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功的基本觀念

簡繁轉換 - 繁體

開示及校訂﹕林鈺堂上師
筆錄﹕弟子綿延


要講的喔,就是說氣功的一些基本觀念了。因為大家會想說,哦,我很想學啊!到底我能不能學啊?什麼、什麼。那基本上道理呢,就是說心跟氣,它是兩個是分不開的。這裏講的心呢,主要是講說你的意念。你的意念是怎麼樣的時候,它有意念的活動,一定身體裏面有微細的氣的活動。那一念、一念看起來很…,這有什麼?這樣想一下而已啊。氣也是微細的這樣走一下的,看來沒什麼嘛。但是問題是,你要是習慣怎麼樣走,或者你習慣東想西想,那麼氣就是這樣子走。那這樣子有什麼問題呢?就是說,它走的不是天然應該走的路。我們學佛說,要回到什麼?回到本來嘛!回到本來的話,你不用想;你用想的,都還是離原來該走的路有距離的。因為你是後天的想法,你有一個人的緊張在,有一個說「我要怎麼樣」在,那個都不是它天然該走的路,喔。所以你現在是說,先一個觀念就是心跟氣它是分不開。我們呢,都有種種的世間的想法啊,擔憂啊什麼的、執著啊什麼的,所以呢,這個氣走的路呢,是遠離了健康本來的路,所以你身體呢,就有很多問題囉。真正該走的路呢,因為太少走,閉住了。然後呢,不該有的路呢,你自己製造出來了,你每個人煩惱不一樣啊!他偏重的不一樣啊!他在緊張的不一樣啊!噢,你自己搞出一套來了。所以每個人身體很僵硬啊什麼這些,那這就是氣脈的糾結。所謂「脈」,就是說氣走的路啦。那這些路呢,它那個通道,又不是說血管什麼,你說,喔,解剖什麼我可以看到。它那個是,活著的時候明明有路的,但是不是你用什麼儀器可以看到的,喔。

那,知道了這個以後呢,那麼你說,我要怎麼樣去修呢?因為它兩個都是緊密的在一起。所以就是說,修這邊可以到那邊,修這邊可以到那邊。修心可以通到氣、修氣可以通到心。所以呢,你一開始在那裏說,哦,我們佛法的修法,我老是念一個經、老是念一個佛號、老是念一個咒,這樣的時候已經開始在修氣了。為什麼?你心讓它單純化了,你老是念這個跟你原來的煩惱沒有關的時候呢,原來壞的路就少人走,它就自己不會再作用了。那時候你那些就鬆掉了。而你專心在這個一個佛號、一個咒、一個經上面的時候呢,專心到你心沒有在支配。像我們平常心跳也不是你意識支配的嘛!它自己會繼續做的。同理呀,你專心到等於定在一個咒、定在一個什麼上的時候,哦,就在那個時候,原來健康的路又開始走了。所以你修心的時候呢,你就是已經開始在修氣了,不必說到什麼時候。那你修氣呢,修氣的話呢,也可以到心。為什麼?通常所謂「修氣」,頭一個是說,哦,觀呼吸嘛!你去看說,你氣出來啊、進去啊什麼。或者你光在那裏數,氣出來數,一、一…,然後第二個,二、二…。這是傳統那個南傳的方法喔,數息。弄到五呢,又從一到五開始。其實也是單純化,但是他這個時候,心有想要說,注意你的呼吸。注意你的呼吸的時候,你發現到什麼?咦,這個氣其實根本不是你想的,以為說,哦,氣一定都是這樣很順出來、很順進去。其實不是。有時候只有,你做到深入的時候,有時候其實只有一邊的氣在走,一邊氣沒有在走。然後那個氣會粗粗細細啊,斷斷續續啊,什麼都有。因為你裏面的路不對嘛!路不對,它要走出來的時候,它遇到這個,它當然會停一下,就會有種種這個東西。那你專注在你的那個氣,設法使它這樣均勻,這樣進進出出、進進出出的時候,那個時候呢,你專注在氣上的時候,你的心也會平靜下來。因為你都專注在這個氣本身了,沒那個氣力去做別的事,你心就不會亂跑了,你心也調下來了。所以修氣也可以修心哪!

那這裏面呢就是說,我們說要修氣功到底是什麼氣功?也不是一般說的氣功啊什麼。它那個一般的氣功,哦,你怎麼樣的路線啊,然後怎麼樣還發功啊什麼,可以怎麼樣子治病啊什麼、什麼。那些也是有道理,為什麼?你只要人跟人碰到,一踫到,這個氣馬上就是這個也過去,那個也過來,對不對?。那你練得比較強了,當然你這個過去可以影響他嘛!但是這裏面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你氣如果很強的時候,一般的人他練氣,他只是說,喔,我希望身體好啊,我希望我能夠什麼…。他其實沒有離開世間的一套的。所以就是說,它基本上走的路,不是天然應該走的路。天然應該走的路不是你可以想得到的。就是連密宗教你的方法也只是方便而已,你不要以為真正是這樣子。真正是要到你無念了,它自己走了,那個才慢慢會真的去了。知道嗎?有念頭指導的時候還都不對。那,所以呢,你不要急著修氣功,為什麼?你心要是還沒有真的那麼純、那麼離世間,你搞強了有什麼用呢?你知道嗎?就是說它闖禍闖得更大了;有沒有?你開的車是更高速的,有沒有?闖得禍更大了。所以頭一點就是,也不用急;第二點就是,你現在在修的其實都有在修氣功了。持咒也有修氣功了,然後呢你做禮拜,小禮拜、大禮拜什麼,你有動的時候,裏面都有氣。特別是那個大禮拜,它那個設計就是讓你,這樣伸展的時候,也是助你的脈;然後另一邊就是說,你如果到說,喔,你這樣做的時候,那麼我等一下才示範,現在不下來做給你看。就是說,你開始就吸嘛,吸到吸滿了你就閉著氣,一直到你這個起來的時候才,你如果能夠持那麼久,自然持那麼久,到那個時候氣才讓它氣出來。而且其實是你在這樣修的過程中呢,慢慢,沒有人教,你也自然變這樣。就是說你大禮拜做得夠多。那樣子做有什麼好處?就是因為它氣閉住在運動,就會裏頭的那個衝擊的力量大些,助你的脈早日開啊什麼這些。

那你說什麼叫「金剛拳」呢?金剛拳之類的東西它是說,你要能閉氣喔,閉兩分鐘以上,至少一分鐘。那麼你在閉這一口氣的裏面呢,你做一些動作,那樣叫「金剛拳」。就是你閉著氣動是不容易嘛,對不對?它很容易要出氣。那麼這裏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你什麼時候真的閉氣一分鐘、兩分鐘?我跟你講,一定要你心能夠定住,你心沒有雜念。為什麼?心只要一有念頭,氣就走了,根本抓不住的,它就一定要出來了,因為動了嘛!念一動氣就動了。(弟子﹕上師,我提一個問題。)然後你慢慢修,修到你心是自然靜的,它氣也自然不出來。那這個氣功,它不管說你方法怎麼樣,那是到時候才講,因為先講也沒有用,你會忘記。但是主要是說,所謂「修氣功」主要都是什麼?就是說,吸氣然後閉氣,然後再出氣。你如果深呼吸只是說,深的吸馬上深的散出喲,這個氣的力量喔,不會增長。因為你還是原來那一口氣而已,你只是順氣而已,你這樣練的話。你要是練說,進來以後你有把它停一下,但是呢,我們脈什麼也還沒有全修好啊,心也還沒有修純啊,怕它出毛病,所以呢,你不要說,我一定要怎麼樣撐。這樣很容易出毛病,不行的。你就是要進來、閉住,然後覺得想出來,稍忍一下呢,就又讓它去。而且一直是嘴是閉的,然後都用鼻子。

所以你要是知道這個呢,你其實我寫的那個〈心氣合一的念佛妙法〉,用那個方法,你去持一個咒啊,持一個佛號啊,就是你開始修氣功一樣了。那你看,你本來的持咒、念佛號、大禮拜、然後加上這個深呼吸,那你就可以好好去修了。然後,還一點就是你會慢慢發現說,你吸氣進來喔,那麼閉氣的時候,你在閉的時候,就是你想法是,不是只是說停止,繼續想成好像繼續在吸那個味道。那這個中間呢,欸?有時候真的還會有氣進去。為什麼?你那個氣進去以後,它要找地方,它氣力會增長就是因為慢慢這裏面,能夠儲氣的空間大了嘛!氣力增長是這樣子。那所以氣功喔,你看,我們去到那個五臺山那個洞啊,那羅延窟,外面不是那個漢白玉的那個,蕩通借波祖師的那個像,肚子不是跟我一樣嗎?(師拍腹部)。陳祖師,你看!不是跟我一樣嗎?這都是修氣功以後自然的。這個不是胖的嘛!你看,抓不出油嘛。就是氣功它這裏面自然會大起來,這樣子。那現在基本上你這樣了解後,你不用急喔;你就知道說,其實你已經在修,然後跟你的修心很有關;然後你要是不能修到說很自然的定喔,那麼你氣也不可能很自然的說保持很久。氣功重點在於說能夠持久。那,而且這個東西呢,我自己經驗喔,好幾年、好幾年慢慢進步的,所以你不要在想說,我們趕快有什麼,就怎麼樣,根本不是那樣子。你現在有的,你知道它跟修氣功的關係,你好好做那一部分,然後慢慢你知道一定要到自己心投入佛法,真的能夠靜了,那時候就是不用講,它也會長。你說,書總是寫給你一套,你整天被那個書綁住,記住那一套,哎,這裏是怎麼樣、是怎麼樣…。啊喲!不是那麼複雜的事。你真的投入佛法的生活以後,我根本莫名其妙,它自己也長呀!它那個鬆的過程啊,根本你不知道呀!

而且呢,我今天在這個機會,順便又再講一次說,我經歷過的鬆的過程。最先是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天一萬遍,念到差不多三個月的時候,這一點點地方開始鬆,最外面這裏,肩膀這裏開始鬆。然後它就…,現在這樣講就是很多年的過程了,就是說,它這個主要就是先這個身體的感覺,就是說一層、一層鬆,很多層。鬆、鬆、鬆、鬆,鬆到(軀幹中間)這個地方鬆了。這個地方鬆的時候,你以為說沒有了,它往上鬆去了,從這個的中心哪,胸部裏頭的中心,往上鬆,鬆到腦裏去了,腦都鬆了。腦鬆了,腦鬆了怎麼感覺,你知道嗎?就是比方說你現在喔,你把你的頭這樣(左右)動一動,你覺得腦裏好像一團,那個鬆掉了,那個鬆掉了喔。而且呢,這個過程中還有其他,想到的我都跟你講。像有…,那,很多、很多年前了,就是說,這樣坐著喔,你平常你有一個感覺說,我有一個軀體,然後這邊一個兩樣東西,那樣的想法。可是我就是坐著,就沒有覺得這個跟這個中間有界限,就是找不到那個界限在哪裏,那樣的感覺,就是整個鬆掉。而且那個都是忽然這樣子的,就是本來是有嘛,對不對?「啪」就沒有掉了。(弟子﹕就是習定、念佛號的時候,突然這樣感覺?)對、對、對!就是在坐的時候,忽然就…。然後沒有了,以後就沒有了;然後呢,有一次是站著喔,那時候還是念佛的時候,忽然,那個腳底鬆了,腳底鬆的時候呢,真的感覺好像說腳裏沒有凹起來,感覺上好像說整個是貼地。而且那個時候,那個感覺鬆那一陣子的時候,出什麼事情?就是我那時候三十幾歲,本來(腳底)這個皮都有硬的、厚的,有沒有?整個這兩個腳的這邊的皮都脫了。就好像不曉得幾天裏面,自己脫。也沒有痛、也沒有什麼,就是說厚皮就沒有了。然後再來,你看!到現在都是那麼軟、那麼滑的。就是硬的…,就是新陳代謝啦,變成新陳代謝能夠這樣子;然後這個裏頭的鬆喔,鬆了以後,腦裏鬆了以後,你以為沒有了,哦,還有!這個最中心這裏面啊,還有一個細管,那個細管又鬆掉了,鬆掉、鬆掉、鬆掉…。那,那些鬆掉以後呢,就像我現在做「頗瓦」的時候,我那個「嘻」、「呸」那時候啊,那個身體的正中心喔,硬是真的有一個空氣的通道,自己可以感覺的。

而且還一個就是說,在這些之前啦,這些之前就有開頂嘛!開頂的時候,就是說頭會覺得好像有時候就這樣,好像要向外面去這樣。然後呢,這個地方有腫一點起來,然後有黃色的水啊、有一點血啊,這樣子。然後等這個真的開的時候呢,這個地方喔,等這個地方真的開的時候,那個地方是凹下去的,你用手去摸啊,會發現那裏是凹下去的。啊,等它凹了以後,然後才又長起來。現在那個地方高起來,是凹了以後,開頂以後才長這塊出來的,那個過程啊!就是這個地方,這個地方不是高起來嗎?那個最先其實是凹下去,然後才長那個出來。所以這個也是沒有書告訴你啊!這個過程。而且很合理嘛,它不先開,它怎麼長出來,有沒有?然後另外還有經歷過的是說,喔,從這個地方到那個什麼,到那個杵的那個頭,龜頭啊。欸?兩條平行的細線,「咻」,它都是只在那個鬆的那一剎那,你感覺它的存在。本來也不知道有這個東西。它鬆,整個通的那一剎那,你感覺說,這個書也沒有人寫啊!是兩條很細的,平行左右這樣,「咻」,整個這樣,這樣有過。然後呢,那個舌頭喔,舌頭鬆的時候,舌頭的那個正中間,正中間一條,而且是在,你這個有厚度嘛!這邊也是正中間,一條細細的,忽然舌頭鬆的時候,那一線通的。然後,還有再來耳朵鬆了。耳朵鬆的時候,可以感覺說,而且它這個發展不是同時耶,不是說左右耳同時,先一邊然後另一邊。它怎麼樣?好像耳朵裏面,你看是這樣一片喔,鬆的時候感覺它是三層,耳朵是三層。鬆了的時候才感覺到,然後兩邊都鬆過;然後(手背)這邊是因為練健身球,練健身球七年,七年也是先後,就是這個中心這裏,鬆了,就是說好像它有個結在那裏。那它鬆了以後,我自己猜想說,為什麼有的人玩健身球,這樣轉是自然的,這樣轉是自然的,有的是(反過來)這樣轉是自然的,我想就是這個地方那個結,結成什麼樣子,就是控制你的那個。啊,我是練,練到開了;然後另外呢,就是說等耳朵都鬆了以後,慢慢、慢慢,才臉也會鬆。臉很後面鬆欸,臉鬆,臉鬆而且,臉鬆先,只是臉鬆,然後鬆到什麼呢,臉跟脖子都一起鬆,這樣子,這樣子一片,這樣鬆,(左)一邊、(右)一邊的。

所以就是把這些講給你們聽啦,你們,就是你好好修,這些它為什麼是這樣發生?我也不知道。也不是哪個書說你怎麼樣,但是你只要投入佛法,修、修、修,後面真的有這些事呀!啊,因為我是這樣子通了呢,你哪一個跟我碰,哦,他的壞的就跑我這邊來了,那過來沒有關係啊,等一下我自己就莫名其妙那個就跑掉了。那你就感覺到那個熱啊什麼過來什麼,這樣子,就可以幫助人家了。而且更不止是這些個,祈禱什麼,出那麼多事情,可以幫助人家。(弟子﹕上師,你剛才說男的就是這樣,那女的中脈兩邊是去到哪裏去?)我想也是到密處去啊!一定也是到密處去。(弟子﹕一定是兩條的嗎?)不是,不是!那個是我告訴你說,我有經歷過有那樣的脈,那個不是書上有寫的嘛,也不像左右二脈,不曉得什麼。(弟子﹕每個人一樣嗎?)我想基本上人結構是一樣的。(弟子﹕就是男女都差不多是嗎?)對啊,對啊!然後,你原來要問什麼?你那時候要問什麼問題?(弟子﹕哦,我剛才想問您,就是說,那閉氣,比方說閉一分鐘以上的時候,那氣出來,如果說有氣出來的話,都是從鼻孔出去的嗎?)對啊!我們修氣功都只有用鼻孔,進出都用鼻啊!(弟子﹕不是,就是說,我的意思是說,你認為你在閉氣,但是你有沒有漏氣的可能?那你漏氣的時候是從鼻孔漏出來,還是說從其他的地方也可以漏氣?)喔 ,那個我們也不知道,但是你不要去管那些嘛!你不知道的事,你怎麼管呢?你就是注意說,你只是用鼻子進出嘛。而且他這個也不可能要求你說,噢!你要連皮膚都不漏氣。誰知道呢!那根本無理的嘛。

(弟子﹕上師,我們習定的時候,習到定下來的時候,有時候會感覺到連呼吸也沒有了,那個是什麼情形?)那個沒有關係囉,那個叫「外息」停啦,外息停的時候,就是(小腹)這個地方會開始動,那叫「內息」,內息還沒有停,就是這樣而已。(弟子﹕「內息」是不是就是「胎息」?)對啊!是「胎息」啊,就是只有肚子這裏在動。(弟子﹕外息停,自然內息就在動了?)對、對、對,不然就死掉了。(笑)外息、內息都沒有…(弟子﹕那我們不要去管它?)不用管它、不用管它,不會有事的。(弟子﹕就繼續這樣子?)嗯哼!它等一下你出定就又恢復了。(弟子﹕那我們習定的時候,好像感覺到中空,裏面好像空掉了,中間沒有心臟,什麼都沒有的時候…)那沒有關係,那只是定裏面有種種不同覺受而已,有時候也會看到自己裏面啊!沒有關係,不要管他就好了。(弟子﹕師傅,那女孩子如果修氣功,她也是會有像這樣子肚子出來嗎?)應該會,(弟子﹕天哪!)應該會,你要…,但是我跟你講喔,氣功好了,很好啊!那個,像比方說我那個痰啊,很容易出來,不會說會塞在哪裏。像我做大禮拜的時候,就幾年了,都吐痰啊,吐白痰啊;然後比方說,肚子冷氣進去啊,凡是氣上有問題的時候,不要躺著,坐著比較,它直容易順。然後像我這樣子,我也不用怎麼樣子,它就很容易就可以冷氣逼出來啊什麼,就少痛苦很多嘛。還有你說,比方說你沒有練過氣的人,你有時候忽然一個很大的一個「哈秋」,有沒有?(腰)這邊好酸,有沒有?等氣強了,這個都通了,根本不會啊!而且還有一個,就是說你修氣功的過程中,包括你修行啦!因為你知道了,離不開…,修心就會修氣嘛!整個這個過程中呢,它那個原來閉塞的什麼在解的時候,有時候是癢一下,莫名其妙身體哪裏癢一下,可是就是一下子而已,你根本不會怎麼樣;然後有時候痛一下。可是那痛不是那種割破了發炎那種痛,就是痛一下。最多、最多,可能說兩分鐘、五分鐘,很痛,然後可是還是過去了,就這樣而已。而且一般來講,那種痛它都是直線的,不是橫線的,直線的、直線的。好囉,這樣就講很多了,你就可以安心修囉!

然後我示範做一下那個什麼,你說大禮拜怎麼樣弄,我也不記得說…。哦,你是說配合那個呼吸的那個。(弟子﹕對!對!)(師下座示範大禮拜。)

你看喔!就是說從(兩手從兩邊向上舉)這個時候就開始吸氣了,所以你那個大禮拜的咒是默念的啊。……像我到現在才吐氣啊。啊,你如果不能這樣的話,就是你,看你做到哪裏,你就吐氣就是了。我可以到現在整個(做完)我才吐氣。(弟子﹕師傅,你剛剛這是那個有點半推的…)對啊,對啊!你如果那個「啪」下去的時候也是一樣呀!就是你盡量閉氣就是了。就是一開始的時候吸氣嘛,吸,然後到你真的不行的時候,讓它氣出來就是了。

                    
                     二〇〇八年七月十一日
                     養和齋於中國雲南楚雄


補述﹕

學佛修氣功以來,身體的變化,除了上述的,還有眼球也都鬆了。我頭頂中間本來有一大塊近乎禿了,可是十餘年來漸漸生出細毛,並且越來越多,現在都很明顯地有很多頭髮了。我並沒有使用生髮的藥物,也沒有特地按摩頭頂,所以這也是修行的結果。

    
                      二〇〇八年八月十八日
                      養和齋    於加州


----- Original Message -----
寄件者: Yutang Lin
收件者: Dharma Friends
傳送日期: 2008年8月19日 上午 01:16
主旨: Additional Comments Added 加入補述

I realized that in the talk I did not mention two other signs of my bodily changes, so this morning I added them to the end of the article, as follows:
我察覺到在此講述中我並沒有提及我身體上的另兩個轉變,因此今晨我將之增入此文的後面如下:

補述﹕
學佛修氣功以來,身體的變化,除了上述的,還有眼球也都鬆了。我頭頂中間本來有一大塊近乎禿了,可是十餘年來漸漸生出細毛,並且越來越多,現在都很明顯地有很多頭髮了。我並沒有使用生髮的藥物,也沒有特地按摩頭頂,所以這也是修行的結果。

                     二〇〇八年八月十八日
                     養和齋    於加州

Amended file attached.
修訂版附呈。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願一切眾生早日成佛!

Yutang
鈺堂


----- Original Message -----
寄件者: Yutang Lin
收件者: Dharma Friends
傳送日期: 2008年8月18日 下午 02:46
主旨: Transcript of a Talk 氣功的基本觀念

The talk was given in Yun Nan, China. The content is quite important.
這個講解乃講於中國的雲南。此內容相當的重要。

One file attached.
一檔案附呈。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願一切眾生早日成佛!

Yutang
鈺堂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