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餘生,超越生死

簡繁轉換 - 繁體

二○○五年十月十七日
講于古晉佛教居士林
講演及校訂:林鈺堂博士
筆錄:陳秋燕


今天早上我們有去青山巖那邊的海上獻五個寶瓶給龍王。因為不是所有的人都去了,所以我稍講一下。今早天氣非常的好,而且海很平,一點浪都沒有。今天是陰曆十五,漁船上正好十五人,我們出海開到有浮標處,繫船熄引擎。我就告訴大家怎樣念龍王咒,結龍王手印。然後先獻哈達,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見這位龍王。接著就將寶瓶一個接一個地獻上,送入海中。一獻完五瓶,來了短暫的一陣微浪,之後海面又回復平靜。接著我講了一些以往獻瓶的感應給他們聽,船就開回來。然後我們去青山巖的媽祖廟朝拜,才回來。有一位師姊看到龍王來接瓶,所以請她說一下,正在獻瓶時她看到的景象。

師姊:「林博士,各位師兄,大家好!早上看到的是很大的龍王,頭很大,差不多像那個拱門那樣大,從水面慢慢的升起來。他身邊有五位隨從來接我們的寶瓶。這是我閉上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我看到我的母親,還有看到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灑下甘露水,其他還看到很多。等到我回到家,我看到龍王回去了,因為已經接到寶瓶了。」(後來她又補充說,每當林博士獻出一個寶瓶,就有一位龍王的侍者捧一個正方的盤來接去。)

還有,今天下午我們有幾個人去潮安義山,我在那兒修了頗瓦法,然後我們一人拿一包修法加持過而變成甘露的米,分頭在各個墳上撒米加持亡者。明天我不能修頗瓦法,需要休息一天才能再修,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去墳場撒米、念佛。所以明天下午我們可以再找一處市區內的墳場去超幽。

這個題目前半是〈善用餘生〉,所以我們先來講「餘生」是什麼意思,就是我們剩下來還活著,有多長誰也不知道,因為你活著當然不是馬上死,但是還有多久沒人知道,所以這個題目在這兒是強調無常的觀念,我們就來講無常。

頭一點,我們不知道生命還剩多久,而且也不知道到時會怎樣走。即使你一生到目前沒什麼大的事情,你要知道這個餘生裏面還是可能發生很大的事情。比如說忽然遭遇一個意外,忽然變瞎了,怎麼辦?我聽過瞎了的佛友講,起先幾年很痛苦,常常想自殺什麼的,因為多不方便,而且家庭也破裂,先生要離婚,而且真的離婚了。本來以為可以靠的,但一看不見了,人家也不理你了,所以打擊非常的大。可是她學佛,克服了這些,活得好好的,瞎的人還自己做衣服給自己穿。你不曉得再來你會遇到什麼。那就算你沒有遇到這麼大的事情,有一個我們知道的,總是會慢慢老了,慢慢弱了,那麼最後怎麼樣走呢?有的也可以拖在那裏,躺在床上很多年,自己也很辛苦,拖得家裏的人也很辛苦。這麼說這個問題,現在我們這樣講,心裏也許會有一些感覺囉,等一下一忙誰又記得呢?不可能整天在想這個事情。所以你要修行,能夠很努力的修,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說你常能記得這些事情。就是說,真的,你平常沒想的話,我有點空了,報紙看一下,電視看一下,什麼的,你身體很健康的時候,你覺得這都沒有什麼嘛,好像花這個時間是很簡單的,就是沒有想說其實這個時間非常寶貴。怎麼講?你要知道你很弱或很病的時候,你想要隨便做點什麼,都沒有那個力量,沒有那個心情,那時侯你纔知道說,哦,現在你能這樣輕鬆的做點什麼,那個時間其實是很寶貴的。你如果懂得那麼寶貴的時候,你才會提到要怎樣好好利用它。你事後想想,你讀了一輩子的報紙,對你幫助有多大,有沒有?

就是說會去檢討,但在提到怎樣好好利用餘生之前,我們先來講一講怎樣子使我們對這餘生的這個不可掌握,長短也不知道,怎麼走也不知道,增加體會,使我們能珍惜剩下的不知道多少時間。而且就算你什麼事都沒有,你想你每天總有些非做不可的事情呀,忙這個忙那個什麼的,你這裏面有多少時間能修行?其實非常非常少。你也會愛睡,也會累,也一定要上廁所,一定要吃飯、洗澡,這些時間都扣掉了,還有多少時間?

那麼要提醒這個無常,要怎樣修呢?那你也聽人講講,讀讀佛書,也有人寫詩講這一些,這樣也是一個辦法。但是我常常跟人講的,有兩個方法,這兩個,一個是我師傅教的啦,就是說去墳場。去墳場幹什麼呢?頭一點,有人說我不敢去墳場。其實沒有什麼可怕的,因為你想想,如果有親戚朋友走的時候,你總得去那裏,沒有什麼嘛。那去那裏去幹什麼呢?一方面我們是學佛的,當然說去那裏念佛,跟他們結佛緣,幫助他們。可是其實你去那裏,你要幫他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要是知道怎麼利用去墳場的機緣,它給你的幫助還更大。這怎麼講呢?你去那裏的時候,你要做什麼?一方面你要念佛,另一方面你要讀這些墓碑。為什麼讀墓碑呢?因為你平常想了好多事情,生活裏這個也很重要,那個也很重要。這個幾十年想下來還放不開的,去到那裏一看,這些都不成事情。那墓碑上只寫著這是什麼地方的人,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一生只是這樣子而已。你以為重要的,他也不用跟你講話,就是告訴你只是這樣啊。

那我以前自己在墳場這樣走,這樣看看,每次你這樣走三、四十分鐘、一個鐘頭,當你從墳場要走出來的時候,你就覺得心裏輕鬆很多。為什麼?平常以為重要的事情到那兒一看都不重要了,就鬆掉了。所以它有能使你的心清淨的作用,使你平常以為重要的煩惱都放得開,這樣子。而且雖然它只有寫短短的幾行,你要是仔細去看的話,你會發現到裏面也都寫一些人生的事情。比方說,有的只有寫一天,第一次碰到的時候想,這是怎麼一回事?因為有的一生出來就死掉,只有一個日子,他生的那一天就是他死的時候。然後有的你一看,這個是媽媽跟小孩子同一天死,你也不知道那是難產死呀還是車禍死,有沒有?你說這是一對夫妻囉,有的是這一邊已經走了,那一個還沒走,他們已經先把墳地都買好了,名字都刻好了,還沒走的日期還沒刻。有的兩個都走了,你又看看說,這個走了以後多少年那一個才走啊?人生的故事就都在這些墓碑上了。

你是要懂得看的時候,慢慢就學到這些了。然後,你在世間的時候,大家都是,哦,誰有什麼地位,誰有什麼、什麼,來到這裏都是平等的,排在一起而已啊,以前的什麼、什麼也沒有用。所以我那時候走了三、四個月以後,有一些這類的感想,就寫了一首詩叫〈從死學生〉。那個網頁上有,你們可以自己去找,而且那首詩我有寫成英文。然後有些人就在送別會時,人死的送別的時候,有人就念那首詩。那首詩有翻成韓文,在韓國的佛教雜誌發表過。然後也有好幾本英文的佛書裏也用到那一篇。所以頭一個就是說去墳場走,一方面修你的慈悲,在那裏念佛什麼的,另外呢,你自己得很大的益處。所以明天下午就是一個機會去見習。以前我師傅講了以後,我第一次去,帶我太太跟我兒子。我兒子那時候還是小孩子而已,最大那個兒子。從那兒出來就去給小孩子買皮鞋。回到鞋店的時候,那種感覺就像從另一個世界回來一樣,因為我們以前並沒有習慣往墳場跑,沒有事誰去嘛。所以你從那裏剛出來,回到這裏這邊在想小孩子的鞋子什麼的,好像覺得從另一個世界回來一樣。我現在是去過那麼多次了,沒有那種感覺;你沒有去過的你去去看,你感覺很不一樣的。

那麼另外一個方法呢是我自己發明的方法,叫做“記無常簿”。這個不是說叫你去做閻羅王。那個意思是說拿一個本子,然後我那個時候這樣想說,平常我們看到哪裏,比如阿富汗,地震死幾萬人什麼的,對你來講電視上的畫面,報紙上的東西,寫的字什麼不是像說看到一個人這麼真實。但是任何一個人,比如說我們有緣見過面,要是後來有提到那個人已經走了,這個就很不一樣。因為你是活生生的一個例子,說一個人走掉了,那個感受不一樣,對你來講就很真實。所以我就想說,這樣的話,我那個時候想起這個辦法,我就把我這一生回憶一下,把我記得的親戚朋友或看過人家死的那一些,一個個把它記下來,是這個意思。那個一記我覺得有很大的力量,因為每一個對我來講都是實在的,都是真正碰過的人。當天想的,我把它寫了一些,然後就放在佛桌上綠度母像的前面,請綠度母加持他們。那麼我做了這個事以後,要去睡覺時,一躺下來,就馬上有兩個感覺。頭一個感覺是說:死真的是自己會碰到的。因為平常我們沒有去想的話,死好像都是別人的事。因為沒有去想,就好像這個事不是真的我會碰到的事情一樣。當然我們來談的話,你會瞭解每個人都會碰到,但心理上沒有去面對這個事實說這個是我會碰到的,就好像總是別人的事,特別是年輕的人,你想想看,你會去想到死嗎?你根本不會去想到死,所以因為這樣記無常簿我所得的頭一個好處就是覺悟說死是我會遇到的事情,這是一個覺悟囉。原來以前有個錯誤的,好像把它擋在那裏,好像說這是我不會碰到的,那個晚上馬上知道說這就是我真的會碰到的事。

第二個呢,接著從心裏講了一句話出來,就是說:什麼都得放掉。你平常也不會這樣想,說不管什麼,你現在有,到時都得放掉。那個對我就有一個好處,馬上有兩種覺悟一樣。然後第二天發現什麼?那個時候放無常簿在佛桌上時,點了一柱香,站著的那個香整個點完,整個沒有斷,不但沒有斷,而且它的前方就彎彎,彎到綠度母接引眾生的右手那邊去。這張相片在網頁上也有。那整柱香就硬是指向那邊,而且那個香站很久,整個禮拜都沒有斷。而且還有別的感應,就是那一篇文章是我們唯一有印尼文的翻譯的。

那個印尼人是印尼的華僑,我也不認識他。他就是在網頁上看到,他是讀英文的,他把這篇英文的稿下載到自己的電腦裏,然後在自己電腦上讀。就在讀這篇的時候,聞到檀香味,而並沒有人點香。所以這個感應就使得那個人發心說,要把那一篇翻成印尼文。那篇印尼文也登在網頁上。所以這個方法我就是鼓勵你去試試看。而且從那時起我有一直在記這無常簿。在記的過程中又發現說,不是你一下就能都想出來的,有些已經忘記名字,有些後來才想到還有誰、還有誰。因為我們遇到了就忘記,遇到了就過去,就忘記了。所以記到後來,雖然還在記,但後來因為很多人找我修頗瓦來幫助這些死的人,我就在每兩天做一次的時候,從這些裏面隨便挑一個名字來記「某某某等」,用以代表這一次修頗瓦幫助的亡者眾。我現在修頗瓦也修兩千五百次以上了。所以這兩個方法就是“記無常簿”,還有到墳場去這個方法。那麼我現在還想到一個方法,就是說如果有人往生時你去助念,那個也是很有幫助,因為那個你實實在在看著他走。那麼你要知道,遲早會換你在那裏,所以這些都很好。你這樣想的時候,你就會想說,在這個之前我要怎樣利用餘生。那麼這一部分呢,怎麼是好好的利用?我有一本小冊,叫做《懺悔與報恩》,這些都是網頁上可以找得到的。我是覺得我們人在檢討的時候,自己這方面你要怎樣檢討?重點是說你有什麼做不對的,現在懂得不對了要求原諒,使自己心安,要懺悔,求佛、菩薩幫我們消業。另一邊是說跟別人的關係囉。跟別人的關係,如果你計較的話,對誰都沒有好處,也計較不完的。我們須要做到的是,希望凡是人家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我們都能夠報恩。我現在只是大概講一下。你去看我的文章,講得比較仔細。但是仔細去想,怎麼樣才是徹底的懺悔?怎麼樣纔是真正的報恩呢?講來講去,我的結論就是說最好是靠修行。因為你修行的話,你說得徹底解脫,那不是纔是真的懺悔嘛?你要是說今天懺懺,明天犯犯,這怎麼搞,對不對?你說報恩,就連自己的父母都很難照顧得完全,其他的你要怎麼報啊?而且這個你做到滿意了,那個問題又來了。你要怎樣搞,哪弄得完?做不完的。真正能做得完的,就報恩也是說你要是能修行,自己修得好,可以幫很多人,又可以接引人家學佛,使得大家都好,這個就是最好的方法。所以我是覺得,讀讀這篇的話,在說怎麼樣善用餘生上,你就比較能找到說怎樣善用。

那麼基本的方向在我的瞭解是說,我們以修行及做佛法的服務算是好好利用我們的生命。但是在這做的過程中有些也是要自己去想,比方說要簡化、要單純。你要是搞了一大堆,東西很多什麼的,你被這些綁在那裏,你也是很難有真正的時間和精力去做深入的修行啊,這些事情,所以就是要懂得如何做。比方說我一開始想修行就沒有社交應酬,那人家送一個通知來,說要結婚了、要過生日了,怎麼辦?我就去給他放生。我也不去參加他們的宴會。我不去參加,但是我也給你一個禮物,我就替你放生。像這樣子的做法,你也不是沒有人情,但是我們把時間、做法都放到佛法來。這樣子的話,那麼你剩下很少的時間纔是真正的好好利用到。在我的書裏面有兩本,一本《勸念佛》,這些也是網頁上整個書都公佈在那裏,另一本是《寶井清泉》。這些都是我以前演講的筆錄,而且演講的時候,講完了回答人家問的重要的也都有筆錄下來。所以這兩本書要是都讀的時候,可以說一個人要開始學佛,他可能有的問題,應該有什麼見解什麼的,怎麼念佛什麼的,這一些都在裏面講得很詳細。那麼這一本《寶井清泉》更是跟馬來西亞有很深的關係。這就是我第一次來馬來西亞的時候,在二十一天裏面講十六場,而且是跑著講。從吉隆坡到麻六甲,然後一直往檳城一路這樣講,小城市也停,這樣子。那麼那十六場裏面有些是用英語講的,有一場用台語講的,然後有些題目重複的沒有筆錄,其餘有十三場演講的筆錄都收在這本書裏面。而且我一般的書印一次,發完了也沒有時間再去印,但這兩本我是打算一直印的,因為對開始學佛的人來講,這個幫助非常大。而且這一本也曾經在馬來西亞印那個簡體版的,在馬來西亞分贈流通。今年差不多一個月前,大陸成都也有人印了一千四百多本要在大陸送給大家,也是印簡體版的《寶井清泉》。

那麼再來它這個題目也說得很好--它說你善用餘生的時候,你也可以說剩下的時間不多,我趕緊去玩,趁著我還走得動,我要去環遊世界,趁著我還吃得下,每間餐館要去試一試啊,對不對?它說你善用餘生,它希望你超越生死,這個目標很重要,為什麼?因為這就是要有佛法的眼光纔知道說要把目標訂在這個超越生死上,因為不然的話,我們會說,我只希望平平安安囉,沒有病沒有痛什麼啊。但你沒有想到說,即使你努力,而且可以做到這些的話,一般的講,因為每一個人生生世世裏面的業因、業緣太多了,這一個短短的一生就算是平安的過了,再來會怎麼樣?沒有把握的。你只要在輪迴裏,你就難免什麼苦、什麼苦,又去碰到、又去碰到。所以利用短短的時間,希望能免於再留在輪迴裏。因為在輪迴裏沒有保障,你要是能夠超脫的話,你才是長治久安,這樣的意思。那麼這一方面,即使相信了以後,修下去也是很不容易的,為什麼?因為一方面好像是,不是馬上看得到結果的,也抓不到說這樣子我是不是真的超越生死,對不對?而眼前的現實的壓力很大。你修行修久了,花了很多時間,在佛法上有一點,可是人家從外面看你,說你這個世間的你什麼都沒有啊,還不如我們不修的。這時候,你的壓力很大。你怎麼樣能夠堅持?那我唯一能講的,就是跟你說,我也是多年在修。那麼我們也是這麼多年裏面,人家不知道你,沒有人找你,還是不斷修行,只是因為說佛、菩薩講的是真的,還有,修了以後有感應的經驗,知道說真的有佛、菩薩這回事,真的有佛、菩薩可以加持你、幫助你,這些事情。所以就還是這樣很踏實的,一步一步的,每天在自己家裏安安靜靜的做功課、做弘法的事情,這樣子。我只能跟你講說,我發現是真的有益的,希望你不要放棄、要努力。有些東西不是一下子就看得到結果的,就說你種下的東西,有的是一年可以開幾次花,有的一年開一次花,有的可能要幾年以後才開始開花結果,要這樣想。所以修行的事情,我們只能說哦,我知道是真的,那麼希望你呢不要放棄,你久了你會知道它真的有好處。

那麼這個超越生死呢,當然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囉。真的超越生死,煩惱要盡。但也不是說沒有佛、菩薩的方便,可以幫助我們,那個方便的方法就是念佛、拜佛這一類的修持。你念佛,你相信說我這一輩子這樣努力的結果,而且我有參加做弘法的事情,幫忙什麼的,這樣的結果到時候,雖然你自己的努力也許沒有辦法把你的煩惱這些業都清掉,佛、菩薩的力量是足夠可以把你從輪迴拉出來的,是真的有這樣的事情,因為我們也有很多往生的傳記或經驗說,念佛念得好的人,他走的時候很安詳,這一類的事情。所以就是說,雖然不容易做到,只要我們誠心地努力,佛、菩薩不會說到時候不照顧你的,不會這樣子的。而且像我們的經驗,現在很多人找我,他也不是求什麼超越生死,都是眼前這個事、眼前那個事。這些事祈禱也都是有幫助啊!那佛、菩薩這些事都肯幫忙的話,何況最重要的事,不會說不幫忙的。那麼在這裏面我覺得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剛剛講的還是講一個大的目標,你真正要達到這個目標的話,很重要的是每天你怎麼樣過,這善用餘生就是說你每天要安排,我一定有些時間是來念佛、拜佛的,有一個時間是我一定用來做運動什麼的。因為這東西是說你不每天做,身體是很快會轉弱的,有沒有?你不動它嘛,它就僵硬,它就老化得快。你有注意它說,開始雖然很辛苦,我願意每天一定要做一點、做一點,久了做起來都很輕鬆。那這一些要自己每天去做,這一點最重要,每天要有一個時間是我的念佛,是我的拜佛或者是我的讀經什麼的,你自己要去安排。你要是能每天都做到,身心都有操練,那麼這個後面的大目標就真的有希望。這要落實在每天的生活裏面纔是真的。那麼這個題目想到的就是這一些囉。再來看看你們有沒有其他的問題,來講一講。

吉祥圓滿

                     校訂圓成
                     二○○六年三月廿七日
                     養和齋    於加州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