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做為一種生活方式

簡繁轉換 - 繁體

林鈺堂上師之英語演講
二〇一〇年十月十六日
於波蘭.華沙.亞太博物館亞洲畫廊

林上師審訂
弟子疾呼筆錄
弟子虛明用波蘭語傳譯
弟子善修中譯


我將站起來講,這樣後面的人可以看到我。

今天的題目是「佛法做為一種生活方式」。佛法不只是知識,因為不管我們做什麽,如果它與我們的生活無關,那是沒用的。但是,為什麽我們選擇佛法來指導我們的人生呢?所以我將一步一步來解說。首要的是,佛法的基本態度是檢視人生本身,而不是說這是某位聖人或某位權威要求你去做的什麽事情。因此,首先,這個態度是非常務實的;它要求你:每一個人看人生,如果你發現這是關於人生的真理,那麼你就依循這個真理。因為它是關於真理的,所以沒有人可以壟斷。所以佛法說每一個人都可以發現真理,即使他們不知道佛法。而且,佛陀試圖教導的,其實是超越語言的。那就是為什麽當他剛證悟的時候,他在寂止中待了七天的道理。並且,後來,即使當他試圖給人們講解的時候,他不得不選擇那些已經能接受教導的人。為什麽?因為如果你是一切基於現實,這現實是你不能強迫別人去理解。所以佛法總是和平且包容的。為什麽?你必須等到別人準備好了來學習真理。因此你看,因為佛法是基於現實的,如果每個人都充分地了解現實,世界將會是和平的。沒有和平我們沒辦法好好生活。所以,這是我們必須選擇佛法做為我們的生活方式的第一個理由。

而第二個理由是,當你觀生活如其所是,首先你發現人生充滿了苦難。為什麽人生充滿了苦難?因為每一件事情都在變化中,沒有人可以說,噢,我喜歡這個,所以我要保持它;也沒有人可以說,噢,我不喜歡它,所以我能避開它。並且如果你觀察生活足夠長久,你將會看到,不如意的事情、疾病、年老和死亡都是不可避免的。又如果你觀察生活足夠寬廣,你會認識到所有的人都是同樣的,且不只是人類,所有的眾生都經歷類似的情境。又當你能夠像這樣看得足夠遠和足夠寬,那麽你不再能駐留在,你的心不可能變成局限在,只是你那小小、小小,微渺的圈子裡。還有當一個人能夠總是想到全體,並且感受到全體,那麽他會做的,將對全體都是有利益的。而當你是這樣的開放,你可以理解每一個人,為每一個人着想,然後你所做的將會是對每一個人都好的,而且也沒有人能夠僅僅是為他自己工作而快樂的。因此,如果你學習佛法的(生活)方式,你會過一種快樂的人生,你將生活在平和中,你與你周圍的每一個人都會是融洽的,並且,你能夠通過你的耐心及和諧的方式幫助他們,而這是我們選擇佛法做為我們的生活方式的基本理由。

並且更進一步,佛陀所教導我們的是一切都在變。一方面,當一切在變化,當然,我們所喜好的、我們所要的遲早會失去。然而,另一方面,因為一切都會變,所以我們的苦難也能朝較好的情況轉變。我們怎樣才可以由變化而從我們的苦難中逃脫呢?它就是只要根據事物在變化這樣的實際情況來行動,因此我們必須順應變化。因為當事物在變化中,如果我們心中有執著——我們不要它,我們憤怒,我們不高興,那麽我們的心態會使情況更糟糕。但是如果你經由採用佛法的修行,而漸漸能夠放下你的執著,然後,一方面,你不再感到那麼糟糕;另一方面,你會認識到世界是這麽開放,你是這麽微渺,你的問題不是那麽重要。

而為什麽佛法修行可以幫助我們學會放下?它是因為所有佛法修行的基本原理都是通過簡單行為的一再重複讓我們變得更清淨。我們有許多擔憂,因為我們習慣於為我們自己着想,在小圈子裡考慮,而不停地擔憂。並且,擔憂的持續不只是一個精神上的問題,因為它帶來緊張,所以你的身體也變得緊張和糾結。而因為身體是在緊張中,所以,一方面,在你活著的時候你因此而有很多疾病。另外,當死亡來臨,在死亡的過程中,你的身體不能放鬆,因此你也會經歷許多磨難。而為了扭轉這個過程,從很繃緊的狀態,生理上的,到變得輕鬆,你必須通過心理部分來做。但是,要怎樣在心裡面扭轉這個過程呢?因為你已習慣於擔憂,你怎能從擔憂中逃脫出來呢?即使當你說,「我不要想它」,實際上你還是在想它。因此,如果你用通常的方法,你將永遠停留在圈內,你沒辦法逃脫。但要在心中逃脫,只有心理上的行為可以幫助你做到。所以,佛法的解決辦法是,給你某個清淨的東西——那意味著沒有世間的關聯,然後要你重複這個;例如,你持續念一尊佛的名號:阿彌陀佛。起初,你的擔憂就像一家銀行,你已經存了很多錢在裡面,現在,這個「阿彌陀佛」就像一家新的銀行,而通過所有這些重複持念,你從那裡(這個擔憂的老銀行)撤出。而這個擔憂將會變得鬆掉的唯一方法並不是去注意它,而是要注意這一個新的。並且當你將這個已做得足夠,然後突然之間,那邊就空了。

又,也是類似的,如禮拜修法,當你開始做的時候,你是一個在你的腦袋中裝了許多擔憂的人,但通過持續及日常重複地做,漸漸地你沒有事在心中,而只在清淨的禮拜的行為上。並且,對於人們的日常生活,這兩種修法,這簡單的重複持念和禮拜,對於身體和心靈都是好的,而且它不會給你帶來問題——你只是在做你自己日常的修習。而當你做得夠長久,你將認識到其中的利益。而我在說所有這些,不是因為我讀到過它,而是因為我做過所有這些。當我開始學佛的時候,因為我是一個學者,所以我已讀了大約三年,很多很多類佛書,但是我認識到通過閱讀,我無法找到教法的真正意旨,我心中還是沒有真正的平和。所以經過我的研究,我為自己決定了持念「阿彌陀佛」的修法。那,起初,我每天念一萬遍,而對於一個初修者,那意味著一天大約要八小時。那,我這麽認真地做了三個月,我開始感到這兩邊鬆了,肩膀,只是外邊。而且當我在生活中遇到狀況,我意識到我在心中有更加穩定及平和。而因為這些我漸漸越來越多地認識到的真正的利益,在我剛從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後,第二天我就把我的生命全部投入到了佛法中。那,從我開始研究佛法,到現在已超過三十年,當然,你知道,我已經過許多身心鬆開的內在體驗。這就是為什麽,你知道,我可以給你保證這是可靠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而我甚至還得到善緣來華沙和你們見面。

所以我想,你知道,基本上今晚講這樣就夠了,然後我歡迎大家提出佛法修行方面的問題。另外,我還要再補充一點,因為現在我想到了一件事情。不僅是佛法的修行是基於重複清淨行為的原理,在俄羅斯東正教的傳統中,他們也有甚至在閉關時做的持念的修法;那是向耶穌祈禱的持念,我想。它呼喚道:「主耶穌基督,上帝之子,請憐憫我,一個罪人。」那,因為佛法了解如何用不同的方法去幫助不同層面的人們,我甚至就此寫了一篇短文,鼓勵基督徒採用他們自己的持念修法。還有,你知道,在精神上的實際,重點在於純潔,純潔的程度;它不是一種人為製造的不同宗教的事。例如,當我開始研究佛法時,我也去教堂讀聖經。但那個時候,我從沒有在我的夢中見到耶穌。但是,在我念「阿彌陀佛」超過四百萬遍以後,一次在一個夢中,我見到了耶穌。所以你看,它不是看你修什麽,只要你的純潔提升,你甚至接觸到那被認為是其他宗教的。那,在夢中,耶穌是,當然,比我高,而且他有長長的頭髮。他穿了一件白色的長長的外衣,長袍,但是衣服不平滑,我可以看到紋理(長髮到這兒——肩膀)。而在夢中,他還給了我一件同樣布料的外衣,但沒有那麽長,它是短的。而令人驚奇的是,他給我的外衣的襯裡,上面寫著中文佛經的經文。所以,不要抓住我們人為製造的世俗的分別;增進你自己精神上的純潔。

還有,佛法中的根本教示是說,本來一切事物是清淨的,所以,一方面,你不必受苦於原罪的觀念;而另一方面,所有你必須做的只是忘卻世俗的一切而回到你的本來清淨。那,因為它是你的本來清淨,因此,在你回到它以後,你不必擔心你必須做任何努力來保持它。而且,當你能夠真正地放下所有你的想法——通過人類社會而學來的種種觀念,就有可能經驗佛陀所經驗的。而佛陀所經驗的,但很難用語言來說以幫助人們懂得的是,實際上一切都是一體相關的。如果你採用佛法修行且虔心去做,多年以後,逐漸地你會感受到這個。並且,這不僅是一種個人經驗,它可以有實際的作用。在你有這樣的經驗以後,你的祈禱能夠實際地立刻幫助到人們。例如,我們做頗瓦超渡亡者,那,我們是義務地做這個,而波蘭有許多人知道我的服務。那,不時地,我會收到他們的回覆,他們說在他們請我祈禱以後,他們感受到輕鬆,或者他們有奇妙的經驗,如聞到點香的味道。或者,當人們有重大的問題、緊急情況、疾病,他們打電話或寫電子郵件給我,只需要讓我知道名字,或說什麽人,我知道什麽人,甚至沒有名字,請求祈禱,而常常,立刻他們感受到祈禱的效果;而這些人是我完全不認識的人,並且他們遠在海外。而且有時雖然我沒有收到,比如,電子郵件我沒有檢查,但當他們一發出郵件,他們就得到輕鬆解脫。這不意味著我是特別的,這僅僅因為精神的實際是像這樣的——它是全部相連的。另外,當你做服務時,沒有考慮你自己,那麽一切諸佛都可以來幫助,所以,它是一切諸佛的工作。但,一切諸佛是誰?就是一切眾生。因此,你們都有這個潛能;你只需知道這個原理,知道這個簡單的修法,並且把自己投入其中,然後,有一天,你說不定也能夠做這個。你能夠失去你自己的這一天,你將做這個,你將能夠做這個。謝謝!

有任何問題嗎?

問題一:您博士學位的課題是什麽?

答:邏輯和科學方法論——也就是數理邏輯。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這課題是叫做「自由的邏輯」的東西,它是一種論辯的方式,自由的邏輯。即使我研究的邏輯也與解脫有關。

問題二:如果你試圖為某人祈福,如果你不是完全清淨或證悟的,你會使你自己受到傷害或者你可能傷害到這另一個人嗎?

答:這裡的竅訣是你必須是無私的,因此當你祈禱的時候,你不要說:我為你祈禱。你要做的是,你說:某人有這個問題,而我們不知道如何幫助他們,但是,佛陀啊,請予救助。你是一個清淨的橋樑;你只有這個為他們祈禱的職能。並且你甚至不說什麽是比較好的,我祈禱什麽,你只說:問題是這樣的,這是由你主宰的。那麼就沒有你自己的偏見,一切只是佛陀所想之最好的。

問題三:一位西藏的喇嘛,諾布仁波切,說在基督教和天主教裡,有一種可能達到這樣一種高的境界,如同凈土或者天堂,那時你不用再轉世進入輪迴。您對此要說什麽?

答:那將是,按照基督教的教示,將只是天堂。但問題是,因為他們認為一切來自於一個因素,一個——從上帝,但佛法的觀念是:一切都是有條件的,沒有一個因素是主宰的。因此,一方面你說,你知道,是一個因素決定一切;另一個看法是,實際上是,每一件事物是這樣地複雜,並且牽涉到這麽多的因素。所以,每一件事物都與全局有關。所以,最終問題是,到底上帝是在真理之上,還是真理在上帝之上?作為一個佛教徒,當然,我想,你知道,我們遵循真理。但一次在一個夢中,綠度母告訴我一些事情。她說,不僅是眾生受到傷害,耶穌也受到傷害。因此我就此尋思,這是什麽意思?然後我明白了:如果上帝是萬能的,為什麽他不能只是說赦免所有的罪?為什麽他必須做出一個犧牲來贖罪?並且甚至犧牲他的兒子,也就等於犧牲他自己?通過這個救贖,他是在說即使上帝也必須遵循因果法則。他不能只是說,「赦免你」,然後你就無罪了。因此如果我們懂得這個,如果有一天我們要統合所有的宗教,我們說宗教必須基於真理,因果法則。

問題四:它是否表示不傷害?

答:當她說傷害眾生也傷害耶穌,表示耶穌在遵循因果法則上也是平等的。耶穌與所有眾生是平等的,必須受難。

問題五:她是問,這個真理是否表示不要傷害?

答:一旦你領悟這個真理,你認識到一切是相關聯的。你會傷害你自己嗎?因此你不會強迫任何事情,你只有,以耐心、以包容,嘗試着逐漸引導他們如何過一個更快樂的人生。而且,遵循佛陀教示的另一方面是,因為它是:一切都是無常的,所以我沒有任何準備就來了。所以你所聽到的是從我心裡發出的話,而不是從我的記憶,並且我講的時候,我沒有一個計畫;我想到什麽事情,我就告訴你什麽是重要的。所以,像這樣生活是可能的;不要以為你總是必須計畫每一件事,你可以生活得如此自由。

問題六:如果我們不能善巧地生活,那意味著不傷害其他人,我們是否應該仍然繼續不善巧地生活但卻懷著良好的意願?

答:還要懺悔,並試著學習下一次如何做得更好。

問題七:您能否說一些事情關於,因為這是十六世噶瑪巴的周年紀念日,您與這位喇嘛親近的經驗是什麽?

答:當我作為一個研究生在美國的時候,十六世噶瑪巴第一次去美國,我看到了海報,但我沒去,因為我不懂密宗。但第二次,因為在我修習念「阿彌陀佛」後,我有機會追隨陳上師,所以,通過陳上師我知道噶瑪巴的重要性。而且那一次,噶瑪巴在舊金山舉行了黑冠典禮,在一個大賓館的禮堂裡。參加者,我想,超過一千個人,而陳上師慈悲地帶上了我和我的太太,還有我的長子,那時還是個小男孩,我們都一起去領受加持。那,在典禮開始之前,陳上師教了我這個咒「噶瑪巴千諾」,並且還告訴我,當噶瑪巴開始戴上黑寶冠的時候,我們應該起立,因為那個時候,最初的第一世噶瑪巴實際上到了——我們必須站起來致敬。那,當噶瑪巴一戴上黑寶冠,我立即感到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在我的身體裡,而我的血液就像這樣地循環,而我並不是一個試圖在人群中顯得特出的人,你知道,但是這股力量使我喊出:「噶瑪巴千諾、噶瑪巴千諾、噶瑪巴千諾」。但當黑寶冠一被拿下,那也就是念一百零八遍「嗡媽尼悲咪吽」——的持續時間,這股力量就消失了。因此,那是來自噶瑪巴的加持。但我想,你知道,沒有其他人告訴我他們有這樣的情況,而那是因為在那個時候,我已念「阿彌陀佛」超過四百萬遍。所以,為了領得加持,你必須首先是清淨的。因此,要致力於你自己的淨化和救贖。

問題八:「是不分宗派的」是什麽意思?

答:如果你遵循真理,那麽真理是:一切是相關的,而不同種類的人們當然只能走在不同的路上,因此為什麽你要說只有這條路或那條路?一方面,一切是相關的;另一方面,每個人是不同的,所以,當然,他們能走在不同的路上。那,為什麽你要說只有這個或那個是好的?如果你那樣想,那只是因為你還沒有張開你的眼睛。

問題九:人們是否可以請您對著逝去的人的照片祈禱超渡?

答:當然,當然。而且,你可以寫下你想到的亡者的名字,把它們交給我,而我會為他們所有的做頗瓦超渡。另外,讓大家知道我們的網站,以便他們能在那裡找到很多東西。我們還有波蘭語的網站,讓他們通過你而得知。

吉祥圓滿


二〇一〇年十月二十八日
養和齋                    於加州

中譯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廿九日
靜純廬                    於上海


[Home][Back to list][Buddhism as a Way of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