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的生活  

 

簡繁轉換 - 繁體

開示與校訂:林鈺堂上師
錄音:弟子通透;筆錄:弟子開明、欣悟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日 講於財團法人台北市艋舺龍山寺文化廣場

MP3 A B

好,現在七點十分了呵,我們就開始呵。诶!大家晚安呵。今天的題目呢,叫做〈淡定的生活〉,這個題目是,這個通透——在這邊的通透——他替我擬的喔。他想說,現在很流行這個「淡定」這個……說法呵。那麼用這樣的名字可能礙於說,在龍山寺主辦的是對一般大眾的演講,呵。那其實我在他給我這個題目之前,我根本沒聽過「淡定」,呵呵,所以他還寄了那個百度百科的那個對「淡定」的解釋給我看呵。它裡面的解釋主要是講說:「好像說,是一種態度呵。這個人能夠在,诶,不管什麼樣的環境裡面呵,他都能夠淡然、能夠鎮定、而且能夠積極的,有這樣的態度的叫『淡定』的呵。」

那這樣子呢,在我們一般的生活來講,當然是一個,很理想的一個……很積極、正面的一個生活的態度了呵。但是我們如果要講到,說,淡定的生活的話呵,要看到說,這個事情如果深入地研究的話,其實,怎麼樣才能真的做到淡定是非常不容易的。 為什麼呢?因為,不仔細去想的話,聽起來好像說一般人,喔,你遇事你要這樣子啊,這好像應該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是既然講到生活的話,我們人的生活,呵,一方面呢,你很少是就單獨一個人嘛,對不對?你就牽涉到很多人際的關係囉!嗯,你的環境囉!那麼,在現代的社會裡呢,什麼事情,變化這麼……這麼快,呵;科技越進步呢,哦,你越不知道——因為發展太快了,你不知道的東西越來越多;然後呢,它的變化那麼快呢,可以——一個行業,忽然間,所有的你製造的東西、什麼,都沒有用了。呵呵!已經沒有人要這個東西了,呵。那麼,變遷又是這麼大,呵。那麼,你做為一個人來講,生、老、病、死的事情呵,隨時可能發生、可能遇到。那麼大的事情發生囉,那像我們剛剛講社會忽然的巨變囉,那麼,你遇到這些,你真的能夠那麼……那麼從容嗎?能夠那麼鎮定嗎?呵呵,能夠還……還不恐懼?然後還能夠積極樂觀嗎?其實非常不容易,仔細去想,呵。

那,再來還要講的是說,那,但是,這是相當理想呵,就是說,你人,當然免不了遇到很多問題囉,你心理上有一個健全的態度,那麼這樣的人生,當然是更好的囉。那麼,接著就要探索說,那麼,怎麼樣可以達到這樣的理想?就是說,你一生有一個積極、樂觀又安定的那種心態,呵。那麼,這樣講起來的時候呢,你要知道說,頭一種,一種是教條式的,跟你就是說:「喔,這是理想的,這是好的,你要努力去做到這樣。」但是,我們也看到說,遇到那麼多問題的時候,不是說,你想要,你就能做到的,呵。那真正要怎麼樣,你纔能夠有這些東西呢?呵。那,這裡呢,就是說,喔,還一種方法,來設法說,我們怎麼樣可以真的達到這個呢?是……不是教條式,而是說,叫你去看說,人生實際上是怎麼樣的,呵。從這個實際上是怎麼樣的情況裡,我們要來探索說,在這個實際情況裡,怎麼樣有一個真正可行的出路。這是一個比較,喔,合理,而且真正有可能的路,呵。但是,不是說這樣子就是容易的路了,呵。

那麼,這個要怎麼樣去看呢?頭一個就是像我們剛剛講的,一切變遷很……很快、很大,啊;人生什麼時候會遇到什麼事?不知道呵。那麼,而且呢,我們人在整個社會裡來講,非常微、微渺,呵;整個人類在整個宇宙來講,非常微渺,隨時都有你不能掌控的局面出現。也沒有人可以說,我希望怎麼樣,它就一定會怎麼樣;再多人支持你也不一定,隨時一切會改變的,呵。那麼在——先看清楚說,一切事,不斷在演變中,沒有誰可以說,絕對怎麼樣掌控,先要認清這一些囉!認清這一些的話,有什麼好處呢?就是說,你就不會被一些,只是說,我強烈的想要、我強烈的期望,呵;或者,我認為什麼是對一定要照怎麼樣做;不會被這些想法綁住了。你就要很實際地看到說,嗯,很多時候……沒有辦法、沒有辦法。你沒有辦法改它的時候,你要學會什麼?你要學會說,不堅持你的原來的想法、不堅持你的作法,你要能接受新的實際的情況,呵。那麼這一些呢,會怎麼樣能做到?因為你要是能這樣的時候,你隨時呢,跟實際的情況是比較接近的。你跟實際情況比較接近的時候,那麼,你那時候再來想說,接著我該怎麼辦的時候,也是比較切合實際的,所以你得到的結果會比較好一點。所以,這個東西你希望淡定呢,不是靠著說,你堅持什麼,我個性多強,就能夠達到。反而是,你這個人懂得說實際是這樣,我們不能太堅持、太強要求,要能夠……啊,變通,要能夠……喔,看情況怎麼樣做,呵。這樣子配合實際呢,那麼,你比較有可能有這個「淡定」的這種態度,呵。

那再來要講的一個是說,就算你這樣子呢,但是有時候,你遇到的事情實在是太厲害了。你這個人,你看我們社會上,也有會變成神經病啊,有沒有?有的會呆了, 會什麼……為什麼?就是說,所遭遇的太……太強烈的,他沒有辦法接受了,呵。那麼,怎麼樣的人可以不管人生遇到怎麼樣子,他還是能夠,诶,接受它、面對它, 真……真正的了解它;然後呢,心裡平安的過去呢,呵。那麼,這裡要講清楚的就是說,哦,有種種的宗教呵,它在教我們這些;為什麼我們要往宗教去找這個答案? 是因為,你講科學的話,它那一些方面,因為它強調說,這一些我們要必須在……我們可以實驗的範圍呀,我們有什麼……什麼資料,呵,做為我們的證據呀,什麼。但是,你能夠檢驗的、能夠什麼的,太有限了,呵。從這樣子的作法呢,你沒有辦法為人生真的找到一個答案。但是宗教有不同的囉!有的它叫你說,喔,你要相信一個造物主,那麼你就是放掉你自己,一切為了祂。這樣子呢,雖然可以幫助你說,免掉一些,呵,你個人的、偏執的這一方面,可以從「小我」裡面出來呢,但是因為,它所依賴的,還是一個信念而已呀!呵。那麼這個東西,所謂「信念」的東西,說穿了呢,還是人心裡面一個念頭而已呀!呵。所以這個東西,不可能經得起,所有種種人生的情況裡面的考驗,呵。反而是,佛……佛教裡面它教的方法,它就是說,你看實在——實在的話呢,一切的東西是怎麼樣?就是說,一切東西在人還沒有起分別以前呢,其實無可分別,呵。那麼,你起了分別以後呢,這些——你能夠分別的這些呢,它其實是互相影響的。沒有哪一個可以說絕對的標準,呵。你看是這樣,我看是這樣;你這樣做,我……我會這樣反應,互相的啦,呵。你要是這樣子來看事情的話,那麼你處理事情呢,你就變成說,喔,只是我這邊看,只是我……我這樣做,期待別人都跟你配合,不是這樣的。你就要學到說,喔,這有很多方面,會有很多種結果,所以我要選擇一個,怎麼樣的,纔能夠大家都好。因為你只有自己好的,不可能嘛!他們也希望只有他好呀!呵呵,你如果選一個只有自己好的,那他們一定跟你鬥的。你唯一能夠真正使事情做得來的,就是說,在這個情況下,有這麼多的方面,有這麼多的選擇,哪一個……是每一個都覺得說,啊,只好這樣子了,呵。

所以,但是這一些呢,講起來是這樣喔。真正在人生裡,沒有每個人都這樣想啦! 呵。所以,真正你說要人生裡,你能夠心裡有「定」、什麼呢,佛法它教的是什麼呢?它不是去說,喔,你要抓著哪一種想法,或者說,佛法教你這樣,你就一定這樣子,照這樣就沒有錯;其實佛法不是這樣子。佛法它雖然有說,我有這個法,有這個修了,有這個什麼……,它所有東西,最後它是要教你怎麼樣?它是教你說, 你首先要把心裡的那個成見吶、偏好啦,什麼……你自己要能清乾淨。清得乾淨,你才看得清楚一切。你看得清楚一切,那麼你再來做的呢,才能真的是——這個……在這個情況裡面,能夠最好的,照顧到一整體的,呵。

那麼,這一些呢,說起來,還是很抽象,為什麼?你真正遇到生活裡,我在這個位置,你在那個位置,我有我的利益,我有……我的利害考慮,你叫我怎麼樣去——呵呵,放掉我的,或者叫你放掉你的?所以,這不是說,即使你懂了這些道理,還是生活裡沒有用的,還是生活裡沒有「淡定」的,呵。那你要怎麼樣呢?這個東西就靠說,一方面,生活裡呢,我們已經照這些原則的人呢,儘量地,遇到事情呢,你要放下自己的執著、放下自己的偏見、放下自己的偏私;然後呢,要開闊一點,去想到別人的感受、別人的考慮,啊——整體的事情。然後呢,還一個更重要的是什麼?每天呢,你要開始作一些修行。這個所謂「修行」,就是說——因為不一定天天有那些問題嘛!不是說天天都有那個問題,你要怎麼樣處理,而是——現在都沒有問題的時候,你要怎麼樣繼續,把你這個人淨化,把你的內心,使得它回到原來的純潔的樣子,呵。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佛法裡面說有功課囉!叫你說,喔、你要每天念佛啊、念觀世音菩薩啊,或者,持一個咒啊,或者常常念一個經啊,或者去拜佛啊。那麼這些方法呢,說穿了,它最終的目的是什麼?是要使你,從不斷的「做」裡面呢,慢慢你在做、做、做的中間呢,你這個,原來一大堆的想法這些呢,都鬆掉了。因為你,心力放到這一些功課上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就少去煩惱原來的那一套。那麼,靠著這樣的轉移呢,慢慢,你這個人的一切呢,都慢慢變得越來越回到本來的樣子,呵。而且,在佛法這樣來講的話,它認為所謂的「善、惡」也不是說,哪一個社會認為的善惡。因為每個社會標準、見解都不一樣,這邊可以說這樣善,那邊可以說那樣善,誰知道吶?大家爭起來,又因為這個善惡在打架囉!呵,它是認為說,能夠使你瞭解,這一切都是相對的,不再那麼執著,能夠……使你變成活活潑潑的,呵;心中是解脫的,而且因為心中沒有什麼……成見什麼呢,你自然地很安定的,呵。這個纔是真正長遠的,你能達到淡定的生活的……的方法,诶。

那,在這裡面呢,還要講一個:這樣講來講去呢,這個人其實這樣做呢,但是呢,基本上來講,還是很難出來;為什麼?因為,還是——已經這麼多年習慣的一個自我的觀念在那裡,很難從這個自我的觀念裡面出來。你說,喔,你心要開呀,你什麼的——你想來想去,總是想到跟自己有關的這一點點而已,呵。所以你要真的開呢,就是在你做這一些功課,這一些……心靈上的一種鍛鍊的時候呢,呵,你要怎麼做?你要——就是說,佛法的術語叫做「菩提心」。什麼叫「菩提心」?你要去想到說,你看實際是什麼?實際上是大家都有苦,而苦的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呵。那也不可能只有你一個人好,在這……呵呵,全世界都在……為什麼問題……傷腦筋的時候,你一個人哪有可能好,有沒有?你唯一能夠你好的時候,是你怎麼樣子使得大家都好的時候,你當然也就比較輕鬆囉,呵。

所以,在這種意義上呢,它說,喔,我們所有的問題,大家是基本上一樣的,做為一個有情是一樣的,它也不只限於人類囉!所有這些,有感情的這些動物啊、生物啊、這些……,喔,牠基本上跟你一樣。那麼呢,你希望有淡定的生活呢,牠們也希望有快樂的……的好日子過嘛!呵。所以,他這樣子的發心呢,他就想說,喔,現在呢,我來這裡說,藉著這一些方法,使我自己變得純淨呢,但是我的目標不能只是我一個——一個很淨也沒有用,其他全部要跟你吵架的,那你怎麼樣子能夠一個人得到安靜?也不可能嘛!呵。所以,就是說,希望呢,喔,所有的這些有情呢,喔,都能夠得到這個——用這樣的心來修法。所以在修的時候呢,你就想成說,喔,你的右邊是父親,左邊是母親吶;前面是跟你有關的人,或者其他有情,也不一定是這一生的,有的是過去生跟你有關的;那麼背後呢,是佛法所說的,六道的眾生啊,呵,這些,你不一定看得到的,地獄的、餓鬼的、畜牲啊、人啊、 阿修羅、天啊;這一些都一起在這樣修,呵。那麼,這樣修呢,你會說,這樣是不是只是你個人的想像呢?又有什麼用呢?但是呢,你要想到說,在我們人,起任何分別作用之前的話,其實我們的經驗呢,一切都是整體的;在這個整體裡呢,不但是有情啊,連無情也都是跟我們的經驗,在我們經驗裡,是整個是一體的,並不是真的能分的。是我們起了念頭以後才說,喔,這是我、這是你、這是有情、這是無情啊!在你能夠起那些分別之前,原來一切是不可分吶!

那,這個不可分呢,也不是一個空洞的理論,是為什麼?因為真正的深入作了這些修行的事以後呢,他心中自己的這一些見解慢慢鬆、鬆、鬆以後呢,他會有一些經驗吶。這些經驗呢,比方說,喔,靠祈禱的力量呢,诶,坐這兒,在遠隔著太平洋的人,只要一個、一個電郵,或者一個電話來,喔,說有什麼事,或有事情的人,給他祈禱呢,咦!他那邊會覺得說情況改善囉!馬上覺得有力量來幫助他囉!什麼……。喔,這怎麼一回事?這個呢,你若用我們有限的感官的來講,沒有辦法解釋啊。他連無線電都沒有,不要說有個什麼線路去接囉!但是呢,從這個,我們剛剛講的這種說,如果你完全沒有起任何分別以前呢,整個他本來自然是一體的。你要是這樣去理解呢,就一點也不稀奇呀!是我們用肉眼去判斷以後,去量了以後才說,喔,那你是離我十萬八千里啊!但是,在起任何這些分別之前呢,其實是一體的話,那,這裡心念,那裡能夠得到結果,有什麼稀奇?它其實是真的是通的。問題是,你被你的成見擋住,以為是不通而已呀。你要修到你這些成見都沒有的時候,所以,這些祈禱能夠幫助的事情都出來了,呵。

那,所以呢,就「淡定的生活」這個來講呢,我的建議是說,如果你要想真正在這麼困難的世間、這麼複雜的人生裡面呢,又不曉得會遇到什麼事的人生裡,要能夠心裡有個平安,呵,能夠面對一切,而且還是積極的,不會恐懼、不會……不會說沮喪,呵。那麼呢,真正要達到這個呢,真正需要的是,一方面在生活裡呢,朝著這個說,一切本來是一體的,為一切去想的這方面去,來處理事情,來看你的人生該怎麼做;而另一邊呢,是每天在那裡練習一些這些……,呵,佛課啊,就說,它使你越來越淨化的、純潔的,這方面去努力呢;那麼,這兩樣配合起來,你才有可能,慢慢嚐到,什麼樣的,算是淡定的生活的滋味,呵。不然的話,其實是很難的,因為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怎麼樣子,你完全沒有經過這樣子的,呵,自己鍛鍊、培養的話,真正面臨的時候,是很不容易的,呵,嗯。

那,我的演講呢,也、也都是,不是說,雖然給了我一個題目,我也會想一想、想一想,可是我也從來不去——作什麼稿子啊,要先寫好什麼。都……當場,我面對這個問題呢,我就等於說,現場作一次思考,並且,同時就把我的思考的內容呢,跟大家分享,這樣子,呵。那麼,這樣子也是告訴你說,你看,你說修行,你說,原來的東西,你不要抓、抓、抓,並不是變成一個不能做事的人,而是你遇到,隨時遇到一個事情的時候,你當場你有多少,你就用那多少來處理它。其實人生只是這樣子而已,呵,呵。我雖然來跟你講的就是,我一生在這方面努力的結果,喔,我遇到這個問題,我只能做這麼多;你想你是不是也會這樣子?所以,你需要做的是你平時自己去培養,到時候你遇到你的事情,你有多少,你只能用那多少來處理呀!呵。但是因為,我心中沒有先有一些成見說,非要背什麼、非要講什麼,你看我今天講,雖然平常都用佛法講,我儘量沒有用到任何——幾乎沒有用到佛法的名詞,呵。我要能夠說,隨時……對沒有學過佛的人,我也還是要能夠溝通啊!呵。那麼就因為呢,我好像沒有準備這樣子,心裡沒有成見呢,我遇到這些事情,我都可以很輕鬆的。我來到這裡,你看,我也不會說緊張啊,說不知道要該怎麼講啊、什麼;我只要把我心裡的話講出來就好了。

這個也是在教你說,真的過淡定的生活的時候,是怎麼樣子過。你不要擔心說,喔, 我這樣一直——你叫我放、放、放,我是不是到時候不會做?不會的。你活活潑潑一個人,你怎麼會不知道怎麼做?反倒你越是心中輕鬆,喔,你是很踏實的——我平時已經有修了,心裡夠、夠有對這方面有瞭解了,那麼你到時候講的,就是,誰聽了都知道說,喔,只是心裡的話,呵。那麼,反而這樣子,我覺得更容易跟人家溝通,可以把你真的經驗呢,幫助到別人,诶。那,這個題目我想到這麼多,我就講這麼多,呵。那麼,再來呢,你們如果有其他的問題呢,歡迎你來問我,喔,嗯。

 

吉祥圓滿

 

二○一二年七月廿九日
養和齋    於加州


 

[Home][Back to list][Related work:〈淡定的生活〉講後答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