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要義

MP3

簡繁轉換 - 繁體

開示及校訂:林鈺堂上師
錄音及筆錄:弟子疾呼
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九日講於北京


這一回喔,我——出來喔,我心裡想的就是,其實只是幾句話。因為等於自己覺得說,哦,我有抓到說,修行的一個要點,所以想跟大家提醒這個。那麼,這回正好那個什麼,喔——怡保那邊的弟子羅文英吶,他提一些題目,裡面一個他說,〈修行的意義〉。所以我跟它改一下,我說,我講〈修行的要義〉,重要的意義,這樣子。那,這一點是哪一點呢?就是說,我們修行呢,當然說,哦,你就是要從「我執」什麼出來囉,呵,你就是要為一切眾生囉。所以呢,你就是不要顧自己,要顧大家,基本上心態是這樣的,是要顧大家去的。可是問題是在說,你有多少精力去管這個、管那個?不要說大家了,你連家裡都顧不來,有沒有?如果照你那樣講,到底要怎樣修?等於正好是一個大矛盾嘛。一邊是講說你不要管自己,你都去為大家;另一邊實際上是,你要是,不用說為大家,為幾個你都管不完,你要怎麼辦,呵?

那,所以呢,我發現說,修來修去,結果怎麼樣子呢?就是說,大家——就是學到了一套說,哦,佛法教我們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然後呢,拿這一套呢,在檢討別人,你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但是檢討別人有什麼用咧?幾個會要聽你講咧?只是大家在哪裡爭說我比較對,還是你比較對。或者甚至說,哦,你這個人變成人事、人間的爭執而已。那,這樣的話,你有,一生能有多少時間去修到什麼結果?

那,我這回主要想要跟大家提的,雖然只是幾句話,我是覺得非常重要,是什麼?就是說,我們應該去看,看什麼?不要東找西找,要看釋迦牟尼佛,他當年他是怎麼樣子成佛?他成佛,他不是去哪裡說,哦,他本來是太子啊,他沒有說,喔——我們全國現在開始要做什麼,他沒有說。他甚至連家裡的都沒有去管,為什麼?他當然是說,喔——生老病死的問題啊,大家都有,我要去找一個解脫的路。那,這個路呢,先要自己找到怎麼解脫,才有可能幫別人。不然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解脫,你幫誰去?所以,他其實,他真正在開始修,他是怎麼樣?他這個也不管,那個也不管,忽然就不管了,說走就走。人家不讓他走,他偷走、逃走。

那麼他走了以後呢,他說,哦,最後,喔——苦修啊,後來怎麼樣?我們現在也不去談說怎麼樣才是中道,什麼中,不是這個重點,而是在說,所謂成佛那一刻到底怎麼樣。成佛那一刻,全印度在他的時代來講,全印度還是跟以前一樣啊,前一秒鐘、後一秒還是那個樣子啊。可是這個人,他說——解脫囉,他正覺囉,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這表示說,他所做的事情是什麼?他是把自己裡面錯誤的、執著的,清光、清乾淨。清乾淨以後他也不是說,哦,我現在知道怎麼樣,我要來革命了。你們這個全錯,我們要來,有政黨,要有軍隊,要有什麼搞。他也不是這樣子啊,他只是,喔,覺得哪些人可能了解這個。喔,他也特別跑到那些以前跟他一起修過的人那裡去,喔,覺得這些人可能可以講了。哦,他只是要把說,道理是什麼,講給人家聽而已。

唉,但是呢,因為他是從「我執」這些什麼完全出來了,你看他做起來的事情,從那時候的社會來看,真的是一個大革命啊。人家印度是那個種姓制度,呵,貴族啊,武士啊,商人啦,那個奴隸呀,分得清清楚楚的,呵。唉,他說你只要了解這個道理,是平等的,他也不用特別去強調我要推翻你什麼,但是你要跟我來學這個解脫呢,欸,解脫的話,其實這些是一時一地的偏見,他完全等於把它推翻掉一樣。但是他也不是說,我一定要你們都跟我一樣,沒有啊,他只是把道理講出來,道理講出來以後呢,哦,那些人覺得,哦,你這個真的是解脫的路,我願意跟你。喔,你既然跟我來要解脫呢,哦,就等於大革命了。以前誰貴、誰踐、誰什麼,都不算。哪一個先看懂這個道理,那個就是年長的,在這個僧團裡,他就是前輩。

所以,這一些看法呢,非常重要,為什麼?因為我們很多——你說他在修行,他抓不到這個重點,老是在那裡,什麼事都是誰怎麼樣、誰怎麼樣、誰怎麼樣、誰怎麼樣,你一生有多少時間,這樣子可以解脫啊?不可能呃,不可能!然後,我們也不可能說,哦,世界要改變了,我才能成佛。那、那等到哪一天吶?它世界演變是眾生的種種複雜因緣在那裡自己互相作用的,誰也不能控制。如果說要等到那個的話,那我們這個簡直學佛的路等於騙人了嘛,根本不可能嘛。那,為什麼這個真的是一個可靠的路?就是說,你要學,你在修行上的話,最重要地方是什麼?就是說,喔,這個呢,道理是怎麼樣?那麼呢,我真正能夠設法去改,只有這一個。這個抓到,你才能著力啊。不然你——我去哪裡講誰,什麼,都沒有用,不管跟你多親、多什麼,每個人見解那麼不一樣,你怎麼能叫他說一定跟你一樣。所以,比方說你家裡的人沒有擋你,你都要感謝了,有沒有?種種的那個情況,何況說幫助你的話,更要感謝。因為這個已經很不容易了,因為這些往解脫路走的時候,等於說,平常都是以自家為重的,已經說捨開了,已經——心已經開了,往外面去,可以去做一些不是對這個家眼前最有利的事情。

那,但是我們時間要珍惜,就是說,你精力呢,要用在改自己,然後遇到環境上的問題,這是怎麼樣?不是說我要去改它,而是說,在這個情況下,我要怎樣做,還是自己去、去適應;就是我怎樣做,我才是解脫的作法。你學的是學這個,你修的、行的,都是這一個。你要是懂這個的話,哦,修行變很簡單。不然你以前老是,哦——你也不能勉強誰了解這個,你先自己好好做吧,做到說你有心得了,他遇到事情的時候,你可以點撥他,你可以提供他意見,幫助他說早點學會怎樣解脫,怎樣遇到事情自己要轉。他不懂得轉就在那裡硬碰硬,他就是苦而已呀。呃,有誰對、誰錯,都沒有意義,因為只是在那裡爭執。所以,這一點我是覺得最重要,每個人你有心要修行的話,你就開始什麼事情,你不再是說,我要要求別人,我要批評別人,我要跟別人比,都錯了。完全就是,先來到這個,但是這個呢,你說這樣是不是又回到自私了,只管自己了?不是的,因為你改的時候,你這個不是說為我好,你為的是說,怎麼樣子這個道理我懂以後,我能夠做到合乎這個道理,我得到這個佛法的好處呢,我才有可能真的去教別人接著要怎麼做。他每個人情況很複雜,你要怎麼樣一步一步教他,你自己沒有遇到過,你自己沒有解決過,你只能害他嘛,你跟他糾纏而已,呵。所以,這裡我覺得講——雖然只是這幾句話,這真的是修行的要義。就是說,你若不懂這一點,你去看吧,每一個地方的人都說我們修行就,他都在鬧人事啊,搞不完的。那,這樣的人哪有可能什麼解脫呢?他連眼前這一小圈都出不來,呵。所以,這幾句話雖然是少少的,我是也算修行多少年、多少年的人,現在覺得說,哦,這一點的提醒最重要。不然的話,你看吧,哪個人跟人間,就是師兄弟姐妹,沒有問題的,沒有意見的?都有問題、都有意見,都有說誰怎麼樣,呵。那麼,懂了以後呢,真的是事情簡化;事情簡化呢,你這一世成佛真的是有可能嘛,對不對?你心裡能夠修到說,什麼執著啊、什麼,放、放、放、放、放。慢慢你體會說,依照這個佛法的方法,我寫像說那個——呃,習定,那個叫什麼?那篇叫什麼?〈佛法習定入門〉,還是什麼?對,像我寫那個,我挑過那個方法,你選那個本來清淨的法,就比較不是對治的,就「阿彌陀佛」,這個只是,目的不是在針對、對抗你哪一個念頭嘛,是它本來一個清淨的,跟世間沒有關連的這個念頭。修這一類;修這一類的呢,自己投入、投入、投入;慢慢呢,自己體會說,喔,身心真的一層、一層解脫。我作品裡也都寫過我經歷過那種解脫,像你們今天給我按摩,你就說,哦,這個普通人都受不了,他(上師)就是木頭人,根本沒有關係。為什麼會這樣?因為真的解開過了,呵。那,現在你要是懂得我講的這個意義的話,你努力在這個上面,很有意義,為什麼?不是自私啊,而是,你先得把自己培養成一個有這個經驗的人,你才能幫助別人啊。就是這樣,人家都還不一定聽你的,你知道嗎?你若還不是真懂,你只是在那裡說,喔——我是弘揚佛法,都是口頭的,沒有用的。他真遇到真問題,你也毫無辦法。他遇到問題不只是世間的那些業障啊、病啊,什麼,他遇到魔鬼啊,遇到往生的來糾纏,冤親債主啊,你要怎麼辦?你真正修得好的呢,你也不用怎麼辦,你就自然的,你的言行什麼,都跟佛、菩薩要救一切的事一致的,你就變成那個橋樑;就——有求,欸,佛、菩薩力量就、就這樣傳去,他也就得好處,呵。

所以,講是只有講這麼一點,這篇是非常重要,一定要筆錄出來給大家看,哎。因為抓不到這個重點的太多了,然後希望你們得到這個以後,欸,會覺得,哦,修行不再是那麼複雜的事情,有一個著力、著手的重點囉。那麼,不管你修哪個法門呢,哦,你看你省多少事了,也不用去比較哪一個人怎樣,也不用比較哪一個法怎樣,就自己這一部分藉這一個法,好好改、改、改,把自己清淨、清淨;言行什麼,清淨、清淨;執著放掉、放掉;將來你就得益匪淺,呵。而且纔能真正利益眾生,呵。你自己還是一個小心眼、糾纏的,你怎麼搞啊?呵,嗯;好,就講這樣子。然後,你們若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來囉。其實跟這個、這個沒有關係——其他的修行上的問題都可以問,呵。

弟子:這出離,主要困擾是我的另一半,她對這個事比較麻煩一點……

上師:對,她不能接受,因為她看不到說走這一條路的意義。可是呢,世間的壓力一天天逼著,所以是很難的。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呢,我的建議是這樣,就是說,你能修多少,儘量現在繼續修,因為人生無常嘛,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什麼樣變化,能有多一分時間是在修行,你就拖一分。然後呢,因為你肯這樣往這邊走呢,也許情況會改變。而且還一點是,這是從長遠講啦,開始的人呢,哦,周邊這些都覺得你怎麼搞了,然後逃避世間責任,每個都覺得你好像很不對。欸,可是你若真的堅持要做下去呢,其實世間也沒有人有辦法真的要把一個人抓回來,呵。然後走久了,等到你做到說,喔,可以幫人祈禱、可以幫人超渡,你看吧,所有那些人有問題都找你囉。就你要了解說,長遠的結果呢,即使眼前她不能了解,將來她會覺得說,哦,還是要靠你。因為她遇到問題,世間無解,佛法加持真的可以幫助。所以你自己呢,就是說,跟她溝通以外呢,就是,也不是整天就靠說講話要改變一個人,就是你重在說,你爭取到的時間儘量自己在做修行的事,這樣子慢慢可以改變。然後,迴向的時候,迴向一切眾生以外呢,迴向說佛、菩薩加持,讓她開智慧,看到說這樣子是什麼意義。

因為你要了解這種解決不是說,一下子喔——好,我們一講,她就改,完全改變說,好吧,就這樣。不是這樣,是一種演變,慢慢了解,慢慢轉化的。你在北京的話,王浩是走比較久了,你就可以問他一些問題,那你(指王浩)當年這個問題怎麼辦、那個問題怎麼辦,呵。大家參考嘛,因為他有實在的經驗,就可以提供說為什麼這樣,為什麼我還是堅持,為什麼我又做下去了。開始當然家裡都反對,久了也是就家裡說,喔,請你幫忙祈禱了。

弟子:還有,師父,請您講一下那個「無限一體」。

上師:喔,無限的一體這個是怎麼樣講?就是說,我們說成佛,那根本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喔,他說,喔,眾生皆有佛性,那到底這個佛性在哪裡?呵。明明是眾生,明明是凡夫,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我,但是呢,佛法的理論,它有講說什麼空性啊;就是,呃,不落兩邊啊,就是說,不是對立的東西。那,這個東西又是什麼呢?喔,它又解釋了說,喔,空性就是說,一切都共有的一個性質,但是因為它是一切共有呢,它不能自己有一個特別的性質。就是說,它如果紅色,它不能是一切的性質。紅的遇到白變粉紅了;紅的遇到黃變橘了,有沒有?所以,它如果是一切都有,它本身不能有任何色。同樣的,你能夠感受到的什麼特質,它應該都是沒有,它才能是一切都有。那我們怎麼知道有這個東西呢?所以,真正講所謂「空性」,還是只是抽象觀念。所以這個呢,理論上你可以用頭腦去了解,你要教他說真的空性在哪裡,也是抓不到嘛。它沒有特質,你怎麼去抓咧?對不對?所以,我就講一個說,無限的一體。意思是說,就是說,要是,呵,我們最後達到的這一個成佛這件事情,是說證入空性,那麼那個時候是怎麼樣?因為它沒有特質的話,你就沒有辦法劃一個界限。平常我們的經驗裡面都是,哦,不同的,所以可以劃出單位來嘛,所以有種種的對立問題囉。

它如果進入最後的時候,已經沒有特性,所以它是無限的;無限也是就等於講說沒有任何特色。但是,一切這個原來認為有間隔的,有距離的,這些都不在的時候,那是什麼?不是一體是什麼?但這個一體呢,又跟我們平常講的說,喔,我們是一體的、我們是一體的,有差別。家裡的一體只有兩個人啊,我的一體跟家人啊;國家的一體只有一個區域的一些人吶,有沒有?它這叫「無限的一體」,它因為全部融在一起,連——不但裡面沒有辦法分隔,外面也沒有界限。用這樣來幫你了解說,最後所謂「成佛」、「證入」,是這樣一個事情。那這樣一個事情,當然我們還是沒有辦法了解,我們能夠看到的那個宇宙也很有限啊,對不對?那怎麼去了解這個事情呢?但是,你如果了解說最後所謂「成佛」,是有這個事情,真的原來是一體,可以融入的;你照這樣的觀念去修呢,就會有我們佛法裡所謂「感應」,種種奇妙的事情會出現。它為什麼會出現?因為實際上是這樣子。

我們的感官很有限嘛,你說人能夠看到的、能夠聞到的,和狗聞的、看的,都不一樣;每一個都被他的這個結構限制的,等於說要是有個真相的話,你只是看到一偏之見。但是你認為說,哦,真相就是我能感受到的,其他不是。其實,其他還是的,還是的,呵。那你能夠超出這種,你不知不覺籠罩在裡面的這些一偏之見的話,那麼,佛法是要已經超出的這些有情吶,要同情你還不懂,還在裡面迷惘,告訴你說,其實真正是這樣子,你不用擔心,也沒有時間去——時間的那個先後,也沒有空間的那個距離,這怎麼講?比方說時間,現在我們講說,哦,都是過去了;然後現在的事情,然後未來的事情;啊,它那個意義是說,其實是都在的,只是呢,你的結構呢,你現在只能一次看到一部分,所以你就把你看到的就說是過去、現在、未來。其實你要是超出這個的時候,其實都同時在的。當然這個「時」就不是這個、這種時間的「時」,就——都在,這叫做「無限的一體」。我們是被自己的感官弄得——然後說,哦,靠這個來量,這個是過去,這個是現在;其實你不量,它原來是都在,這種是很難了解的。但,要用那樣來想,去了解這個觀念。那麼,你相信這個觀念的話,你去做呢,欸,你說我們,比方說,喔,我在美國,呃,亞洲這邊的人找我祈禱,你看那個距離多大,有沒有?可是呢,他只要一個電郵啊,一個電話啊、什麼,一講,甚至有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欸,他那邊是馬上有作用,這麼奇怪的事情。但是你若相信這個無限一體,這種的話,哦,它硬是就是這樣,其實是沒有間隔的。

但是雖然沒有間隔呢,雖然說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特色呢,它這個中間會顯這樣、這樣、這樣,是什麼?就是種種因緣的結果,互相作用,都是因緣吶。所以呢,佛、菩薩跟你是一體,他恨不得馬上全部成佛,就沒事囉。可是呢,這些正在迷惘,就抓這個;我看到是這樣,我認為是怎麼樣的。遇到這些的時候呢,要怎樣解套,從這裡面出來呢?要有因緣。因為它這是因緣裡面的事,要因緣才能解。所以為什麼說,喔,你需要說有人求,然後那個力量才過去。就是因緣,它要是連不上線,它這個力量達不到。同理呢,你說為什麼說有冤親債主糾纏啊、業障啊、什麼。他那個也不能亂找,他就,比方說,你沒有欠我錢,我不能跟你討錢嘛,我不能要債,呵。一定是因為你以前欠過什麼,所以我現在,我也不能找別人,我硬是找你啊。讓你痛苦得不得了,因為你以前讓我那麼痛苦嘛。那,所以,知道了是靠因緣的話呢,它所謂「空性」,一方面是說根本上是沒有那個,但是一成為事情呢,都是因緣限制住了。

所以我們為什麼要修行,就是說,我們以前打了多少結呢,現在修行就是練習一個、一個鬆掉囉。你做了多少,你得解多少,你跑不掉。因為我常常講說唸佛,好像說什麼法、什麼法。哎,不是啦,最重要你就唸多。你以前多少妄念,多少貪瞋癡慢疑,你都要每一個、每一個,這一聲聲佛號,把它抵掉、抵掉、抵掉、抵掉,你才有可能鬆。這個東西它因緣上是如此,除非是什麼?除非比方說,你慢慢了解這個道理,你說,喔,我這一唸不再是說,我個人怎麼樣,我這一唸是為一切眾生唸。哇,那個就不一樣,因為這個的因緣是跟所有佛、菩薩救渡的那個心願都連在一起。所以這個力量很大,就一次沖掉多少,都有可能。你要是不懂,你老是在那裡算,喔——我今天做了哪個寶瓶、火供,多少功德,喔——我要多少分給我爸爸、媽媽,多少分給我老婆,多少分給我兒子,啊,這樣子你永遠搞不完的。這個一對一的搞法,太有限了。你一生能搞多少?抵不了不知道多少過去世的問題;但是你如果說,哦,我不需要管這麼多,我就是為一切眾生、一切眾生。久了,這個從一句話變成真正的心願,那麼力量就不得了。力量不是你呃,而是整個法界它本來一體,它那些已經超出的,要救渡的那些力量,都跟你一致了,所以才能有救渡的事情。那,現在這樣講呢,又可以說,也是修行的要義的另一項。就是,你修行,你要知道是靠說,你心那麼大,你修的結果纔有力量,你一往自己去,就錯了。你管,不要管別人,你要獨立自己修,修說遇到什麼事,我怎麼樣才是合乎菩提心。但是呢,不管你怎麼做、怎麼做呢,你要知道這個做,不是為你一己,是為一切眾生,那你才會得力。所以這樣一講呢,修行要義就,又另一個重點。剛剛講頭一個要點說,不是去管誰、管誰,把自己管好,專心在自己的修,自己的學。但是另一邊呢,你所修、所學,都是要為一切眾生。喔,那樣就圓滿了,呵。

補述:

你講的都沒有用,這些是最基本的,基本的搞清楚,你修行會完全不一樣。而且我現在來強調這個,是因為你們自己走這麼久,你看,然後省悟說,哦,真的要點在這裡。一般都是搞不出來,就是因為都錯了,都在那裡:你怎麼樣,我怎麼樣;你怎麼樣,我怎麼樣;修什麼嘛?好,就講這樣。

吉祥圓滿


                     二〇一〇年七月廿七日
                     養和齋    於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