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圓次第及活轉之教授

簡繁轉換 - 繁體

講解及校訂﹕林鈺堂上師
筆錄﹕弟子綿延


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

先講一個你們說要講的那個「生起次第」、「圓滿次第」。它這個東西是,密宗它的修法它分那個層次啦。那,密宗其實它假定你先有顯教的基礎嘛。所以顯教基礎裏面呢,懂了一些什麼空性的道理啊、守戒啊什麼,修六度啊、習定啊、無常出離啊什麼,這些等於說假定你都有了。然後,來到密宗的時候,它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說它強調說,喔!你要依賴上師。而上師呢,是能夠給你灌頂的人。那麼它的灌頂是做什麼呢?就是說,平常的修法,顯教的修法呢,它沒有說你這一輩子就一定能成佛。所以它甚至理論上來講說,因為你過去生輪迴,那麼多問題在啊。你要從那樣的一個普通人,到成佛離太遠了,所以你要經過很長遠的努力,不是一輩子喔,不是十幾輩子喔,可能所謂「三大阿僧胝劫」,就是說,哇!等於你永遠修不完一樣,那樣你才會成佛。欸?密宗它又強調說,哎!我們是有可能一輩子就成佛了,這一生。這一生的話呢,就是說,甚至說還沒有到下一生都算這一生,這怎麼講?雖然死了,進入中陰,但是中陰還沒投胎之前呢,還屬於這一生,就是連中陰成佛,這也可能。甚至有即身,剛剛講的這一生,這一世的生死,它說即生還即身,就是活著就要成佛了,它甚至講到這樣子了。那你要這樣成佛,為什麼密宗可以特別快?它講裏面一個道理,它是說密宗它有果位方便。所謂「果位方便」,意思就是說,以前那個呢,你可能是跟著書本學啊,所以你搞了半天不一定學對了,很慢。現在來到這裏呢,等於說我們有辦法讓你,佛就在你眼前做給你看。那麼佛當然知道你問題在哪裏,那麼你只要這樣子親自指點的結果呢,你很快會成佛,所以甚至有可能活著就成佛了。

那可是現在我們怎麼知道佛在呢?它密宗是說,你要相信密宗的上師呢,就是跟佛沒有差別的,他就是佛。那為什麼可以這樣相信呢?一方面是因為,密宗裏面教的方法呢,都是佛所謂「果位方便」。就是說除了它的顯教部分以外,它特有的部分呢就是果位方便,就是說,這些是已經成了佛的人纔知道說,成佛的時候是經過這些,有這些結果,所以他就直接教你說,怎麼樣你馬上到這個地方來,不用讓你在那裏又長遠的摸索、摸索、摸索,慢慢才,哦!怎麼樣是菩薩啊,怎麼樣什麼、什麼…,慢慢一點、一點在改變。它不是這樣,他說,哦,基本上大家本來是佛,那已經成佛的人一看就知道說,噢!就是哪裏不對嘛、就是哪裏不對嘛!只要這樣改過來就好了,就好像很快了。那麼一方面是說它的方便是這樣,另外一方面他說它有個灌頂。什麼是灌頂的意思?

灌頂有兩種意思,一種叫「加持」,一種叫「開許」。「加持」的意思,就是說你這個人其實是凡夫嘛,哪有可能忽然,這一輩子活著就變佛?何況即使這一生,在遇到密宗以前,已經造了很多業了,你要怎麼辦?所以它說頭一個地方是加持。「加持」就是說,我們這裏呢,一代、一代傳下來,密宗的祖師,一代、一代傳下來,就是當年佛能夠給你直接的一種加持、一種力量。那個力量現在還有。那這個師傅呢,他給你灌頂的時候,經過這個儀式呢,即使這個師傅沒有真的成佛,經過這個灌頂,他照規矩做了,那麼傳下來的這種真正的力量呢,可以透過這個儀式、透過這個上師呢,給你。一給了你這種力量呢,怎麼樣子?就是說,他用比喻來講,就是說等於在你身體裏面,種下了一個那個佛的種子。那麼因為你已經得到佛的種子,你只要把這個佛的種子培養出來,你就成佛了。它是這樣的觀念,頭一個是加持。所以它的理論是說這樣子,因為有這樣的加持,所以你有可能這一輩子活著就成佛了;另一個叫做「開許」。

「開許」的意思是說,你明明還是凡夫嘛,你離佛那麼遠,可是呢它要教你說,喔!你現在就要當你是佛了,你的身體就是怎麼樣莊嚴,怎麼樣…。其實你根本沒有嘛!那照講的話,你違背因果嘛!你這個沒有的人,去冒充嗎?冒充就不可以,他開許。開許就好像說,佛真的是有這種東西的人。他說,喔,我要幫助這個眾生,這個眾生有足夠信心、足夠因緣來相信這些方法的話,我說,他也可以這樣子。就是說因果上,光靠你自己不能做這個事的,他現在他也是一種加持了,他說你可以。你也可以想成你是這樣子。因為我已經給你那個下了一個種在那裏,你也有可能長大了;你既然有可能長大呢,我就准你說,喔,你就想你長大的時候,頭上是怎麼樣、怎麼樣…。就是那些莊嚴應該不是只是好看而已,它是有代表真的,比方說五佛冠,就可能代表五方佛啊、代表五智啊、五大啊什麼,有沒有?種種的表法。那麼本來你沒有那個因果可以這樣實現的,我現在許你去這樣想。而且就是許你,因為我已經給你下那個種呢,就許你那個種慢慢,這樣子的培養法使他成就,這樣子。

那,所以呢,密宗它分灌頂,它古時候,陳上師指出來說,古時候的話,不是像現在都是,一次就三天裏面,大灌頂三天裏面,結緣灌頂就一下而已嘛,大灌頂至少三天啊!三天裏面呢,就是初灌、二灌、三灌、四灌都給你了。那他說,真正古時候的人,不是這樣的,他先給一個初灌。初灌的時候,就是說,哦!我給你下了那個菩提種、佛種,給你下了。然後呢,也准許你去觀自己是佛了,教你說怎麼觀你是佛。那麼然後這一部分的工作,你要修的,這叫做「生起次第」。就是使這個佛種長大起來,長成那個佛的樣子,外面的樣子而已,這叫「生起次第」。所以他主要是觀自己是本尊囉。他給你哪個灌頂,你就修那一尊囉。然後呢,他這個地方的重點就是說,你要能夠觀得明顯啊、觀得堅固啊,還有「佛慢」,就是說,你要真的以為自己就是那個樣子了。那這裏我要補充一個,是我自己的心得,就是說你這個觀自己成本尊的時候,重點是什麼?真正的觀吶,不是說我在想,我在想是對立的嘛!你怎麼想、怎麼想,就算你想得很清楚,也只是好像一個人畫畫,畫得很清楚而已,還不是真的那個所謂「觀」。因為照他理論來講,觀是說從空性裏面出現這個本尊了,一進入空性的時候是什麼都沒有。就是說,你心裏不再想說,雖然你明明看到啊,你基本上是想說,這一切已經都變成就是無雲晴空而已。然後無雲晴空裏面,出現了這一尊本尊了。那,唯一的,能夠說真的是空性裏出來,而不是說我這個人在這裏,老是要想一個的,的方法是什麼?就是你就是認定說,你是那個樣子,這樣子就是最接近觀修啦!就是你在修觀的時候,他說白度母,手是怎麼樣、拿什麼花、幾隻眼睛;你就認定,你在想的時候,你這個身都是這樣,都是虹光、都沒有實質、都是透明的,就是白度母在這裏。認定啊!這是我的心得,就是那樣子去修觀,這是叫做「生起次第」。

那麼再來呢,它有分二灌跟三灌。二灌跟三灌裏面所要修的呢,它就叫做「圓滿次第」。為什麼?因為生起的時候還不圓滿嘛!你只是一個外面的,一個虹光身,空空洞洞的,但是很明顯地一個本尊在那裏了。那麼要怎麼樣這個本尊身才會圓滿?就是說,喔,裏面吶,你要觀有三脈、五輪啊!詳細觀的話還更複雜了。然後,觀這些做什麼呢?是要幫助你去修氣。就是說佛法教你說,你這樣觀的話,氣走的才是成佛的路線。啊,其實在你的前行裏面,大禮拜什麼,已經都有了,都有幫助你氣脈調直了,你持咒的時候當然都已經有了,念佛的時候都已經有了,心氣不二啊這些。現在我們不細講了,就是這樣提到、提到你們知道的事情。那它二灌跟三灌的差別在哪裏?二灌的時候呢,就是他在那個灌頂裏面,其實就是說,上師跟他的佛母做雙運,然後那個水要給你吃,那個叫「二灌」。雙運之後的那個密處的水拿出來給你吃,那樣子,就是那樣子的一種加持了。因為他那個修行人的那個東西,不是普通的那個水,你吃了得加持。那麼,然後得到那個加持,就是幫助你這個氣脈的發展囉,但是你還是要去修氣功啊!等到你修到相當程度的時候,那麼你可以跟,不止是說「觀想雙運」,還可以跟實體的明妃,就是實在的人呢,修雙運。那麼到那個地步,才叫「三灌」了。那麼最後所謂「四灌」呢,它四灌只是一種認可。就是說,你修雙運修到真的見到那個無邊際的,那個光明出現啊什麼,到那個地步的話,那麼師傅認可說,哦,你這樣是修好了。修到那個見到法身光明了,這樣一個認可而已,那個地方沒有什麼修不修了。那麼圓滿次第通常講就是二灌跟三灌,這叫「圓滿次第」。因為這些要修了,才達到究竟的法身光明。所以簡單講就是了解一下這些囉,因為這些有了,你知道一個情況,然後你真正修是幾十年的事喲!所以也不是一下子講得清楚的,慢慢內容再去照著做了。


深呼吸

那另外一個是說,要我做那個呼吸的給你們看,深呼吸的喔。那我也不是要做真的氣功的給你們看,因為氣功的那個也複雜囉。我現在只是說,我做深呼吸了。就是說只用鼻子,然後吸、然後停、然後出,這樣給你們看。那我坐這樣,因為這樣有點不容易,我坐這樣,你們就注意看就是了。那麼,它這個東西是這樣子了,你自己修的話你就會發現說,說起來很簡單,只是說,吸氣、停氣、再出氣。那你自己做的時候你會發現說,咦?氣微弱啊、斷斷續續啊、有時候只有一邊啊什麼,種種的。然後你住的時候呢,重點就是說你不要太勉強。完全不勉強也不行,為什麼?你是要它氣力增長嘛。你總要說設法要停久一點。但是呢你不要太勉強,因為你太勉強的時候,怕氣走岔什麼,就出問題,所以你就稍忍一下,你就讓它出去。因為這個也不是一天、兩天你就會氣功了。你也是每天做個十分鐘、十五分鐘啊,慢慢做久一點啊,然後很多年,氣才不一樣了。那這個氣住的時候,就是停住不呼的時候,是整個這個氣力增長的最關鍵在那裏。那,怎麼樣氣可以停呢?實際上也不是只是說要它停住,真正到修氣功的時候,是等於說,你不停要吸啦!你維持著吸的觀念,不讓它出去,因為它已經滿了,它當然…。但是呢,好像滿了的時候,有時候它又可以進一些氣,為什麼?你氣進去以後,它要找地方去,它一找到地方,一有空的,它氣又進來了。那,另外呢,真正微細的講的話,那個氣它還甚至說,比方說你吸進來的時候,你想成像一粒米一樣,什麼意思?就是開始很細,慢慢粗一點,然後又細;出來的時候也是像米,也是先細細的出來,然後慢慢大,然後慢慢小。那是微細講,你開始的人根本不要管這個了,你就是只是氣進出囉。那我現在弄弄看。(師示範深呼吸)

而且你聽得到氣都很大聲,有沒有?。(弟子﹕吸進去,就把它吸進去肚子裏面,是嗎?)你只要想說往下去就是了,你想是往下去就可以了。然後這裏面呢,它關鍵在停氣的時候,可是停氣的時候,你也聽到好幾次,又進去、又進去。那個,甚至像最後那一次,不是很多次嗎?那個氣都到這裏了。(弟子﹕哦,一直吸、一直吸的時候,好像是吞的是吧?我的感覺是吞的。)你看起來是吞的,我自己不覺得了,它是自然的,它氣因為要壓下去。但是我也不覺得我在壓啊,只是我已經吸慣了嘛!它自己又擠進去、又擠進去。然後這裏面一個重點,就是說,你那個氣停啊,一定要心無念吶。我是根本不費力,因為我真的無念。你心,其實你心如果還在那裏雜念,稍一念,氣就出來了,問題就在這裏。所以你說,氣功你急也沒有用。就是說,(弟子﹕就是要專注。),對!你先要等於有些定功了,你心,所以你說真正講下去,跟你講方法沒有用的,除非你把世間拋開,專心修佛,不然怎麼辦吶?你心是亂的,氣功你怎麼修啊?做不到。

然後我根本也沒有急說,我要怎麼樣每天一定要坐多久定啊,也沒有說急著要做氣功啊什麼,只是說我全生命交給佛法,然後長遠去,它自然長大的。這種是最穩當的,真正長養。那現在你看那個氣就很不一樣嘛。那有這些氣很好啊!就是說,比方說人家那個「哈秋」,有時候很大的時候,腰部這邊好酸,有沒有?我現在根本不會酸了。因為我這個都開了,就不酸了。你那是因為很少氣走那個地方,所以你就「哈秋」的時候很酸。然後再來,比方說冷氣進去腹部啊什麼的,那會很痛,有沒有?可是像我這樣的人的話,我只要坐直了,也不用怎麼樣,它等下就很容易把它排出去了。就是你氣力強的時候,很多好處。然後,是不是只是氣力,我也不知道,反正身體暖熱啊,然後慢慢就變成說,跟人家一碰,他的壞的就來,我的好的就過去了;然後他的壞的到我身上,等一下就沒有了,我也不知道它怎麼樣排掉的。所以就是說這些是後面的事了,就是你自己慢慢去修了喔。


活轉

那最後一個說,要我講說「活轉」。活轉這個東西,問題是這樣,就是說,我們平常因為有執著囉、有偏好囉、偏愛囉、偏見囉,所以你總是,就是說沒有遇到事情,你也不曉得你是綁在哪裏啊。一遇到事情的時候,你就好像說跑不掉了。或者被人家一句話你就釘住了;有沒有?你的反應就不活嘛!因為你有你的顧慮啊!你有覺得,哎!我這個不能做啊!這個怎麼樣…。很多、很多地方,就是這個人,是活的人,可是他的心綁太多了,死了,釘在那裏。所以「應無所住」,你是處處皆住啊!就是處處都有你住的地方。遇到什麼事,你就,我要這樣、我要那樣。那但是呢,真正佛法,它是要你活過來了。「活過來」的意思,當然頭一個,你講就是說無執嘛!頭一個你當然要把這個,遇到什麼是你的執著,你了解是你的執著說,你要懂得練習放開啊、練習不管它啊、練習超越嘛。無執囉,無執之後,應該是你就活了啦!但是呢,就是說我常常說「活轉」是,意思是什麼?就是說,你遇到什麼事情,你問我啊,你跟我講話,我那個回應啊!那種活就是說,不止是說我是活的,而且是怎麼樣,就是說,我很會,就是說你怎麼樣過來,我好像就能夠避開了一樣。那樣的活,就是活用啦。不止是說我是活的,不止是說我無執,而且我就,欸?我一個反應,讓你覺得很好笑啊;或者覺得,哎,我怎麼沒有想到這樣啊!有那樣的地方。但是這種東西,也不是能真的怎麼教,為什麼?我如果跟你講說,講幾句話什麼,你背那幾句話,你又死掉了。所以這種東西,就是說跟在師傅身邊,好處就是這樣,就是薰染。就是你老在旁邊,你看、看、看,哦!慢慢你就也變得很靈活這樣子,那個是「活轉」的真正意義。不但是無執而且能夠活用了。而這個活用呢,沒有一定的方針可講,就是運用之妙在於一心囉!每個人你自己「活」到什麼程度了。你也不要想說,我一定要學他怎麼樣子,不是這樣。你先重點在於去執,去執然後你在旁邊,看說,哦,他這樣反應、反應、反應…,久了,你也學到怎麼處理事,你也學到怎麼活囉。因為沒有人可以跟你講說一定怎麼樣反應才對的,沒有喔!所以你看禪宗的那個公案也是,類似的問題,每個人回答不一樣。因為當時情境不一樣,他那個根器也不一樣,他反應不能一樣的。活轉最重要就是說,沒有定法可循了。所以佛說法,說沒有說一句話,不能綁住你。好,就講這樣囉,也很多囉,今天講很多了。

                    
                     二〇〇八年七月廿四日
                     養和齋  於中國廣州


----- Original Message -----
寄件者: Yutang Lin
收件者: Dharma Friends
傳送日期: 2008年8月17日 上午 03:39
主旨: Transcript of a Talk 生圓次第及活轉之教授

One file attached.
一檔案附呈。

It was given in July in Guang Zhou, China.
這是七月份講于廣州的筆錄。


May all beings attain Enlightenment soon!
願一切眾生早日成佛!

Yutang
鈺堂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