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修六度  

 

簡繁轉換 - 繁體

開示與校訂:林鈺堂上師
錄音與筆錄:弟子疾呼
二○一二年六月十八日 講於昆明君樂酒店

MP3 A B

現在要講那個——題目是說「怎樣在日常生活裡修六度」。所謂「六度」呢,是大乘一個重要的修法;主要修行的——就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這樣子,呵。那麼,它這個——有這個次第,當然是有道理的囉,就是我也寫過一個——喔,〈無限的六度〉哇,這類的文章、演講稿啊,什麼都有。它這個——那裡面都有提到囉。一般這個次第是因為——你先要——放不下嘛,世間的人放不下;那麼,現在跟你講一切無常囉,不要有我執囉。那麼,你要怎麼樣去達到這個——又符合無常、又能夠把我執放開呢?你先要從布施這一方面來做。「布施」就是說,你平常有什麼東西只想給自己呀,捨不得拿出去呀;或者留好的給自己,不好的給別人呀;這一類的呢,慢慢藉這個——遇到人家有需要,願意幫助他,或者經常地在做哪一方面的善事。藉著這一些呢,慢慢練習,使得這個本來放不下的,放得下。因為這個在我們人來講,這些現實的利益是最難放的嘛;你反過來——不是利益自己,利益別人;這樣慢慢改你的心態囉,呵。

那麼,你這一方面,能夠做得來了,那麼,等於說已經在心態上有過一些修煉以後呢,你就比較有那種精神上的力量,能夠說,哦——持戒。所謂「持戒」,就是說,佛法有些教導說,哦,什麼行為、什麼樣的話——可以做、不可以做;該做、不該做,有這些教導。那麼,這些教導呢,主要就是說,頭一個目標,就是說保護你嘛。因為比方說,你老是打麻將,你就沒有時間、沒有精力在做修行囉,而且打麻將浪費了時間、浪費了錢,身體又搞壞了。那麼,這一些不好——你要能夠避免。所以,它就跟你一個戒說:「喔,沒有意義的東西,你不要去碰囉;不好的朋友,你不要再在一起囉。」你先有那種布施方面的訓練呢,你才有那個力量;現在遇到人家來找你打麻將,你可以說:「喔,我真的不去囉。」能夠不管說以後他對我怎麼樣囉。這種也是要一種——心理上的一種力量,你才能拒絕嘛;你纔能夠,自己也想打,可是,想一想,還是肯放掉。這個都要心理上有什麼力量——精神上的力量。

那麼,持戒完了,為什麼說是忍辱?所謂「忍辱」是說,你現在人在世間囉,你以為都講道理嗎?人家有權、有地位、什麼,就可以壓你呃;不講理,你也沒辦法。那麼,這只是世間的問題囉。你現在說你要修行囉,修行上呢,也是——哦,這個人不同意呀、那個人認為你應該要多顧家庭啊;種種的阻障囉、種種的批評啊,說:「你們放生幹什麼咧?每天殺了這麼多,你們放得完嗎?錢還要留著,家裡需要啊、什麼。」很多、很多問題,你要修的時候,很多、很多問題。那麼,他不能了解你這樣修的道理的話,當然你會受到很多苦,人家的那個責難啊、阻障啊。那麼,這個時候呢,你如果用打架的,你不但沒有解決問題;用爭吵的,你不但沒有使他相信呢,反而就是更多問題出來了。所以,就是要忍讓囉、要容忍囉,這一方面,呵。

那,這樣一步、一步修下去呢,它下面說,喔,你要精進。「精進」就是說,我聽你講,念佛、拜佛好啊,我願意做哇;做了兩天,有事情就放下囉;或者就忘記囉、懶得做囉、什麼。那,這個當然——你這樣摸一下而已,不會有結果的。需要說,每天維持一個一定時間,經常地做。那麼,做得越來越多、做得越來越熟;那麼,這方面做多了,心中的煩惱自然減少,世間的事就少去惹了。那麼,你身心都漸漸地清淨啊、覺得充實啊、安定啊,這樣子。

那麼,到這個以後呢,才有可能慢慢去談到說,怎麼樣習定囉。你沒有這些準備的話,你心是一團糟的,你去那裡坐,坐再久,也是還在想那些事情,也沒有用的,呵。那麼,等習定習得好了,能夠說,心裡自然的——沒有什麼念頭會起來;那麼輕鬆的時候呢,哦,本來有的智慧,就有可能出現。而且佛法講的道理,也比較容易了解,這樣子。

那麼,這些是一步、一步修,有這個道理。另一邊來講呢,就是說,我們從果位來看,就是說,你如果是——喔,講這個佛法最後的道理來講,它是說,嗯,本來一切是沒有分別,本來自然是——一切是沒有任何界限;然後,自然是一體的。那麼,這個所謂「一體」,就是說,任何你可以觀察到的東西呢,它是——它也影響你,你也影響它;你也可以有什麼作為,它的變化也會影響你,你的作為也會多多少少影響它,這樣子。大家都這樣——互相是因緣吶,這樣的一個情況裡面。那麼,在這樣的情況裡面的話,那麼,從這一邊來講的話,修布施的話,就變成說,原來抓著說有這些分別,所以呢,也不顧說整體的結果呢;那麼,比方說,要囤貨囉,等那個價格高的時候再放,不管你們需要、不需要,喔,我要做這樣的事情。那麼,他現在了解說,彼此互相的;那麼,沒有辦法一個人好啊,都要彼此好,才好。所以,他轉為說,喔,要怎麼樣互相幫助、促進這個整體的和諧、整體的好。那麼,從這樣的心態來呢,這個——做這個布施,是很自然的事情,因為他的眼界不再是個人的問題了。剛剛我們那個講次第的時候,還是從個人來講嘛;我個人以前這樣子,現在佛法教導我這些道理,說無常啊、什麼,要放掉執著啊;我為了多做這個呢,我來學布施。現在是另一種眼界說,從整體來看——整體來看的話,整體好,我們這裡面才會好。所以呢,布施就比那個還要容易了。就是說,這樣子做,是合乎整體的利益。整體好呢,我不用想,自然會比較得到好處;這個社會安呢,我出去走路才不會有事嘛。你這個社會都是搶的、都是亂的,你出去就容易有事了;這樣子的想法來做布施囉。
那麼,持戒也是這樣講。不再是說,我這個人,我是多清淨啊,或者我什麼。這個裡面都還有一個說——「我執」嘛。這從整體看的話,持戒是應該的;因為這樣子呢,減少事端囉、整體和諧囉、什麼,有沒有?就是說,從整體的看,你看——你守戒也不再那麼困難了,不再是說,我個人勉強怎麼樣;而是說,我的眼光、心胸就是這麼大了。所以,守戒說——壞事不要做啊、好事要做啊;為什麼?這樣子做呢,整體的利益——個人在那個覺醒的道上,也容易囉;符合這一切。所以,我這樣做起來,哎,像——比起以前來,是不是容易了?就是說,眼光能這樣看的話。

忍辱呢,也是容易了。這個——本來就是世界這麼大,何必在這一小點上爭呢?讓也讓不了多少;一切無常,因緣轉變,等一下會變成怎麼樣,也不知道。真的爭到就是贏嗎?誰都不知道的;結局如何,沒有人知道。所以,就這樣——一點一滴、一點一滴的。這樣呢,你換了整體的話呢,精進也變容易了;因為你不再是說,這只是我個人怎麼樣了;我這一些修法是為一切眾生的。那麼,一切眾生——我天天看到報紙上寫啊——這麼多痛苦,電視裡面這麼多悲慘的畫面。那麼,我們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遇到,所以我現在這個精進呢,就是因為深切了解世間有苦,佛法是最後可以幫助我們的,所以我們不斷努力。因為這個苦是無盡,我們不斷努力,才有辦法自己慢慢的覺悟、提昇,而且漸漸把自己的經驗呢,告訴別人。你沒有經驗,你怎麼樣去勸別人真的相信你呃?你都不曉得是真東西,你怎麼樣說:「哦,我相信、我相信。這個真好,我做過,所以我知道它好處。」?你沒有經驗,你沒有辦法勸導別人的。所以,這一些你看,一從——一有這個大的眼光看呢,那麼,就都是非常容易,呵。後面的這個習定囉、智慧囉,這些——也都容易趨入了。

那麼,最後再來講一個,就是說,我們怎麼講呢,都是——還是一個凡夫,想要得到佛的境界的,這種心態在學。眼光說是大了,其實也是想得大,心胸也都還是很有限的。然後再來,多講一個,可能以前——有沒有講到,我都不記得了。就是說,從佛那邊來看;剛剛那個說,無限一體那個——已經是佛的看法。但是,你要從「已經是佛那邊來看」的話,那麼,這樣子的時候,你說日常生活裡面修六度,那就又是更容易了。為什麼?因為從佛那邊來看,這些我們以為是事的,都不是事了,他太大了,呵。在他來看,整個是一體的。所以呢,這些你說佈施的,什麼,你平常是因為還有執著說,這些東西——分別啊,是誰的、是誰的,在那裡心裡放不下。在他那裡看,已經都沒有這些分別了。所謂「布施」,也沒有布施、不布施的問題了,只是怎麼樣是最好的應用而已。當然他也不是說,會去搶別人的說:「這個不是你的,所以是我——可以隨便用。」不是這樣呃,但是,就是說,他心裡面遇到什麼東西,他不再是在想說,這個是我的、那個是你的;而是說,怎麼樣才是最好的利用這些因緣。

那麼,持戒、忍辱,什麼、什麼,就是說,從那麼大的來看的時候,也不會在斤斤計較說,這個戒條是這樣,這一點、那一點,在小地方在計較;不是這樣的。而是說,怎麼樣子,合乎那個精神——我們主要精神是幫大家都得覺悟;怎麼樣做,合乎這個精神?都是很活的啦;你知道嗎?可以調整的,不必那麼斤斤計較於一些小事情上面。那,忍辱的,都沒那個問題囉。你是心不夠大,所以這些都要忍耐;心大的話,都不是事情。值不值得去跟你介入、在那裡而已;除了能幫你開悟、幫助你佛道上進步以外,根本就不值得跟你在那裡糾纏嘛——就是這樣的意思。

所以,就是說,在日常裡修六度呢,如果你整個這些道理都懂的話,其實重點還不是在於說,你——一點一滴說,喔,當然你開始修的人得這樣囉,你這個——不要說,等我什麼時候——才肯布施。那,你這個永遠做不到的,永遠沒有那一天的。你總是量力而為嘛,現在能做、做多少,這是日常生活裡實修是這樣,一點一滴慢慢累積出來,你在這方面的成長呃。但是,你如果真的眼光那麼大的、圓融的看的話,那麼,你這個修呢,是活的囉。就不是說,一定計較說,「哪裡,我非要怎麼樣有個表現、什麼。」都不是這樣了,而是說,你的心態是不是真的為一切眾生,很大的去看;然後呢,看說眼前的因緣裡面,我能做什麼,來使這個因緣更朝向使眾生離苦得樂、朝向佛法,這方面去努力;這樣就對囉。

好囉,這個講的是抽象啦;本來就是一個抽象題目,怎麼樣用到生活裡呢?這些話,你回去想一想、想一想。我希望你得到最大的利益,就是說,學習那些比較心眼開的了。因為我們學佛,你如果不是說想為一切眾生,不是說看見世間苦,希望減世間苦的話,搞來搞去,還是搞個人;那麼,也很難解脫,因為太有限了。你不管怎麼努力,做的東西——很少。但是,你心那麼大的話,你隨時說我做一切是為一切眾生的話,你這樣的心,跟實際上本來無限一體又合在一起,又跟佛、菩薩的那種不斷要救眾生的願力都在一起,就很快、很快,會有種種的感應、會有不可思議的結果。就抓緊這一點,那麼,認真地每天做你的功課;在日常生活裡呢,能夠怎麼修這六度呢,多多少少往這方面做;那麼,可以看到結果的。但是,日常生活裡也不見得任何時候,都有機會去修六度囉;所以,最重要每天的——能抓多少時間做些功課,那是最基本。這個要是維持久了,這個人一生就會改變。好,就講這樣子。

吉祥圓滿

二○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
佛安居     於古晉


 

[Home][Back to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