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起與性空〉

簡繁轉換 - 繁體

二○○八年六月三十日
講於馬來西亞.砂撈越.古晉佛教居士林
主講及校訂:林鈺堂上師
筆錄:弟子綿延


榮利:今天上師所要講的題目為〈緣起與性空〉。這都是講空性的,這個題目,所以上師是沒有任何的準備,他都沒有準備,他從來演講都不準備任何東西,他想到什麼他就講什麼。他所講的東西都是來自於空性的東西,所以常常他就是說:喔,我講完了,沒有什麼東西好講了。所以很快呢就講完了。因為反正空性的東西都沒有東西好講,我們怎麼講呢?對不對?所以我問上師那麼怎麼辦?你有時沒有東西好講。他說:「你們要提出來問題啊!然後我就再繼續,那個緣起,我纔能夠繼續講」。所以等一下你們有任何問題就可以發問,上師就可以告訴你們更多的東西。我也希望上師,雖然是空的東西,但是多多講、搞清楚也好,講例子這樣子。好啦,現在我們就請林上師為我們開示。(眾鼓掌)

上師:今天的題目喔,是說「緣起與性空」。那他們那時候在跟我討論,他說喔,請你講這個題目的時候,我說這個題目,一般如果對大眾這樣來講不容易講,不過也是可以講這樣。結果在報紙要寫那個介紹的,榮利在寫的時候啊,他說,喔!這個題目是容易講的。所以我是很好奇,我是想說容易講的,想聽聽看容易講是怎麼樣,(上師笑)。你現在要不要容易講一下?你有辦法講一下嗎?什麼「緣起與性空」,你先講一下看看,看容易講的時候是怎麼樣(眾笑),我這個不容易講的先讓他講。

榮利:謝謝各位,謝謝上師這樣看得起我(眾笑)。其實我寫這個東西的時候,是因為我時常讀到這個「緣起與性空」。而我這樣寫是說,喔!緣起性空很普遍,到處都有在寫。但是後來有一天我們在吃早餐的時候,上師說,咦?你在報紙上寫說「緣起性空」不難講啊。那麼你講給我聽好嗎?那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講,真的,我是讀很多遍緣起性空,但是講老實話我講不出。你們有誰會講嗎?有誰會講嗎?這個應該大家都像我這樣時常都看到,但是你們會講嗎?

佛友:緣起是生滅的吧。
榮利:緣起是生滅的。好!
佛友:性空啊,它是因為這個宇宙本體……
榮利:你來講,你來講。
佛友:我不會啦,我不會……(眾笑)
榮利:來,來……(眾鼓掌),這個是一個緣起,你既然開口了。(眾笑)
佛友:講幾句,講幾句哦!上師。
上師:好啊,講幾句很好啊!

佛友:我不會講的,我不曾講過東西的。我也不知道。這個緣起啊,我的意思是說,因為我們世界上都是緣起就是條件夠,和合而成是生滅的。這個性空,因為宇宙本體,它這個「空」,它的本體性到後來是空,不是說沒有,因為我們本體裏面有一個佛性,什麼叫「佛性」?就是「不生不滅」啦。不生不滅,沒有什麼顏色的,又不能講,不講又不可以喔!(眾笑),因為很難講啦。因為本體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所以說這個「空」,空一般上我們是陪襯來對「有」講的啦,那麼有「空」才有「有」嘛!不然怎麼會「空」跟「有」嘛。一般上空,我們色相的東西是無相的,無相的就是實相,所以說無相的東西我們能夠產生萬象。「萬象」就是說,本性是有的,這個無相的東西產生萬法。本來一個佛性,因為心佛眾生本來是一體的東西,一體嘛!一體纔能夠變很多象,為什麼變很多象?因為我們是唯心現量。「唯心現量」就是現很多象,我們每一個人的心力而創造宇宙這個世界嘛,所以說為什麼很多事情會發生,像地震什麼東西,因為我們的貪瞋癡太多了。(眾鼓掌)

榮利:好,謝謝!

上師:這樣的講法喔,就是說平常我們佛法裏面,你書看多的話,會講這樣子囉。那講這樣子呢,因為都是佛經裏面、佛論裏面寫的,所以也不能說有錯囉。但是問題是,這樣講了以後呢,頭一個是你如果從來沒有讀過佛書的,他講的裏面很多東西,你都不知道他在講什麼;然後,而且他剛剛的講法裏面,有些又是佛法裏不同的理論,有的說成「唯心」啊,等下又說「一體」啊什麼。「唯心」跟「一體」有沒有不一樣?所以這個東西就是說,他會講了,但是別人聽不懂,問題在這裏。除非他們也是跟你一樣讀了很多,喔……

佛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上師:不,不,不;這個我所以要跟你講說,我說不容易講是因為這樣子,你要給人家沒有讀過的講。然後你自己呢,其實你是混了你都不知道,你是東西混在一起,你不曉得裏面有差別囉!所以這個不容易講。那這個不容易講,我要講的是就我的了解來講喔。在講這個題目以前呢,我就請他們印了一個〈佛法根本要義〉,這是你們現在拿到的這個,給你們作參考的。我在選這個的時候我也沒有進去看說,我那時候寫了什麼,但是我想那個裏面一定會提到跟這個有關的,因為那個是「緣起與性空」這種,是佛法最根本的觀念。所以這一篇呢,你去看了會有相關的、有幫助的東西在裏面。那這一篇呢,我拿給榮利的時候,榮利他看了,他說,哇!這一本,這個很好。他認為說要是真的這個讀了呢,其他經論其實即使沒有讀呢,也已經抓到佛法的要點了。因為這個你除非對佛法知道很多喔,你寫不出來欸!這麼精要,而且這麼可以給開始的人都可以讀的東西。那他這樣講的時候我才跟他講說,像這樣的東西呢,你如果知道它有價值的話,其實是可以背的,就是說把這個書背起來。

為什麼這樣講呢?我以前在大學學哲學的時候,有一位教授他教導我說,那個哲學家,英國哲學家叫「羅素」啊,他寫一本叫做《哲學問題》。那也是一個小冊子而已,可是他說,喔!這就要值得背起來。為什麼值得背起來?就是說,那是一個通達了種種的哲學的人呢,他跟你講說,哲學裏為什麼要討論這個問題、那個問題,問題是從哪裏發生?你要是懂得那個呢,那麼你去看各種哲學的時候,你就知道他是在處理什麼問題,這樣子。那,另外一個弟子呢聽到,他也說,咦?很奇怪啊,師父從來都是叫人家說,不要死的,要活的啊!不要記,不要記!為什麼叫人家背一個東西?那是因為,活是你學佛最後你是要活呀!可是你要懂佛法的時候,你這一路上,指導你的這個佛法的觀念,你要能夠搞對不容易,那你開始的人呢,你要是能夠把這些根本的東西掌握住的話,那你後面要修的時候,自己比較容易想出來說該怎麼做,這樣子喔。

那另外一個呢,跟這個題目有關的呢,主要是跟這個空性有關的呢,是我有一個演講,也都是筆錄。這些都是在網頁上可以找到,叫〈〈心經〉與〈心要〉之會通〉。〈心經〉當然就是講我們平常在背的那個〈心經〉囉;〈心要〉是我仿那個〈心經〉寫了一篇呢,叫做〈大悲波羅蜜多心要〉。那麼〈心經〉裏面都是在講空、空、空嘛,但是空呢,生活裏面不容易空嘛,對不對?每個東西都是有、有、有。所以它叫你說無什麼、無什麼、無什麼……,我們很難去修嘛!所以我這個〈心要〉裏講的是說什麼,就是說他要你無啊,但是另一個方法,就是說你如果能夠開闊,你能夠包容,你能夠什麼東西都容納的話,那麼你也可以達到跟那個說什麼都沒有一樣。而且你不用說你沒有,你夠大,它就不成問題了。那,這個是給你們作參考看的,現在回到我們〈緣起與性空〉這個題目了。

先來講這個性空這些。像他剛剛的講法的話,他就跟你講說,哦!宇宙的本體是什麼、什麼、什麼……。那我們怎麼知道呢?什麼是宇宙的本體啊?這只是好像說經裏這樣寫,然後我們要背下來,我們接受就是了。他是這樣的講法,那人家不信佛教的話,你要怎麼辦?他根本不接受你。所以我的講法是什麼?所謂「性空」呢,它是說,我們佛教所有的法,他為什麼說,哦!佛說法說了四十九年,沒有說一個字。為什麼講這種話?這也都是經裏面的話嘛。他的意思就是說,他不管教你什麼,他不是要教你一個東西,叫你是說去抓著這個東西,那樣子有什麼壞處呢?喔,情況變了你還抓他那一句話,說不定就害了你呀!他不是要害你的,所以他不要你抓他的話。但是他為什麼要說話呢?他就是說,喔!你有什麼地方,你,眼界太狹窄囉!心量太狹窄囉!怎麼樣帶領你出來,讓你眼睛看到說,世界實在是這樣,不是你想的,你的心不要只管這麼一點點,以長遠看,這樣子的後果是不好的。他這樣子慢慢要開導你出來,那當然非講不可了。

那他這樣講來講去呢,佛教最根本是說,我們人什麼問題啊?每一個人呢他從小,因為你會餓啊、會冷啊、你有需要啊,所以你就是先管自己,生來自然嘛!管自己。社會也是這樣啊!社會,我們要保護我們的家啊,我們要保護我們的國啊,我們要保護我們的利益啊。又是一個另一種的自己,有沒有?管來管去,管自己。管自己有好處啊,可是也有壞處,就是把你限制住了,把你的心限制住了。而這個心的限制裏面呢,最大的地方就是說,你這個「我」的這個觀念,這是你的根本問題在這裏,你因為老是想「我」,所以你的煩惱不會停嘛!對不對?有我總是有問題嘛!哪有什麼沒有問題的地方?那他要教你怎麼樣從「我」的觀念出來,怎麼辦呢?這個觀念,你說去哪裏抓?明明是有,去哪裏抓把它抓出來說:不要了?沒有辦法。所以他講道理的時候呢,他要設計,所以他說:我沒有講過一個話。什麼意思呢?就是我所有講的都是一套話,要把你從不對的地方引出來。這只是一個方便、一個教導,說,哦,這樣的話,你就可以看到說,如果沒有這樣自己限制的話,多好、多好。

那麼他要怎麼樣使你能夠從這個有「我」的觀念裏面跑出來?「我」是觀念啦!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拉出來的。唯一的方法,是用另一個觀念把它拉出來,使它消滅。所以他教導你一個觀念,空性也只是一個觀念,都是人造的,佛造的,佛造來幫助我們的。這個觀念是什麼呢?他說,你平常有「我」的觀念,那麼就變成說,喔,我看到這裏,這個花,喔,旁邊又一朵花,有沒有?好幾朵花在這裏,有的不同的顏色,有的是同樣的花,有的不同的花什麼。我們的觀念就是說,這裏一個單位,那裏一個單位,觀念裏面有很多、很多的界限、分別在。怎麼辦?他要教你說,所有的觀念裏面都是後來人加的,它本身它沒有觀念喲!它本身只是你看到的這個。但是你看到的這個花,不是只有這個花,你看到的時候不會說旁邊不看到嘛!你看到的是,這個房間裏面的,你這邊看,這邊的全部看到啊,它本身沒有分開喔!分的是後來又心裡加一個作用說,這一部分叫花,這一部分叫桌子,這一部分叫什麼……,對不對?你要怎麼樣了解說,本來沒有你這個心裡的這個分別作用呢?他要教你這個事情。所以他要告訴你什麼?他說,本來你還沒有開始分別以前,他們是一片的。基本上是你要了解,你直接的經驗是這樣的。

那你這個直接的經驗是這樣,他在理論上講的時候,他就講說,喔,它們這些啊,根本有一個性質是一樣的。那這個性質是什麼性質呢?如果都是一樣,喔!有紅的、有白的、有黃的、有綠的。所以這個都一樣的這個性質呢,也不紅、也不黃、也不綠、也不藍,什麼顏色都不能有了。你看到這些人的臉這麼不一樣啊,這個形狀有的長方、有的圓、有的什麼,如果都有的話,不能有形狀了。所以就是這樣子下去,要讓你知道說,一切本來你沒有去作分別的時候是一樣的。那麼要讓你體會這個的時候,告訴你說,它們那個本來一樣的地方,是什麼?什麼東西都沒有。但這個沒有是說沒有任何特別的性質,就是沒有特別的顏色,那個東西,也沒有特別的顏色、也沒有特別的形狀、也沒有特別的味道,什麼、什麼你想得到的特別的都沒有,所以叫做「空性」。就是說你本來的這個大家一樣的那個性質啊,它沒有特別的東西,所以叫「空性」,不是沒有了,而是說沒有特點。「空性」是這個意思。

那如果光講那邊也不行啊!咦?我明明看到都是不一樣啊!那你也要解釋都不一樣這邊吶!你說它們都一樣,我看到的都不一樣。那你怎麼解釋,這個實在看到都不一樣的地方呢?你不能叫人家說,哦,你們都不要理看到的不一樣,就只是去搞空性。不行啊!你這個理論就不行了。人家說:那你這個是傻子說瞎話。對不對?沒有人會聽你的。所以他另一邊也要講說,雖然根本上、基本上是一樣的,現在為什麼這樣不一樣?他說「緣起」。「緣起」是什麼意思?就是種種條件的結果呀!今天出太陽,比較熱一點,比較亮一點;今天陰天,比較涼爽一點;今天下雨,所以地上有水。那這樣講很合理啊!你說,哦,這個誰不知道吶?這跟科學又有什麼區別?科學也只是講因果嘛。但是它這裏一個厲害的,是什麼?佛法講的緣起啊,它不止限於科學所知道的範圍。為什麼?科學它的緣起它是說,我們是有人啊,我們從這裏觀察啊,我們所觀察到的,把它記錄下來,然後又做實驗啊什麼。它是在這個範圍內的緣起。但是你要了解說,佛法它先已經講一個空性了,就是說他認為說,欸,其實根本沒有這個分別啊!連這個能看的跟看到的,也都是本來是、基本上是一樣的。那在這樣子的情況下,它所講的這個條件所生啊,不是我們平常想說,哦,我知道嘍!就是我們一般看得到的因果這些,它不是這樣講,它是說,本來都是一樣、都是一體的話,這個所謂的因果,不是有限的因果,而是「法界的緣起」。

什麼意思叫「法界」?佛法說的這個「法」,是翻譯那個梵文一個字叫「達瑪」。它一方面它是說,我們佛法都叫「達瑪」,是說這是正確的、這是真理啊什麼,這種意思;可是「達瑪」這個字,本來一個意思它就是什麼?就是「東西」的意思。但是佛法觀念裏面的這個東西呢,不是說我們世間平常認為說,哦,我們看得到、抓得到,這些才真的是叫做「東西」。他說,哦,你做個夢,夢裏面那個也是東西啊!就是你觀念裏能夠有的都是東西。你說碰到鬼了,他們說,哦,我不相信啊什麼,可是你真正有那個經驗嘛!那也是一個東西,就是你所有能夠經驗到的,你把它界定為什麼,那都是一個東西,那樣的意思。所以「法界緣起」的意思是什麼?任何、任何,任何你經驗到的東西,甚至你超越經驗的東西,它們因為根本上是一樣,所以它們根本上呢沒有界限,它們互相都會影響。

那這個也不是那麼難了解,比方說,你說今天古晉為什麼是陰天?哦,不是只是因為砂撈越的這個環境的關係喲!其實是跟整個亞洲的那個氣候,跟整個地球的氣候,都有關係;也不是今天一天的關係,過去我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那個整個那個歷史的演變的結果,到今天變這個樣子。它法界緣起觀念是這樣子。所以你看,你如果只懂得講說,哦,都是條件起的。那我們普通人聽到,我的想法就是說,哦,那就是科學一樣,講因果了,就是什麼;然後另外一邊,喔,那我們佛教跟其他宗教又有什麼差別?我們講這個緣起,人家說,喔!一切是上帝造的。那不是也是緣起嗎?他只是說,他認為他相信有個上帝啊,他們也有感應啊!他說,喔,都是上帝造的。你怎麼辦吶?他也是緣起啊!他跟我們有什麼不一樣呢?那你真懂這個的話,你要知道它的不一樣是在哪裏。就是說,它其他的宗教呢,他都還是有一個「我」的觀念。它認為說,喔,我可以找到一個東西,說這個是「上帝」,這個是最先的,不需要靠別的條件,它可以獨立的,而且它是那麼的萬能呢,可以創造一切,他認為可以這樣子。佛法觀念基本的不同,就是它說,哦,本來是一片無可分的呀!所以連上帝呢,也是緣起。那這樣子甚至連上帝也是無我的,就是說沒有一個什麼東西在那裏說,不受其他影響。

那,最近呢,我在那個惟欽近來出的那個《念度母恩》前面,用一個代序的那篇文章啊,那是一個感應的夢。夢裏面綠度母啊,給我一個項鍊啊什麼。然後它那個是代表的,她說:「這樣子代表說不但切眾生,也切耶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就是說不但眾生會受苦啊,耶穌也要受苦啊!咦?我就醒來想說,為什麼她說這麼一句話?哦~,原來綠度母教一個很重要的一點,為什麼?他們基督教重點說,我們大家都有原罪啊!耶穌的寶血來替你洗罪,所以你纔能夠得救。那麼這裏一個問題出來,就是我想這一點,哦,我忽然了解了,就是了解什麼呢?上帝要是萬能的話,祂是不是可以說,喔,我就赦免你們就好了?為什麼要拿個兒子來給你頂罪啊?祂要這樣做的話,就是表示說上帝都要照因果啊!有沒有?不能只是說,喔,我赦免你。我萬能的話,我說沒有就沒有了,不是啊!他要清這個罪的話,既然有罪祂要扺贖,祂得用一個寶貴的東西扺贖,就表示說,還是有一個因果在裏面。上帝也是要照緣起做。這是不得了的事情。為什麼?這樣一懂的話,就是說,哦,如果要世間所有的宗教,都能夠用一個理論把他們合起來,就是用緣起來講。緣起是佛法講出來的。明明你們的教導裏面也是在講這個事嘛!也是講說,上帝雖然說是萬能、萬能、萬能……,祂做事還是得照規矩嘛!那是不是規矩才是真理啊?「緣起」才是真理啊!這是很不得了的教導。她沒有教導,我也想不到這裏啊!所以這裏你看,你要是懂空性緣起什麼,你要知道說,哦,佛法講的,跟世間的科學也不一樣,跟其他的宗教也不一樣。

那你說,哦,這些理論很抽象啊!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那我們就來講囉!喔,今天,大家在這裏了。欸?我為什麼會在這裏啊?喔,好幾年前他們就一直在叫我說,來啊、來啊、來啊!本來我沒有一定今天在哪裏啊,我也可以還是在美國家裏啊,我也可以去別的地方啊!喔,他們開始叫了,來啊、來啊、來啊……。對不對?緣起有關吶。啊,為什麼肯來呢?也有別的地方叫說,來啊、來啊、來啊。為什麼選古晉呢?古晉的比較熱心嘛!欸,有關係啊;哦,你今天為什麼來這裏啊?你也可以去別的地方,你也可以去玩,你選這裏啊。每個人有他的因素、因素、因素……。喔,我們就在一起囉,就能夠談這個事情。那這一個其實是很不容易喲!你不是覺得佛法很重要,你不認為這個人講的對你有幫助,你也不會來啊。那能夠有這些緣,都很不容易了。但是呢,另一邊來講呢,根本上,喔,還是沒有一定。就是說你想來嘍,忽然發生一個什麼事,你不能去囉。我們要去送給龍王寶瓶嘍,知道龍王而會來的人,哦!家裏有事也不能去囉。有沒有?哦,緣起啊!所以你這樣子想的時候,世界上很多事情,哦,就是說,它都沒有一定。你不要想成一定怎麼樣。

緣起還另外一個好處,是什麼?緣起呢,你不清楚的話,你以為說,喔,宿命嘛!我們每個人說,哦,來去看命嘍、來去抽籤嘍;他這個跟你講,哦,你的命是怎麼樣、怎麼樣。他又講得很準,那你都相信嘍;相信了你就有煩惱囉!因為他跟你講說,等一下就不好了。你就開始擔憂嘍,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要是沒有辦法,你就完了,對不對?就很難過嘛。但是呢,緣起的觀念,就是說不要擔心吶!是啊!而且這裏我們又講到了,這個因果是生生世世的,所以它這個緣起,也不是只是眼前這樣子囉,連過去生種種的事情,我們看得到、看不到的東西都有在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呢,雖然我們過去生所造的業、所欠的債,會影響我們、會限制我們,但是你了解了這個以後,你了解說,一方面是緣起,就是說會遭遇到什麼事情,是因為過去有什麼;但是另一邊呢,性空啊!它沒有一定的,還是可能變。怎麼樣變呢?我現在已經知道這個樣子,我給他增加好緣啊,減少壞緣啊!喔,所以就,知道緣起性空呢,我們做為佛教徒,我們的一生又不一樣囉!我不用這麼怕說,命怎麼樣、命怎麼樣、命怎麼樣,我就說,可能變、可能變、可能變。

那為什麼可能變?這裏面最重要的地方呢,就是說,喔,又是跟緣起性空有關係。就是什麼?你懂了性空以後呢,你說,喔,大家其實根本上是一樣,而且這個一樣呢,它這個是大家都……,就是一體了。性空就是沒有特點了,你也沒有特點、我也沒有特點,那也沒有距離了。就是融為一體啊!不止跟人融為一體,跟所有的有情,跟無情,跟所有的什麼東西,連夢裏什麼,都是融為一體。你要是真的融入那一體的時候,喔,那麼,你對其他人,不了解這個,在痛苦的,你自然有慈悲。慈悲是那樣出來的,不是勉強的,是自然的。因為就是自己了嘛!這都是自己。那,那個慈悲就不會有分別了。「同體大悲」啊,「無緣大慈」啊什麼,就是這個意思啊!那麼你從那樣出來以後,那麼你的緣起上,你要努力的時候,你也不會只是想說,喔,我怎麼樣來只是改我自己囉。改自己有什麼用咧?如果全馬來西亞的那個石油都在起價,你怎麼樣去改你自己啊?(眾笑)。沒有用的啦!所以什麼事情你的想法就開始變成說我們全部嘍,都要全部嘍。有沒有?你的努力的方向什麼。而這裏面呢,能夠改你的宿命、能夠使你壞的減少、好的增加,最重要的是什麼?是你有菩提心。

你從菩提心出發來要去做的事情呢,哦,那麼就有可能有很大的力量來改變。因為在我們看不到的範圍內,在性空裏面有佛、有菩薩、有護法什麼,都是真的。但是你要跟他合啊,你自私就等於說你走錯路,你走錯路他怎麼幫你呀?他幫你不是更害人嗎?他會害人嗎?有沒有?你要走對路啊!你要說,喔,菩提心就是說,原來是一體的,所以都是為一體。你這樣子去修,那麼力量會很大,會可以改變,不但改變你自己,還可以替別人改變嘍!他有問題,我們替他祈禱,他可以有結果的。而且說是一體性空的話,沒有人有專利啊!不是只有這個,哪一個都可能啊。你哪一個是菩提心,你的祈禱就會有用。唯一是你要去鍛煉,鍛煉說,不管怎麼樣環境,怎麼樣起變化什麼,我不是管自己、不是管自己家裏、不是管什麼、不是管一時如何,而是管說長遠、真正能夠利益眾生,你要培養這個東西啊!你這個上面努力,你靠著念佛、拜佛,把自己心淨化了、單純了。你這個人很單純,只是在想一切眾生的生死救渡,以後你會有可能替佛、菩薩做事,你就可以救人。意義大不大?緣起性空,最重要的就是帶我們到,了解這個事情來。不然這個理論幹什麼?理論講了等下你忘記嘍,你還是吃麵要付錢哪!(眾笑)對不對?哦,但是你長遠去,你記住我講的這些道理,你也不用再去背了,他剛剛講那一大堆,我根本記不住的。不必去背那個理論哪!你只要懂,懂說他這個是要幫我們這個。你真正修呢,念佛、拜佛夠了。不要想多,好好的做,真正的菩提心,將來你自己得益,慢慢、慢慢影響很多人、很多人,幫助很多、很多人。那麼這個就是我來講就是這樣子,緣起與性空。那其他呢,就是變成說你們有沒有什麼問題了。

佛友:上師啊!剛才上師說那個空性,雖然有一點點概念,但是普通的人,還是有很深的我執喔,普通人還有很深的我執。那這個我執的這個執著,到底是由什麼東西來掌控?什麼東西認為說我執?
上師:這些東西問題就是這樣,就是說,不是你真的抓得到的。因為你說你哪裏有執著啊,你是要遇到的時候,纔知道有執著。我沒有拿你的東西的時候,你不知道你對那個東西有執著,要我把你拿開的時候,你才說:哎、哎、哎……。(眾笑)對不對?所以不是,你不要被那種觀念綁住,以為說,喔,這個好像是都是看得到、都是抓得到。哦,這是我的我執,拉起來丟掉!沒那麼容易啊!都是你看不到,這才厲害啊!能控制你的,都是在你心裏不曉得哪裏,你根本抓不到。所以唯一的方法是佛法。佛法,為什麼?他是已經過來的人,他就是給你一個,跟你原來那一套沒有關係的。你去做吧!磨啊!慢慢、慢慢、慢慢,這個變成你的心愛的人了,那個才會丟掉呀!你老是愛你那個我、我、我,丟不掉的!

佛友:但是我們還是要找出那個問題的關鍵所在。
上師:問題關鍵喔,是要解決呀!不是說要去抓到。抓不到的,它要是抓得到就容易了。抓不到,所以要靠方法才出來啊,你不要以為看得到,看不到!看不到!比方說,你那個怕死,一定要到斬頭的時候才出現,那你怎麼修啊?(眾笑)我問你!不要去想那個,那個都是理論問題,自己攪自己,更糟糕!乖乖念佛、乖乖拜佛,沒事!(眾笑,鼓掌)。
上師:他還兩天前先跟我警告咧!你講這個的時候,我要提這個問題喔!(師笑、眾笑)我是不記得他什麼問題了。

佛友:我說,緣聚即生,緣散即滅,現在所有的東西,連我們的身體都時時變化,什麼東西是永恆的?
上師:因緣吶!因緣不斷變遷,那是永恆呀!(師笑)而且喔,他這個問題還有一點好,就是讓我想起跟你們講一件事情。就是說,我們是從以我們的感官範圍內來看,我們說,喔,我看得到這是有啊,我看不到這就是沒有啊,對不對?基本上,說緣生緣滅你也是這樣子去界定而已啊!但是法界緣起的話,佛經裏面,有些高僧傳裏面說,哦,哪個高僧,他在定裏面,喔!他看到釋迦牟尼佛在什麼法會上說法,整個那個情況他都看到了。那你說這個人是不是夢啊?做夢、夢想啊?不是啊!他在定裏面為什麼會這樣子?就是說,在我們來想,平常的我們有時空的觀念,我們來想的話,就是說,喔,這個過去了、過去了,再也追不回來了,它沒有了。可是那個人為什麼定裏看到幾千年前的事?要是真的沒有,他憑什麼去看到啊?他自己,在我們來想,這一輩子都才剛剛生咧!對不對?離這個幾千年,為什麼幾千年前的事他可以看得到?因為你如果講這個「緣聚即生、緣散即滅」的,就是說,某種因緣合的時候有這個現象;某種因緣變的時候呢,又是另一個現象。但是原來的那個現象在哪裏啊?我們有時空的觀念認為是沒有了,那其實只是說我們感官不能再接觸到那裏了。從法界緣起來看的話,是什麼?其實本來連時空都是人造觀念。

這是很難了解啦!因為你要修到你真的沒有時空觀念,你纔知道它是什麼意思。但是你有那樣的觀念的時候可以理解什麼?為什麼有時候修行久了,咦?將來的事先看到。那剛剛講的那個例子,是過去的事又看到。又怎麼解釋啊?就是說,從法界緣起來看,它是什麼?它是,我們認為是過去、現在、未來的都在。都在,只是你看得到、看不到而已。你看得很有限,所以你眼睛看這裏,哦!這個樣、這樣、這樣、這樣……。你以為時間是這樣。其實只是,比方說,這裏很暗啊,我一個手電筒,我照這裏,喔!這個是過去嘍,這個是現在嘍,這個是未來嘍。你只看到那一點哪!它都在啊!法界緣起是這樣,那個緣生、緣滅是這樣。它那個顯、滅,其實只是說,你能看到它、不能看到。這個很玄啦!可是你不這樣了解的話,你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有時候我們看到將來的事,為什麼我們會看到過去的事。而且另外一點,這個說整個法界一體這個,不是空話,為什麼?你要修得那個心比較淨的時候喔,你也不是說什麼事都會知道。我們這麼小一個腦袋,怎麼去了解所有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嘛!不是這樣。是跟你有關的事,有可能會有可能知道,會先知道、會看到什麼。然後你如果給佛、菩薩做事,佛、菩薩會跟你講,你該怎麼做。所以這些是鼓勵你嘍,好好自己修囉!你將來可以做什麼事無可限量,喔。然後你這個讀那麼多書的,你就要比較一下了。你看我講的,有沒有?你要想辦法把你想的那一套,換成像這樣子,不然的話你被書綁住囉。

佛友:上師,人是由五蘊組成的;那能不能開示這個五蘊裏面最後的那個「識」?
上師:喔!色受想行識,最後那個「識」啊?那個只是說你能夠感覺的這個東西呀。佛法分類嘛。啊,其實人是一體的呀!這種分類的都已經是觀念的東西了。你不要去管那個。糾纏那麼多沒有意思,不需要知道那麼多,你是要求解脫,不是要變成一個字典。(眾笑)。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因為你要搞清楚學佛是幹什麼?不是去鑽在理論裏面,然後跑不出來了,沒有用嘛。哪一天會死都不知道嘛!所以我自己讀了三年的佛書,我說,哦,讀了三年的佛書,我說,喔,得修念佛嘛!真正能幫助你的,還是老實做一些。

佛友:上師啊,這個放下是從何下手?
上師:現在呀!現在就放啊。(眾笑、上師笑)。你不要自己惹問題出來嘛!哪來的問題呢?所以其實這裏另一邊就是說,他講的不是沒有道理啦,就是說總是心裏有事嘛!怎麼辦?所以還是念佛、拜佛,為什麼?你要做得夠多喔,以後自然無念嘛!那些雜念是會不見的。所以真正要放得下是那個時候了。但是我原來那個回答,是等於說,你禪宗的話,對不對?你講了,我馬上從你那個出問題的地方,把你滅掉嘛!

佛友:上師這樣答覆喔,沒有人敢再問問題了。(眾笑)
上師:怎麼會不敢呢?
佛友:再問,再問就不可以了。
上師:可以!為什麼不可以?看問的是什麼問題呀!

佛友:不好意思。上師,那「無相」、「無住」、「無念」啊!可以解釋一下嗎?
上師:「無相」是,不是沒有相,因為明明看到有相嘛!是說「無執於相」的意思。啊,「無住」也是說,因為你有住的話,就是你心停在哪裏的話,那就是執著嘛!還是講無執嘛;然後「無念」,「無念」那個是要,它的意思是,因為念是一個,自己起一個分別心了!你如果了解說,這是自己心分別,而不跟著它跑,有念沒有關係。但是你如果會被它帶跑的話,不好!所以跟你教說,本來無念囉!還是等於說「無執於念」的意思。不是叫你變成說不能想嘛。那我剛剛講的那個,是說自然無念,那是修到了你原來的那些雜念已經沒有了,因為你專門進入佛號,雜念沒有的時候,自然無念了。不是你有心嘍,有心就錯。因為有心還是一念嘛!對不對?

佛友:「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來也空空,去也空空」。那麼人走了以後,去的時候帶什麼去?
上師:也沒有帶啊!你都說空空了,還帶什麼?(眾笑)。但是,不是帶不帶的問題啦!就是習慣了。你習慣糾纏的話,那個糾纏繼續下去,所以問題出在那裏。所以趁著還沒到那個時候,先練習把它放掉,這樣子。

佛友:上師啊,可不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你關於念佛這方面的修行和經驗?
上師:哦,念佛喲!念佛,我跟你講,我的觀念就是說,念佛法門喔,隨便你是四個字啊、六個字啊,或者你念觀音啊什麼,沒有關係。但是呢,舉例講,比方說我們念「阿彌陀佛」,只有這四個字是念佛,其他什麼都不是。只有「阿彌陀佛」,所以不用講,就是說你要懂,什麼大聲念、小聲念、快念、慢念什麼,唉呀!阿彌陀佛!就只有四個字。那這個法怎麼辦咧?就是說靠念多啦!你知道嗎?功課的話是說養成習慣啦,很好啊,你不會中斷啊什麼。真正講,靠念多而已,為什麼?你的煩惱怎麼來的?就是念得多嘛!煩惱就是念多了才那麼煩惱嘛!你唯一勝過它,是說我念佛念得比念煩惱多。所以你想你已經念煩惱幾十年囉,你現在要開始努力嘍,你要追上去。念多才有效,真的是這樣。啊,你不要管說,我現在念得好不好啊、有沒有專心啊、有雜念啊什麼,都不要去管嘛,那個都不是「阿彌陀佛」嘛!對不對?只有「阿彌陀佛」四個字,是你要做的,其他都不管了。你要能這麼簡單的話,然後就專心多念,不要管,你隨時有空就念,做什麼都不要緊。念、念、念、念……。最重要是這樣子。然後深入念囉,你以後才會知道,它剛剛想抓,抓不到的那個就自己不見了。那個什麼「緣起性空」,那個性空啊,有可能慢慢體會。為什麼?你發現說,欸?這個東西不見了、那個東西不見了,你就了解為什麼說「性空」。

佛友:請問上師,吃素與沒有吃素,會跟生活的影響很大嗎?
上師:問題最大的地方是在於說,你把它當一回事的話,就影響很大。你把它當作說,那也只是一部分。那,不那麼重要。
佛友:那師傅說,如果我們吃素跟不吃素,我們不當一回事的話,基本上就是我們沒有把……。
上師:重點在殺生或不殺生。
佛友:我們如果不殺生,不管吃素跟不吃素,只是用平常心對待我們的飲食,就沒有影響……。
上師:可以,可以!你如果念佛的話,就根本不管了。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佛友:上師,你所謂念的「阿彌陀佛」,前面的那個「南無」呢?不用?
上師:看你喜歡念「南無阿彌陀佛」還是念「阿彌陀佛」,沒有關係的,你要念也可以,都可以。但是光念「阿彌陀佛」比較容易說一念啦,「南無阿彌陀佛」好像兩念了。但是我開始也是念「南無阿彌陀佛」,所以沒有關係的。

佛友:有的人不能一下全心念佛,嘴巴念,他的頭腦想到別的……。
上師:不管,先念、繼續念。念到將來,但是如果自己有感覺了,喔,我心在想別的,趕快回到「阿彌陀佛」就是了。

佛友:師傅,修行是不是跟念力是一樣的?
上師:「念力」的意思是說,你的「念」是不是有力。那修行呢,基本上,你要先做到說你心能夠專一囉!因為你心亂七八糟,你都不能控制的話,你很難控制你的行囉!所以在那一點來講,你要修到說,你的念能夠有力,就是能夠專一,是好的。但是不只是那樣子呀!你念能夠專一以後,你要慢慢要管到說,你的行也要跟佛法合囉,所以就不只是念力的問題。

佛友:那我們修,是不是要去到沒有時間、沒有空間的境界?
上師:那最好啊,那當然最好啊!但是你不要去想說,我要到哪裏,那又不是你修的了,你修的部分只有「阿彌陀佛」。那個是慢慢有可能達到,但是你不要以為會很難了,因為你本來是在那裏面的,所以只是回到那個去。
佛友:就是說找回我們的本性?
上師:也不用找啊,因為就是你啊!(眾笑)還找什麼?

佛友:我們想分享一下你念「阿彌陀佛」的過程。比如說你開始念的時候……。
上師:喔,我開始念的時候,就是一天念一萬聲的「南無阿彌陀佛」。然後開始就比較難囉,開始差不多,開始沒有念過的人喔,念起來會吃力,而且雜念啊什麼。所以大概一天花個八個小時念囉,念一萬聲了。但是念熟了,就不用花那麼多時間啊什麼。但是我念差不多四百萬吧,就慢慢有感應啊、遇到我的師傅啊什麼,這樣子。
佛友:一萬聲是連續這樣下去,還是有事做一下……。
上師:專心在念囉。但是當然中間有起來做一點事啊什麼,就是每天念一萬,這樣。

佛友:如果在我們似睡未睡的情形之下,我們額心這邊,會出現比如說一些景象。這是什麼原因?
上師:這個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心,它所能感受的,其實平常是被感官限制喔,但是它是有可能超越我們的感官的。所以就是說心靜下來的時候,有時候你會看到一些你根本想不到的事情,那是有可能。但是不要管它囉,那個沒有什麼。看電影看完也是忘記嘛!(眾笑、鼓掌)。

佛友:師傅,那你說,念佛對我們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是說我們可以開智慧啊,可以各種方面都有幫助。
上師:有啊,有啊!因為主要這個東西是這樣囉。你比方說,喔,一個人很會煩惱啊,很貪心啊很什麼的,都是心不夠清淨嘛。你念下去了,你慢慢很多原來的那個很不好的欲望,它會淡掉,而且比較會知道怎麼樣是正好。比方說你吃東西,就八分飽就好了,不會想說再貪吃、再什麼……,所以也可以減肥啊!(眾笑)。因為我們人其實是本能嘛!他有一個會感覺說,呃,這樣子好了。但是你如果是習慣了,喔,我喜歡什麼呀!那就會超越那個本能,就做得過度了。

佛友:上師,那個書上的念佛是講,念佛是要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而你的念佛方法是說,念佛是一個成佛的方法。你可以把這兩個解釋一下嗎?
上師:兩個也沒有衝突啦!因為平常那個方法,是因為它整套嘛,它說你要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你願意去,那裏比這邊好多了,那麼所以你要念佛。這個完全正確的,因為我們也真的有感應,可以見到阿彌陀佛什麼,都是真的。但是我的講法,就是因為現代的人呢,我哪有空整天跟你爭說有沒有阿彌陀佛啊?(眾笑)他不信就算了嘛!就是沒有關係啊。對不對?人家也是合理嘛,他沒看到你怎麼逼他信?你要叫他一定接受上帝嗎?不是這種作法嘛。所以現代的人呢,我只能跟你講說,至少我一說,「喔,你心裡有煩惱」,他也知道有啊;「你跑不出來」,他也跑不出來啊;「這個方法有一個道理,所以可以跑出來」,他說,哎,有道理啊!這個做為專心的練習,很有幫助,就像每天做體操啊,噫?對啊!只要他願意試就好了嘛。但是試了下去以後,你不用講嘛!因為成佛什麼、什麼就是回到你本來的那個清淨而已。所以他只要肯做就好了。做、做、做、做,做到後來,他自己覺得說,喔,心裡比較安囉,身體也慢慢輕鬆囉,鬆開了什麼,他也會努力啊!努力的下面,他可能有感應了。然後如果他能夠注意到,我講的說,菩提心哪、法界觀法,就是都是為一切眾生在修啊,那他可能感應很快的,那後面就不用人家講了。他自己知道有真東西,就不用講了。那他所希望我講的,是他是說,你光是念佛,純粹只是「阿彌陀佛」的話,因為你這樣子純粹、純粹,回到什麼?回到本來一切都是純淨的時候,那個就是你啊。可是那個你呢,就是佛嘛!因為你那個時候,全部都只是「阿彌陀佛」的時候,你沒有什麼跟任何什麼有分別,你就融入一體嘛,你會體會到那個一體哦!是這樣的意思,說你就可以成佛。

佛友:上師,每次佛經所講的,一切聲音都是「阿彌陀佛」,或者念佛念到一個地步,你會聽到任何所有的聲音都是「阿彌陀佛」,你看所有的眾生都是阿彌陀佛。你可以解釋這個?
上師:這一種是這樣子,比方說,你念佛久了,你也可能說,根本沒有人在放那個五會念佛的錄音帶或唱碟啊什麼,你真的聽到,而且很大聲的, 這個也可能;或者說下雨,你聽那個雨聲都是念「阿彌陀佛」,喔,也有啊!這個修的人都有經驗呀。然後,真正講說,你說看一切眾生什麼,都是阿彌陀佛,也有可能啊!一種可能是說,他顯阿彌陀佛的樣子;另一個可能是什麼?就是說,你已經成佛,融入一體的話,一切都是一體,一切都是佛,那樣的意思。那如果都是一體的時候,其實也就不用說是不是佛了。就是即使都沒有顯阿彌陀佛的像,已經都沒有分別囉!那個時候,佛即眾生,眾生即佛。

佛友:那麼上師,整體是不是包括我們這些,分別你我的心仍不停,而且是算是一體呢?
上師:對啊,那個時候,就不用、沒有那個分的觀念,沒有分什麼身啊、心啊,或者你的、我的,都沒有了。小心喲!錢都是我的囉!(眾笑)
佛友:怎麼會這樣呢?上師,可不可以解釋一下?
上師:很簡單啊!因為你本來的分別的那個,是觀念的作用。觀念的作用都停止了,就自然進入是那樣子。但是那個是很深囉,所以理論講是這樣子講,因為那個是深到什麼,就是說你潛意識都沒有觀念了,你想容易、不容易?所以念佛有可能了解一點,這一點。你就是要深入就對了。不能講,因為講也沒有用,除非你到那個地步,你不知道。
佛友:照你這樣講的話,念佛念得好的時候,就是把我們無始以來的那個習氣,也都能夠轉化?
上師:對啊!對,對!
佛友:那麼那個「業障現前」是怎麼樣,假如是念佛?
上師:「業障現前」就是說,你現在生氣就是業障現前囉。(眾笑、上師笑)
佛友:她的問題可能是說,怎麼辦?
上師:喔,那個時候怎麼辦啊?繼續念佛啊!要是你還肯念的話。
佛友:對……他一直講,一直講,然後我就……
上師:對啊!就是繼續念,你懂得修的就繼續念。(上師大聲用力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眾大笑)。那就是阿彌陀佛顯忿怒像。(眾又笑)。

佛友:上師啊,每次上師強調說,念佛久了以後,身體會放鬆,這個是什麼意思?
上師:喔,你要講那個。我跟你講喔,念佛那個,可是我這個可能也不只是念佛,因為我是完全投入修行啦。然後這個過程裏面是,身體是鬆的過程很多、很多啦!最早光是念佛的時候,就是說最先覺得鬆是只是肩膀,肩膀外面這裏鬆。然後呢,修、修、修,你會覺得身體,這個身體,一層、一層鬆掉。因為它那個,就是說從我鬆的過程的經驗來講,就是說我們人開始那個打結呀,是從很微細的裏面的地方,然後你那些糾纏就一圈、一圈、一圈包起來,包得很緊,所以就很緊,這樣子。它要鬆的話當然照那個,有沒有?外面的先鬆掉、鬆掉,最後你心裏的那個很微細的才會鬆,簡單講是這樣子。

佛友:「迷」是什麼?如何破迷開悟?
上師:迷是什麼喔?迷就是說,不能了解實在情況是什麼,那是叫「迷」。可是實在的情況是什麼呢?你看你以為是這樣,我看我以為是這樣,因為你從那邊看,我從這邊看,所以你看的也不是實在是什麼,我看的也不是實在是什麼。怎麼樣破迷呢?你也不堅持你看的,我也不堅持我看的,那就開悟了。(上師笑)。
上師:你知道我講的了嗎?那個「迷」的那個問題。就是說你有見的話,都是有偏了。你要能從觀念的裏面出來,融入一體的時候才是「悟」。所以不是理論的問題,是修的問題,有修才會出來。

佛友:師傅,有很多人,他本來是沒有念佛,比如講他在做偏門的生意,他沒有念佛的時候就沒有什麼問題,可是他一開始念佛的時候,結果他的生意就一塌糊塗,然後就虧了很多錢。那我的理解是因為,他之前沒有接近佛,因為他做了偏門的生意,佛知道他做不好的生意。那麼他可能做了不好的東西,他的果還沒有出來。可能他接近佛了,就好像我們吃藥的時候,有那種明顯反應,那他那個不好的東西可能要以後才到來。可能他接近佛了,那因為這樣緣故,這個不好的東西就立刻現前,然後就造成他這樣,然後就從給他最壞的那個,好像吃藥這樣,連續反應,如果他真的是去面對它,慢慢又從最壞的慢慢做起的話,這樣子就是佛想要他達到的這樣子,我這樣的理解,對嗎?
上師:可以接受啦,但是也不用這麼麻煩哪。只要想說,他本來做的如果是不對的,現在這個做不對的不能賺錢,那他就不會做了,這不是最好嗎?這麼簡單囉!
佛友:他還沒有接觸佛法的時候就不會,他一開始接觸佛法就面對這樣的。
上師:對啊!這就是佛的加被,就是不讓他做壞的了。

上師:沒有問題就沒有問題囉!(眾笑)
上師:還有啊?(眾大笑)
佛友:「一切無有真」;什麼是「真」?
上師:一切無有什麼?
佛友:真假的真。
上師:它這裏是說,你不要陷於說,認為什麼是真、什麼是假,這樣的分別的意思,只是這樣的意思。因為你認定的,我們每個人能夠了解的很有限,你把自己範圍內的說是真的話,就起種種的偏執囉!啊,實在的「真」是超乎人類的知識的。

佛友:請問上師,念佛比較快,還是念咒比較快往生?
上師:不一定快啊,也可以活久一點呀!(眾笑)勸人念佛啊!
佛友:有什麼分別嗎?
上師:喔,佛號是顯教傳,密咒是密教傳的;只要是基於菩提心來念,就都一樣。

佛友:什麼叫「龍華三會」?
上師:龍華三會,我也不記得了。是什麼?彌勒佛的嗎?
佛友:啊!是啊!
上師:啊,你知道,還要問我?(眾笑、上師笑)
佛友:「龍華三會」我不知道。
上師:去查佛學辭典吧。(眾笑)

佛友:上師,現在有些情形,就是顯、密,在某一些群體裏面,或者是在某一些家庭裏面,顯、密會對立。這種情形要怎樣子?
上師:那個就是要,他對立有他對立的理由啊!就是認為別人不對的話,要去了解對方,然後再說不對呀。不要說你沒有搞清楚,就說他不對啊!但是他不肯去了解,那我們也沒辦法啊!對不對?真正了解應該是能夠融通的,絕對沒有說有什麼問題的。因為你在顯教範圍,它比較是這樣,它好像說,噢!我給你一些規矩啊、一個範圍啊,你在這裏面照這個規矩啊,做這個啊,那麼這樣你就是好學生了。但是你這個人不會永遠留在學校呀!他等一下一出去社會遇到的一些事情,那你說那些都不能碰,那他就永遠只能留在你的學校裏了。你教學生,也不是要他不要畢業啊!他出去他遇到那些事情,他還能夠守學校裏教的規矩的話,他纔是真的好學生嘛!所以密宗的想法,是說你不能老是把他關在這裏呀!你要知道外面有這種誘惑、誘惑、誘惑,他能禁得起誘惑,他才是你教真的成功了。所以你也得去讓他去那裏修啊!那也是他學習的一部分。你要是能懂這樣子,就沒有衝突了。

上師:好了!就這樣子。因為再講、再講不是重點喔!重點就是自己回去修,(上師笑、眾笑)沒有人可以替代你;不修的時候,那個煩惱也是沒有人可以替代你。

佛友:這個相片你發給他們嗎?
上師:喔,你們要不要拿這個?亞瑞你發吧。那個他那天火供完,他一個人在收那個灰的時候,那個日暈他拍到了。他說,其實他肉眼看比這個還漂亮,有七彩。他印了一些。一家拿一張吧!可能不夠說每個人都有。喔,這個是那個火供灰在這裏,你們如果想拿一點回去得加持的,就自己來。


吉祥圓滿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