裡很多東西嘛,就好像一個人已經背了很多東西。你現在要抓一個東西,所以是吃力的,噢。那,所以開始的人,說一天念一萬遍的時候,就差不多一整天嘍,噢。那,可是呢,等你念久了,你會發現說,誒,越來念得越輕鬆,可以念得更多、更多;爲什麽?因為你這些鬆掉了,鬆掉——你就有力量,而且做起來就快了,噢。那這樣子,老是叫你念佛幹什麼呢?是說,因為喔,一來是剛剛講的說,使得你原來的這些能夠鬆掉;另一個問題是這樣子,就是說,它那麼簡單,你又重複,那麼,你說原來我們爲什麽不要你念任何其他東西,因為念到一個,就「一髮牽全身」,就——其實一大堆東西,呵。可是,這個「阿彌陀佛」呢,跟世間沒關係了。可是對你來講喔,也還是一個觀念哪,一個佛號啊,一個什麽啊;還有附加的觀念在上面,噢。你念、念、念、念、念,念到你心裡真的只有「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那麼呢,這時候,你會接近什麽?接近我們說的那個說——本來清淨。就是說,你有可能慢慢、慢慢,藉著這個修呢,你有時候會念到說,噢,念頭停了,就連佛號都不見了,就完全沒有念頭。你想你容易不容易?你自然的完全沒有念頭,也是不容易啊。你有時候你隨便在那裡就又想東想西,噢。他、他藉這個、這個——慢慢、慢慢,一直重複一個動作呢,這個動作變得非常、非常的單純,慢慢、慢慢接近本來清淨,噢。而且呢,因為它是那麼單純的一點點,有時候,那——連那一點都——誒,不見的時候,就是回到本來的無限一體啊。這是那個法的背後的意義呃。所以,其實,光是念佛,就很深、很深囉,一般的人每天——噢,忙這——忙、忙、忙不完的,能修的時間——一點點;你一輩子——其實這一條路可以走到的地方,你不一定走得完,噢;不要小看這個事情。

然後,另外一個,我建議的是那個——拜佛囉。因為一般的人,有時候不一定每天有運動、什麽,說拜佛的話,你念佛、拜佛,就也有體操。而且拜佛的話,也是單純的一個動作一直去繼續啊;然後呢,你拜佛的時候,是因為減少自己的自以爲了不起啊,這一些,那麼呢,喔——佛、菩薩呢,加被的結果呢,很容易幫你消業障;拜佛消業障,這是有人家有經驗的。然後,而且可以增加你的福報,開你的智慧。因為你要修行,沒有那麼容易耶;你一開始說,「我要修行」,就很多反對黨出現,一個抓你這邊,一個抓你那邊。那你自己要深入的時候,你要記住說,你不要忙著先要管別人怎麼樣子,這個世界沒那麼容易管的,你得先把自己修得到一個時候,人家自願跟你的時候,你才真的能教他一點點而已,誒。不然,你花很多時間,忙著跟人家講誰對誰錯的時候,搞不完,可是你的功夫就放掉,噢;在實修上努力比較要緊。

噢,我剛剛是要跟你們講說,我三十幾歲的時候念佛啊,就那樣念——念、念、念,我也不曉得我念到多久的時候,發生什麽事情?我那時候三十幾歲,其實那個腳的上面都是厚皮嘛,噢;然後呢,誒,怎麼忽然它開始掉皮了。然後,先是一邊的腳,另外一個腳不久也就——也開始掉;然後,就、就都——厚皮就掉光了。所以,今天對美女可以看看美腿(眾笑);有沒有?就皮膚是光滑的,不是什麽保養的哎,是因為原來的走路的厚皮,它自己掉掉了。所以,你不要以為念佛沒有用,念佛它還可以美容啊(眾笑)。噢——這個秘密可要收紅包囉!(師及眾弟子笑)

然後,因為來的是修瑜伽的美女,所以,我講一點——我一點心得告訴你說,佛法它的修行呵,跟——我不懂你們怎麼修瑜伽啦,呵。可是它——當然你也有講說,噢,你必須先把心裡的貪、瞋、癡、什麽啊,弄掉啊,然後才能這個姿勢達到什麽啊。這是當然的,因為身心是密不可分,你哪裡可以說,我這邊還有很多執著,那邊能夠變柔軟;不可能嘛。這、這完全是對,呵。但是我近來的領會是說,密宗噢,它——很多的觀想的時候,它都頭一個東西是說——觀空;當然有菩提心呀、有什麽,那些我們現在不講。就是說,它所謂「觀空」,就是說,說什麽都放掉;我不曉得你們瑜伽有沒有說,噢,連這個身體先都不想;我不知道。可是,佛法的重點,它是連身體都不要想了,它是什麽都當做不見了,然後在什麽都沒有裡面,就是所謂的「無限的一體、本來的清淨」那裡面呢,才開始去觀。那我近來的體會是說,平常我們不大感覺這個——這樣做的那個意思是爲什麽,因為很少人鬆到真的能夠都、都放掉。所以,你不曉得這樣、這樣子,佛法這樣子教說先觀空了,再、再修觀的,有什麽好處;不、不大容易體會,因為你的「空」沒有真的觀,所以你就——這個觀你不懂什麽。而且,你老在這裡觀的時候,還是——雖然它教你說一切空了,你總是有個「我」在這裡啊,老是這個「我」在這裡想這個、想那個、想那個啊。其實照佛法講,它如果是空性出現,那你、你是還有個老大在這裡,在這裡想;那不行了嘛,因為那個回到用頭腦想的範圍嘛,那個就其實不是「觀」咧,噢。

那,我、我的體會大概是這樣子,就是說,你要是經過修行、修行、修行,真的能夠鬆,你能夠真的都鬆掉了的時候,你鬆了以後,你就忘掉,雖然即使看到,你完全不受這個看得到的身體影響噢,你就這樣子去做那一些「觀」噢,哦,那個力量真的是不一樣;爲什麽?它會忽然間把你從你原來還有一點什麽、什麽身體被綁住、糾纏的,忽然就抽出來,可以有這樣的結果。所以這個是遇到講瑜伽的,我跟你講說,佛法它是這樣教,它是有它的道理,嗯。而且說,這身體的感覺噢,像、像說我們這樣坐著,這樣子坐著的話,你很明顯感覺說,噢,一個身體,噢,壓著一個,或者壓著一個東西嘛,對不對?可是,誒,修、修、修,從、從以前的經驗就是——忽然有一天好像——誒,這兩個有間隔的那個感覺就不見了。雖然是坐在這裡呢,當然我有那個重的那一些感覺囉,可是沒有感覺說是這兩個東西有距離。這個講不清楚,可是當下那時候真的是鬆掉,鬆掉以後感覺是——沒有、沒有感覺說、說有間隔的,噢。

然後這回噢,在那個什麽?呃——吉隆坡的時候,那羅文英——那個弟子啊,他來呀,他很慎重啊,他給我把了脈呀,然後,他還給我量血壓。那他量血壓的時候,他連續做了三次,他是用那個最精準的,有沒有?用聽筒啊,然後看著那個——把、把——這樣、這樣子量。他連著量三次,因為他沒想到那麼高;噢,多高啊?92/158,下面92,上面158。噢,他就擔心死了;我去睡了,他抓著疾呼一直講,以後妳要帶著一個量的,給師父天天量啊,什麽;講了一大堆。結果第二天早上,哦,他又給我量一次;誒,他又量了三次,因為他也是不敢相信;不但標準,而且是第一等的,什麽——誒,82/117。那我爲什麽可以血壓降起來?他跟我講說,噢,您是那個什麽——他以為我是熱到,因為那麼熱的國家,我那些症狀,他以為我熱到。所以他說,他一把,誒,這不是、不是那個肺脈的問題呃;是什麽脈?心脈,是勞、勞心呃。他一講「勞心」,我去睡覺,我就一切放空,放空睡一個晚上;Perfect﹗血壓就完全正常,呵。所以就是說,還可以保健,修行還可以保健(眾笑)。這——賣藥的都是這個樣子,這是什麽都用的。噢,就講這些了,噢,嗯哼。

弟子:師父,就是剛——您說的那個念佛的時候,念、念、念,感覺心裡面挺——那種不好的念頭——惡念……

上師:就是那時候,不管是惡念、好念、什麽念,你那時候只回你的「阿彌陀佛」。

弟子:就不管起什麽念,就還是繼續念?

師:喔,不管,不管,就繼續念。

弟子:突然起那種自己都覺得很害怕的念頭。

上師:不管,不管,繼續念「阿彌陀佛」。而且起才好,爲什麽起較好?平常你說要修自己很不容易,就是因為你根本不懂自己有什麽念。你看都看不到,你怎麼樣去改?但是,這個是不用去一個、一個抓,你就光這樣子,它自己跳出來就不見,跳出來不見,你只要不去管它就好了,你管就上當了。

弟子:噢,不管就好。

上師:對,你一管,你變成不念「阿彌陀佛」,你上當了。

弟子:對,我也覺得是這樣子,就繼續念。

上師:對對對,繼續念就對。呀,這個法門只有這四個字,其他人講什麽都不管,那個也不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吉祥圓滿

 

二○一三年八月十三日
養和齋    於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