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五經會通(第四十七次演講)

林鈺堂



時間:一九八九年七月廿八、廿九日
地點:美國德州奧斯汀佛學社
講演及校訂:林鈺堂博士
筆錄:台灣大學八位學佛同學(自願隱名)


第二天

今天我們講的,我是想說偏重在實修上要注意什麼?首先,當下的考慮是—我跟佛到底是什麼差別?你如果說本來是佛,那麼我現在為什麼跟他是有差別的?粗的來檢討呢,就是說你現在的念頭裡面,你是有什麼放不下。你要是放得下呢,就好了。然而是不是只要現在這一念放得下,你就跟佛沒有差別?實際上不是這個樣子,因為你只要仔細一想就知道,你只是現在沒有遇到那個問題,沒有遇到那個情況,你就覺得好像沒有問題。但是如果你哪個時候突然遇到什麼事情跟別人發生衝突,馬上你心裡面那些很深的一些問題就顯出來了。所以呢,現在跟他有差別,不只是說你現在那一點放得下、放不下而已,是需要經過一個修的過程,你自己裡頭的這個,已經成為一個你的性情的東西,或者是你心裡常常在煩惱的這些東西,慢慢地才消得掉。

因為這樣,所以佛法裡就有理論出來了,它就說要怎樣分階段,就是「五道」。先是「資糧道」,就是說好像你要走一個很長的路,你要帶一些乾糧作準備。然後在你真正修以前又要做一些事,它說叫「加行道」,是預備的。再來經過這些你才有希望真正看到空性的道理,「見道」。這個地方就比較深一點,不只是理論上了解,你真正有一點證量,了解到底空性是怎麼一回事。然後再上去才是正式的修,「修道」。因為你沒有真的了解他的道理以前,你到底要怎麼修,你也不瞭解。最後到「無學道」的時候就是果位了。就是說你目前做的這些你都是在學,學到最後,把原來的障礙都清了,你最後這裡就不用學了,回到本來清淨的果位了。

那麼這些資糧的時候、加行的時候,主要都是做些什麼?就是說,像是布施、持戒,然後你給人服務,做一些服務的事情,這一類的加行,這樣一個大概的大綱。如果是顯教來講,他有他細講的,密宗講的又不完全一樣,各有各的。那麼密宗講加行的話,就是要做大禮拜啦、唸百字明、修懺悔啦。然後到了這邊「見道」,一般講都是講初地菩薩才是見道,真正你証到我們昨天講的無雲晴空。

那麼怎樣才算是証到?這裡頭有深淺之分,最淺的是覺受。覺受就是說你有一些經驗、感應的經驗,但不是你可以掌握的,也就是碰到的,你今天打坐打得好一點你碰到一下,不是說你想要有就有。到證量的,就是說比較穩了,等於每次打坐都可以這樣了,或者說現在想要這樣子就可以顯了。真正功夫到深的了,甚至旁邊的人有緣的,或者程度高的都看得到;比方說他修自己是一個佛,他不但自己看得到自己是佛,旁邊的人,有的就看得到顯一個佛出來。

然後菩薩又分十地了。初地是「見道」。二地以上,有的系統說二地到七地是「修道」;八地以上接近佛了,就是「無學道」。有的說二地到十地是「修道」;最後成佛,才是「無學道」。

這樣子講都是空洞的,我也不是要細講這些。但就是讓你知道,就是說他有系統的編好這些。有沒有需要知道?這些知道也好,你就不會自己稍微得一點什麼,你就以為我這是不得了、不得了。你一看,你就知道你還差得遠,所以有這個好處。但是實際上呢,登地以上都是很後面的事情,所以我們初學的知道個大概就可以。免得你驕傲了,然後也免得受騙啦。有的人會出來說,哦,我是什麼佛,我是什麼的,講一大堆。你拿這個來檢討,他很多都不是的,都是假的!

我們開始比較應該注意的就是這些資糧、加行這些地方。另外像這種講次第的,比方說《華嚴經》啦,他那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啦。他裡面的分位又不一樣了,就是什麼十信、十迴向、十住…… 他有五十四個位置。然後小乘的,就講修羅漢的,就是有四個階段,通常叫「四果」。我現在就只講個大概的情形,讓你知道都是有一定的體系舖好。我等一下會介紹一些書,詳細的就到書裡頭去看,因為那都是要花很多時間才搞得清楚的。

那平常講我們修的次第是什麼?就是「聞、思、修」。因為你如果不懂佛法的道理和方法的話,你沒有辦法去修啦。但是你只是聽到佛法還不夠,你要把他融會貫通,所以要經過「思」的階段。所以平常講的是這樣的一個程序。所以你聞了以後思,思了以後修。但實際上呢,我們修的話會變成什麼呢?你修了以後,就會刺激你又去想新的問題了,因為你往往會遇到新的情況,是沒有修以前想不到的。

「聞」的地方除非是跟著師傅,才會聽到一些實際的例子,不然很多都是原則而已。原則要用到生活裡,「修」就是要用到生活來。所以修的話,嚴格講是「行」啊!這一部分是實際在做的。

「修」和「行」怎麼分別呢?比方說你每天做一個功課,或是你在念佛,那個是照著佛所講的法在做,這個部分是「修」啊!但是你現在生活裡遇到跟人爭執的時候,你怎麼樣心放得開呀!不計較呀!那個就是「行」的部分。這樣分,只是照著佛法在做,就是「修」。在生活裡本著那個原則、精神來做人做事,那就是「行」。

但你在這個修行的過程中你就又得回去「思」了。而且你有時又需要再去讀一些佛法,幫助你了解。還有呢,你再回去讀的時候,你的了解就不一樣了。這一點很重要。因為佛經很多道理,我看那些學者寫的,他們很博學,但是我看來看去都是菜單而已,都是沒有吃到菜;都是門外講話頭的東西,他根本不知道,為什麼?他都是人本位,學者講來講去他要講出來都是一般人認為他是對的,那就慘了。因為人的範圍內,講來講去,真正佛的東西,是超出人的,你都得不到。所以如果你真的在做修行的功夫,你回去讀經啊什麼,完全不一樣。

那這裡還有一個,比方說讀經,讀經有兩種方式。當然一個最好的就是你要懂那個經的意思。但是你要知道還有一種讀經法,他是把它做一種修行的功夫。像那個短的經啦,《金剛經》,或者《阿彌陀經》、〈心經〉,很多人就是背,一直背這個經,或者一直抄。當然那個是能了解意思最好,但是你要知道有的人不一定了解意思。還有就算你了解了,也可以用這個做一個修法,那個就跟念佛一樣的。當然經的意思你讀久了,意思慢慢就了解,因為你生活的體驗。但是它的重點還不是在了解意義,等一下再講。這裡插一下說明以念經做功夫的功德。因為是佛、菩薩規定的,你照著做的時候,你雖然開始不能感覺,佛、菩薩就在給你一個加持。因為你照著他的做,對他有信心;他本來隨時是跟你一體,你一有信心的時候,他這個感應就來了。所以你在做的時候,你覺得這有什麼用呢?但是其實呢,那些我們沒有辦法自己解決的問題,就是有些你過去的業障,使得你現在的生活什麼事不順利,什麼事怎麼樣,那個消業的就是靠這些。

比方說,我讀到《文殊》雜誌上寫,有那種變成植物人的,台灣也有人發心在照顧植物人。結果有一位居士醫師很聰明,他說這個植物人就是業報,也就是命不該完,但他福報完全沒有了。那個植物人沒有感覺了,他福報什麼都沒有了。這個如果幫他消業,他應該可以走。現在植物人是很大的問題,到底是養他,還是讓他走?讓他走,照佛法講殺人是不可以的。養他呢,家庭、社會拖累得很久。他就叫他們全家來,大家要了解這個要靠消業;然後連同他們家人就好好給他唸佛。那時雜誌上登有兩個例子成功,唸佛幾天就走了。消業這是你看不到的。像這樣解決問題,多好!對不對?超出我們普通人有的辦法。我們講來講去都是法律上、道德上衝突的問題。本來植物人不一定活多久的嘛。現在不必把他人工機器拔掉,他自己就命終了。因為業消了,植物人就死亡了。

你唸佛、唸經一方面是消業,一方面是積功德;對你自己也是消你的業。你要知道將來要是真的能夠世間的事不管,專門只在修行,那是很大的福報。你要有那些福報,也是要先做這些修行的事。

然後另外一個意思是,你那種老是唸一個經,或者老是抄一個經,那是在做甚麼?那是做到最後很純粹;多純粹?你不用意識,讀這個字的時候只有這個字,讀那個字的時候只有那個字。你平常都是意識混在一起的,你的感官經驗都是跟人的這一套觀念混在一起的。當然我們現在學佛法是靠這一些觀念來了解意思,但是你要回到純粹的話,功夫是要著力於調練直覺上。

而且,比方說現在一個問題,大家都說習定是很重要的。當然對啦,只是你要習定又是非常難。因為你整天都忙東忙西,你心都是亂的,突然間要它停,那有這麼容易?而且就算你坐了十年、二十年,你現在慢慢定也可以了,但是你就發現有問題,你覺得好像得的不是真的,為什麼?因為你這個人是兩頭啊,兩頭在打。因為你一邊是世間的;這邊慢慢也有力量了,就離開世間。你自己裡頭是兩頭在對立,最後你會很苦惱。所以我們等一下要講次第重要就是這樣子。你不是真的全心慢慢要往一邊走,你以後工夫愈是厲害的時候就愈苦惱,兩邊在打。

但是這裡要講的是你如果老是一個經背很熟,一個咒唸很熟,或者一句佛號唸得很熟,其時你不要小看這一樣工夫,主要都是靠你工夫深,力量才大。力量大起來,你就在這一點上,你就可以入定了。而且這是做慣了自然進入。關於習定的等一下再講。現在我要提醒的是念誦有這些好處。

然後體系的講法裡面,你如果講到大乘的菩薩道,平常都講六度,六度就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這些他們通常會講「三輪體空」,意思就是要把那個最根本的,我昨天講的那個原則,要能夠融會進去;就是說整個是一體的,那個觀念要有。那個觀念有的時候,你自然是三輪體空嘛,對不對?那平常會告訴你的是什麼,比方說六度的話,他說有個次第的,就是說,你為什麼先是布施呢?因為你這個要能做得到,那麼你心裡貪著就減了;貪著減了,那麼你持戒才有可能,貪心重的人,你持戒就不容易。就是說他一方面是講次第,一方面他會講說,因為都是一般原則嘛,布施、持戒等等都是一般原則,所以你在布施裡面也有別的。你布施時能夠三輪體空,那麼你就是持戒了。你布施也要能夠精進啊。比方說,你說法給人家,人家反罵你一頓,那你要能夠忍辱啊。就是說布施裡面也有忍辱。這一類都是很好、很重要,都是圓融的。但是圓融裡面最主要的就是一體那個觀念。因為你要是有一切是一體的觀念,這個六度就知道不是分開修的,也是一體的東西,就是說你要融會這一點。

還有一個就是我們如果知道一些法的次第,就有一個好處。比方說,習定嚴格講起來是很後面的事。要是不先了解無常,你世間看不淡,對法不覺得珍重。然後你不開始練習對世間的事就放、放、放,法上就努力、努力、努力。你這些沒有一路一路慢慢來,你就先在那裡急著想習定,你就會花很多時間而得不到很好的效果;一定的!但是你如果先做一些基本的,那就對了。比方說,唸佛自己已經開始很努力唸了,久了你心裡的妄念就會大部分被佛號取代。這時候你來習定當然就容易了。所以知道次第就有這個好處。

那這裡在講次第以前我想要再回到整個是一體的那個地方。就是你要知道,如果真理是「一切是一體」的話,你就要知道你現在如果有一個「我」的觀念的話,在某個意思上就是你自己在拉你自己,有沒有想到這個意思?因為你自己在分裂;你一說「我」,你就把一個真正一體的裡頭自己在分裂。自己在拉自己,這是你會出毛病的根源,所以你要放掉「我」這一點。

那麼最好的放掉「我」的方法,就是你要「忘我」的去服務。這會幫助你了解一體。種種事情,隨便什麼事情,都是服務。一有這個心態,跟人來往很不一樣。小孩子他如果叫起來,你原會想這是你爸爸媽媽的事。但現在你沒有這個觀念,你就說:「弟弟呀,怎麼樣?妹妹呀,怎麼樣?你要水,我也可以拿給你。」何必一定要他爸爸媽媽去拿。所以說你不要小看這個觀念。這個觀念一有,你整個跟所有一切的來往都會不一樣。你跟同事,大家本來會計較說我份內的做完了,我為什麼要幫你。但是你如果是這個「忘我」的服務,只要我有空我願意幫你,不計較說你是不是會幫我。那以後你跟人家就不一樣了,就真的能感化他了,是這樣。因為有時候你想說佛法道理很好,很好可惜我講的話沒有人要聽,為什麼?因為你這個實際上沒有做到。你要是做到了,他們自己慢慢就覺得這個人很親切,有問題可以跟你談。他有問題跟你談的時候,那你已經知道一些佛法了,你就可以給他分析這個問題的根源是怎麼樣。那麼這時候,你講人家就會聽,而且真正有用了。

而且人是很容易誤會,很容易出問題,因為大家都是著相很厲害,就是抓一點,你說一句什麼話,或那一件事怎麼樣了,怪來怪去的。那你服務的時候,你還是要回到這個一體的觀念上,就容易忍耐,這種忍耐我叫做「法界忍」。你如果有一個觀念說我為了修啊,那麼這種忍都還很勉強;我練習克制我自己,這樣忍是很勉強。但是另一種忍耐很容易;你心很大,你想世界這麼大,這句話講過去就過去了,有什麼好去留住?世界本來很大,你心為什麼一定要在這一件事跟這個人跟那個人怎樣?那個忍就很容易了。法界很大;你什麼時候真正開闊?就是等到你看到自己真的是微不足道,自己整天在惹這個小東西,這個有什麼好惹的,世界這麼大。只要能這樣子,忍也容易啊,開闊也是真的開闊了。

那麼現在就講一個次第,這個次第《淨土五經會通》那本書有,在《體系表》那本書也有講到。陳上師講的這個次第,他用一個比喻,他說:「以無常錢,買出離土,築戒律牆,下菩提種,灌大悲水,施定力肥,開智慧花,結佛陀果。」他用這樣子的比喻。這樣子的次第,雖然不是那麼細密,但是這個是很實用。就是我們在實修上,他就提醒你,頭一個密勒日巴就講過,什麼時候一個人真的進了佛法的門?他說:「無常是入佛法的門。」他說你要是沒有無常的觀念,那麼你就是很難真的進來。

另一方面講,你如果沒有無常的觀念,很多佛法的觀念,你很難了解。比方說他叫你說世間事忽然就不管了,那你就想那吃飯問題怎麼辦,家庭問題怎麼辦,什麼問題怎麼辦,馬上會有很大的衝突。但是你如果了解他是以無常的觀念做基礎,就比較了解那個意思。真正實際上是沒有人可以保証你會活多久。那你很多現在在忙的,如果你忽然現在得走的時候,回頭一看,你就發現說我一輩子忙、忙、忙,都是想得很遠,現在真的走了,覺得說其實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準備晚年,晚年都沒有了,你準備什麼呢?這一生中的事情有多少是我仔細想過有意義的,或者我真正願意做的?沒有啊。很多都是一個大的觀念說我們得賺錢吃飯,然後一個謀生的工作就把最寶貴的時間都佔去。你一輩子被綁住,就在那裡奴役、奴役、奴役。真正積下來的錢做什麼呢?你也不曉得。如果沒有好的觀念,也不曉得拿出去服務,就留下來,有時候反而是害了子孫。所以很多觀念,要無常的觀念緊的時候,才可以了解到底為什麼是這樣。

無常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你正在人事糾纏、財務糾纏、種種糾纏裡頭的時候,很多不容易看清楚自己只是在自苦。但是無常的觀念就使你暫時跳出局外來,想想如果現在就得走,馬上就能回過頭整體的檢討一下,到底有什麼意義?那麼就比較容易做一種改善,檢討我那麼多時間、那麼多精力放在這些事情上是錯了,我應該要花一些時間去做有意義而我向來忽略了的事情。才有機會這樣反省。

其實嚴格講,光是知道「無常」不一定懂得要往佛法來,所以佛法一般就講你要知道有六道輪迴這個事情,你要得到一個人的身體來修佛是很不容易的。就是生做人,有的生在聽不到佛法的國家,像美國到現在佛法還是很少地方可以聽到,對不對?有的地方佛法已經沒有了,有的是根本沒有過,有的是見不到佛,遇不到環境可以修,有的人是生活逼迫根本沒有時間,想修也沒有時間修。你要是能夠抓一點時間來修都是很不容易的。

那麼這樣接著,他講「出離」,就是說要離開世間的事務,把你的精力、時間往修行佛法這方面去努力。那麼這個做得徹底的人,當然他就一切都放下,專門在做法務了,專門在修行了。如果我們一般一時做不到,你至少心裡要慢慢練習世間的事能省就省。因為你人的時間、精力很有限,你如果不這樣子,你永遠不會得到一點修的好處。所以首先就要停止社交應酬。

社交應酬有什麼意思?我生日、你生日,大家這樣來來去去,又要送禮物,忙半天。這些你要馬上就放。你又說你自己不辦,別人辦,怎麼辦呢?像我以前那時候就是,好吧,你生曰我不來,但我替你放生,就轉移到佛法去了。你可以用頭腦,不一定就不行。人家結婚我也不來,我也給你放生了。這是很難得的禮物,放生比買一個禮物還要花更多的時間去做。所以你要把一切事情儘量把它轉到佛法上來。

這樣你要是世間的事放得開,那麼你這個貪欲弱了,你守佛法的戒就容易守了,對不對?而且你減少了跟人家來往,有的人拉你去賭博,拉你去喝酒,這些都斷掉,你守戒也就容易了。沒有壞朋友你就容易了。所以他這個次第就這樣一步一步上去。

你這個人能夠守佛、菩薩的戒律,就容易維持你發的菩提心是很真實的。你不是一個假名稱,披一個宗教的外衣,說我是一個好人,這樣去做一些社交應酬,就不是這樣了。你這個發心就容易保持純真了,是為了佛法,有真的幫助人得好處的心去做這個事情。你真的發了這個心,接著你就要灌大悲水。你要使這個種子長大,你就要開闊,要往外去服務,而且儘量要使這些服務,跟佛法連起來。要如何連起來?比方說現在給這個小弟弟喝一杯水,我就唸個「嗡、阿、吽」想成已經先供了佛。雖然只是這樣一想呢,供了佛,這個水就變成是甘露,他喝了就與佛結緣了。所以很小的事情上,也都跟佛可以拉起來。那大的就比方說我們大家努力把這個佛學社維持得很好,介紹朋友來,這樣當然是更好。就是說服務也都要連到佛法上,因為只有跟佛法連起來,才能使這個人徹底的解脫。因為我們的想法是說,他即使這一輩子不能成佛教徒,只要他跟佛有緣,將來他就有希望變成一個佛教徒,慢慢可以修啊什麼的,所以一切設法跟佛法連起來。

然後你看,再來才是施定力肥。就是你有了這些基礎:你心很純正,你自己的煩惱已經很少,因為你整天注意的都是給人家服務。那麼積了這些資糧,你有了這些基礎,你過去的業也消了,你的福報也增加了。然後你又都迴向到大家都成佛,你不執著。那麼這些福報就不是使你再去做人、再去升天的,而是對你修行佛法有幫助的。在這麼好的基礎上你才習定,才是習定的適當時候。但也不是說,你們已經開始習定就馬上放掉,你已經在坐了,沒有關係,你繼續坐。你要是明白這個次第,你就可以檢討自己了:我是什麼地方還比較不夠,那麼我那部分就要去努力了。那麼這樣子你一回來坐,你就又好很多。

那像習定有一本英文的《Buddhist Meditation》,陳上師講的。他裡面到定的地方,他就講說在佛法中,到最後你真的要修證有結果離不開定。當然高一點的就是定上面的觀法,那種觀必須是定和觀是一件事,「止觀雙運」這樣。他那個就是把整個佛法弄個體系出來,說怎麼樣一步一步修愈來愈深的定。在最前面講修止,他就講到你要如何做一些預備運動。腳還不容易雙盤的,怎麼樣運動他可以容易,這一類的。還有比方說坐下來要蓋腿,不然的話,容易以後風濕啊。什麼要注意啊,風最好是在你面前過去,而不是對著你吹。還有吃的食物不要太甜、太酸、太辣、太冷、太熱。衣服穿著要適當。種種實修上要注意的,那地方都有寫。

然後至於說怎麼樣習定,也有九個次第,叫「九住」。那個怎麼樣我等一下介紹一本書,就是《菩提道次第廣論》,那個宗喀巴大師的,那裡面也寫得很詳細,就可以自己慢慢去看。如果這本書不容易看懂,現在洛杉磯大覺蓮社的日常法師,他在台灣花了很多時間,講了一百多卷的錄音帶,就是專門講這本書,詳細解釋的。所以那個可以從他們那邊請到。你們如果有人專研的,可以慢慢去詳細研究。所以呢,詳細的你到處都有書可以讀。

我在這裡只是跟你強調,你要了解這些次第。你定要好,你前面這些要做到,不然你自己也不能真的得到那個定。而且到那時候,你那個是自然的,就是說我每天習定的時間也不見得很多,但是因為我整天都是在做法務的,那個定真的是你自己的,是長在那裡,不是一個臨時來點綴一下的,不是那樣,很不一樣。他自己慢慢長,所以整個學佛,就像養一個人,一定是慢慢長大,種一棵樹,一定是多少年之後才長大,是這樣子。你只要方法對了,心是真的,你每天這樣做一點、做一點;久了,他真的出來了,那個是真的大。其他的空中樓閣,這裡一點的,那裡一點的,沒有用。其實真正嚴格講起來,那個也有好處啦,只是可惜了,因為你是事倍功半,你要是不知道那個次第,你會枉花很多的時間。

然後在定的基礎上,你能夠心中沒有世間的妄念,你能夠真的照佛理去觀察,慢慢你就開發佛的智慧,然後最後證入佛果。這個次第大概意思是這樣子。

修行主要是踏實。踏實主要一個方面是什麼?像我們一般來講,每天的功課要抓很緊。你要設好我每天那一個時間一定做多少的,你就不要自己今天也可以馬虎,明天也可以馬虎。一天都不要馬虎,一定做。做久了這個習慣力量,對你就有很大的幫助。那麼更踏實的,就是你隨時心裡頭在檢討。但是你心裡頭老是檢討來檢討去,你自己如果不是很通達佛理,有時候你以為對的,還不一定是對,而且那還是一個主客對立,所以不是最好的方法。時時檢討最好的方法,就是時時維持一個佛號就可以了。你這一念要是真的時候,你主客對立就消了一分了。就是這樣每一步等於時時在那裡練習,慢慢就很好。

然後,就是說你修法,去讀去看的話,都是這邊講一個法,那邊講一個法,很多法、很多法。然後你一看,啊,後頭有很多,大法、大法,你很容易就貪多了。這個也想摸,那個也想摸。這樣子對開始的人是很不好、很不好的。因為你東摸一個,西摸一個,每一個你都不熟,每一個你都沒有力量。你摸半天,只是花架子、空架子,你都不紮實,不好。所以一定要簡化。像我們去學溜冰,沒有人一開始就是花式溜冰,對不對?一定是基本步,這一步,那一步。這裡面,你簡化下來,就是說你的功課不要貪多。你要知道主要是專精一樣,纔有力量。習慣久了,力量就大。所以在這一點上我也是建議唸佛。

因為你唸佛很簡單,而且我們是基於無常的觀念。誰保證你什麼時候走?那我修這個就期望說即使我修這個還很差,隨時那個時候得走了,佛、菩薩就把我帶去往生淨土。這跟買保險一樣,我買的是佛、菩薩的保險,所以你一定要知道你為什麼選這個最簡單的。因為這個簡單的,你是要在很危險的時候,病苦或者病得很虛弱了,那種時候,或者是臨終,都是很困難的時候,你都還能夠記住做的;其他的因為太長你可能都忘記了。這個東西是很容易,就是一句「阿彌陀佛」。這樣,比起來,總是容易。就算說身體很弱很痛苦,一個簡單的還是容易,就希望那時候你還能抓得住。

還有你要實修「無我」,理論上很難了,要去觀絕對的存在是沒有,那一種,你沒有習慣這樣想,很難。但是,我們要真的在修行生活上得「無我」的好處要怎麼辦?如果你現在想起事情來,念頭裡面是我怎麼樣、你怎麼樣、他怎樣,你就不管這些,一丟了事。這也是一種修了。因為我們平常不是真的什麼事情都理智的、客觀的思考一下要怎麼樣處理。很多時候不是這樣,很多時候只是糾纏,自己心裡我這邊的想法是這樣,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對得住我嗎?哦,什麼什麼我對你怎樣,都是這樣糾纏。你要碰到這種你就不管。這是一種方法。當然你不管,你沒有那個力量的話,你就是靠念佛。念佛設法看能不能專心在佛號上,這種糾纏就弱了。

還有另一件事,就是一切事情不要勉強。你要勸人家來聽經也不必勉強,因為你要知道佛法這個事情是很廣大的。比方說佛、菩薩弄一些佛像讓你拜,看起來好像很迷信。可是你要知道,你這個拜的因緣,有時要幾十年後才得一個結果。像我那時候開始想讀佛書,去到圖書館一看,那個加州柏克萊大學的圖書館幾千本佛書,你叫我讀那一本?因為我家裡有拜一本《金剛經》,我就從《金剛經》讀起。你那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你就覺得這一本親切。那個時候我大約三十歲,從小拜了到三十歲才有結果。這是不可思議的。你很長遠看,每個人的機緣,這種學佛的事往往是經過六道輪迴的苦,是幾個阿僧衹劫的事。你不要勉強,他有他的時間,你有你的時間。你自己現在知道了,勸他當然好了,但不要勉強。勉強的地方最後還是我執嘛。這個客觀來看,他的情況還不成熟,你勉強他有沒有可能?當然不可能,何必呢?你勸他是好,給他多一次印象,去聽經,有這個念頭,這些是好,但不要勉強。小孩子也不要勉強。所以這種地方不但除我執,而且發展你自己的智慧了。硬逼他唸,唸不來;不要逼他唸,家裡每天給他放〈五會念佛〉的錄音帶,聽久了他自己都會唱了,不要你叫他。有的還會說:「這個好聽,我要聽這個。」這就是智慧。我執消了多好。不是說這個對你好,不來就打、罵;沒有用,他還是不唸,更反抗,對不對?所以不勉強也是一個方法。

然後,再多去服務別人。我們目的是要究竟利他。表面上講就是使他往佛法上來,深一點講就是使他能夠得到佛法真正的好處,也就是使他的私心能減掉。那怎麼樣使他私心能夠減掉呢?就要你自己是開闊的。同樣遇到事情,到人遇到很煩惱,而對你只是小事。他看到你真的是這樣子,他就會想:「你能夠快樂,為什麼我不能夠快樂?」就是這一類的。你懂這個道理,再講這個道理使他開闊。

我們要幫助別人,有時候權宜,你可以順他的私心,你不要勉強。現在就讓他,他喜歡就讓他,你自己忍耐。這樣子他對你覺得親切,你這個人能夠順他的心。慢慢自己再衡量,怎麼樣做是澈底幫他。我們的重點是菩提心。所以我們在人間真正處理事情,你原則上講很容易啊,你真正遇到很多事情不是那麼容易。你可以忍耐,他不能忍耐;你要怎麼樣,他不一定要怎麼樣。他可以誤會你,他可以毀謗你,他可以隨便怎麼樣。而且有時候你又不可以說只是忍耐,因為如果只是個人的問題,就可以忍耐。但比方說現在是一個佛教社團,一個法務的問題,那法務有它法上應該怎麼做的。有的人他不知道這個佛理,你也不可以都是順他;順他這個法就破了,也不行啊。這個時候我們真正用到生活裡很難了。但是那時我們是菩提心為主,以大處著眼,以長久、以法為主。因為法上必須,所以有時候表面上看起來是跟人家在對立、不讓人家,也是有可能的。

就像〈大涅槃經金剛身品〉,本來佛法都是講:不可以殺生,要忍辱,還要把自己身體割給人家。但是在〈大涅槃經金剛身品〉,它說我佛、菩薩為什麼得金剛不壞的法身?因為我以前碰到有好的法師、居士,受到不相信的人要來攻擊,我為了維持正法,就拿了刀杖去跟人家打仗,還殺了人。不但沒罪,還有功德;甚至講到這麼極端去了。本來最主張不可殺生的,甚至去殺人,根本戒就犯了,而且不但不墮落還有功德。這為什麼?這就是菩提心著眼。這就好像,比方說你的手被毒蛇咬了,壯士斷腕,你就只好斬了,就是這樣的觀念去做這種事。為了維護眾生慧命的根源—三寶,不得不用權宜的手段,以顧全大局。

所以佛法是很活的,沒有把你綁得死死的,但是難就難在你的心真不真了。因為佛法它是方便嘛。它基本是圓融的,因為我們只懂對立的,所以他教你的就是對立的法。它就是跟你講,有佛、有菩薩,這個是好的。結果很多時候有人學佛學了半天,他變成他自己就是佛,就是菩薩,別人都是魔了,就是這樣子。是不是真的這樣呢?也不見得。但他講起來在佛法上凡是遇到跟大家不一樣的時候,他自己就是佛、菩薩,跟他意見不一樣的全是魔,那你要怎麼辦?我們沒有辦法管別人,因為他如果不肯自己改,誰都管不了。但是我們不是心裡就把他放棄了;你真的要感動人家,只有靠自己修。所以我講這個不是要批評別人,而是說,我們自己就要檢討自己,免得犯這種毛病。你搞半天就是自己都是佛、菩薩,自己錯的都看不到,把別人全當成壞人,這是最大的問題。

那麼還一個在修行上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說人生你沒有辦法控制它的,有順有逆,對不對?這順逆當然也不只是說對世間法上順逆,就是你修行上也是有順有逆。但是你真正要能修的話,你就是不管他這個環境怎麼樣,不管你直覺反應是好是壞,你都利用它來修,那麼就一切都是好的。這個有沒有可能,就是你自己要用心去想。比方說人家要擋你,那麼你就學開闊,就學忍耐,都是可以修的。就自己要懂這些,理論上要通達這意思。

還有一個就是,一方面利用境遇修,一方面不要忘了想說:要怎樣處理,不但可以修自己,還對別人有利。就往這方面去想,然後自己去想解決的辦法。這在實在的行上面是很重要的。

然後還一個常講的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個我覺得也是一個很好的修行方針。那這裡面,「自淨其意」這個地方,特別是我們修行要注意的。你就是根本在這裡:管自己,別人不是你管得了的。等你把自己管好了,你才有可能可以真的感化別人。

然後這「自淨其意」的「淨」,裡面更深一層的意義,不止是你心裡維持純潔的念頭,而是有空性的意義。就是說使它回到本來的清淨,沒有我們人的偏見、執著在裡頭攪亂,是這個意思。

然後還一個現在想到的,就是說其實簡單講就是要我們天真一點。你之所以苦惱,就是世間想法太重,想太多了。其實將來世事怎麼變化,你也不知道。那你就是被你自己現有的一套想法綁得太緊了,所以很不容易單純、純樸,這是最主要的問題。你要是天真,你就接近。要天真你就要簡化,就是事情能省就省,東西能沒有就沒有。要簡化,那麼就容易天真,容易純樸。這樣子修行就容易了。

再來我想跟你講的就是那種體系的書。因為你一般讀法,都是讀一下這本經,讀一下那本經,那一些都好啦,但是你要修起來,要注意有一種叫做「道次第論」的。就是古德把經、論讀了很多以後,他就把它編了一個次第。從開始講,怎麼勸你來學佛,然後再來就告訴你一步一步如何修,你要注意什麼。有心要修的,讀這一類書很重要。因為你東讀一本、西讀一本,三藏十二部你要讀到那一天?但是這種是人家有經驗的大德整理過的,你讀了,你至少知道一些有系統的次第,那麼你自己再上去就容易了。

這裡有一本書,書名叫《岡波巴大師全集選譯》,是張澄基翻譯的。岡波巴是西藏白教的祖師。這本書分三部分,第二部分蠻長的,叫〈大乘菩提道次第論〉。岡波巴以藏文寫的道次第論,主要講的是顯教範圍,菩薩道的範圍。張澄基是將藏文譯成中文。另有一位德國教授叫 Herbert V. Guenther,他是從藏文翻成英文,叫《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這兩本可以對著看,因為這個人的學問也好,這樣對著看,對你有好處。

另外更有名的,可能是宗喀巴大師作的《菩提道次第廣論》。《菩提道次第廣論》我手上拿的這一個版本蠻好的,你們可以向洛杉磯大覺蓮社日常法師請。因為這個版本是最近又核定過的,二十幾個人花很多時間,把以前原來譯的,錯的地方他都重新校過。而且後面又附了一些相關的東西,蠻好的。你們可以寫信去要。

然後另外如果是學密宗的,我順便講一下。你們如果有人想對密宗深入的了解,要知道它的道次第論,可以讀宗喀巴寫的《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在「佛教書局」出版的《佛教大藏經》裡頭有。美國教授 Jeffrey Hopkins 己經將它前頭一部分翻成英文了。這英文譯本我還沒唸過。不過他有跟著喇嘛學,而且懂藏文,所以他翻的也應該是值得看的。有時候你對著看也是很好,因為以前法尊法師翻譯時,是一邊學藏文一邊翻譯。而且這個《密宗道次第廣論》,它有一些講到雙運的,因為他是比丘,他就省略了,或是簡略的寫。所以中文與英文對著看就有好處。那翻成英文有兩本,一本是《Tantra in Tibet》,另一本是《The Yoga of Tibet》。它是第一冊及第二冊的意思,其實都是從那本翻來的。第二冊新版改名為《Deity Yoga》。

然後跟這個《密宗道次第廣論》有關的另一本書,是宗喀巴大師的徒弟克主傑大師作的,它的名字叫做《密宗道次第論》。我是從《佛教大藏經》第四十八冊中印出來的。它這個薄薄的五卷而已,但是我覺得相當好。因為在廣論裡面,他把壇城要怎麼畫都詳細寫,我們平常也用不到;除非你是做上師,要去給人家灌頂,要學這個。有的上師也不一定知道細節,他們有專門學這個的喇嘛。所以這一個很簡要,這一本蠻好的。很值得一提的是這本書也有英文本,也是從藏文翻的,叫《Introduction to the Buddhist Tantric Systems》。這是兩位教授翻的,F. D. Lessing 及 A. Wayman。他們做得很好,翻得很好。而且他們好花功夫,花那種做學問的功夫,把裡頭的一些專有名詞,原著者沒有詳加解說的,都去找出原來出自那個經論,加一大堆附註。我很感佩他們的那種功夫,做得很仔細。所以對著讀也是很有好處。

接著這本是年輕的美國教授 Daniel Cozort 寫的,叫做《Highest Yoga Tantra》。關於西藏無上密宗,你東讀西讀,往往就是見樹不見林啦。你要有一個全局的鳥瞰,很不容易。但它這個是寫得很簡要,他是從全局來看。這本書它是簡介全局的,而且他們是在做學問,所以也是加很多註。他們都是問不同的喇嘛,不同喇嘛有講不一樣的,他在附註裡又跟你寫出來。當然他們寫的這些東西,我看還是有我的意見,有些地方跟他們想法不太一樣。但是我覺得都是很難得囉,有這些書就很難得了。

然後還有兩本是外頭買得到的,也是跟密宗很有關的。這一本是叫《Death, Intermediate State and Rebirth in Tibetan Buddhism》,是 Lati Rinbochay 及 Jeffrey Hopkins 合作的。因為密宗整個的講法是說,你這個人你怎麼樣投胎,然後長大,然後到了臨終的時候,死的過程是怎麼樣,然後到了中陰身的時候又怎麼樣。它是先有一個理論基礎,描述這個。然後在這個理論描述之上,才來講說我們要修呢,就是隨時都要利用。生的時候怎麼利用,要死的時候怎麼利用,中陰的時候怎麼利用,投胎的時候怎麼利用,隨時修。那麼死的過程你去修呢,就是要去証到佛的法身。因為死的時候本有的光明會顯,你利用那個時候修佛的法身。你那時沒有修成功,你到了中陰身,你就利用那時候修佛的報身。報身跟那個中陰身,跟我們平常夢裡的那個身是類似的,所以我們平常夢裡的時候也可以修。那麼你投胎的時候怎麼辦呢?你上輩子修行沒成功,或是已經成功,你要來救人,你要轉世來救人,你要投胎的時候,你就要挑了—那一對父母將來可以讓我去修行;什麼環境很好,可以接近師傅啦。哦,那時候又要怎麼修?就是這樣。所以你先要懂它的理論基礎,這些過程是怎麼樣的。這本書是把藏文翻成英文的。這個我們中文其實以前也翻過,叫做《體三身建立顯明燈論》。那是民國早年的,現在有沒有這本書我就不知道。我是有一本啦。但是坊間找不找得到我就不知道。英文是有,翻的也是很好。這一本書很基本。

然後還有一本也是很難得,是黃教一位喇嘛,Geshe Kelsang Gyatso,他的中心在英國,他出的這本書叫做《Clear Light of Bliss》。一般密宗都是你去,他給你一個灌頂,傳你一個法,就是你每天修的。你要真正得到深層的那些道理,那些修法,通常是你真的去跟著師傅,才有機會從師傅那裡學到。這個喇嘛他教徒弟十幾二十年啦,用英語講,徒弟就把他講的都寫出來。現在書都印出來了。真的在坊間你能找得到,把那些高深的修法仔細一步一步寫出來的,只有這一本。這是很難得的書。

你真的要知道密宗,我現在把重要的說一說。另外兩本就是我師傅的,一本是《漢譯佛法精要原理實修之體系表》。這一本因為是融會貫通起來講,所以讀起來比一些嚴格寫的容易讀,但是真正懂又是另一回事。這是容易讀,所以你開始可以看。它製造的體系,不是顯教一段、密教一段;它是整個小乘、大乘、密乘編成一個實修的體系。另一本書,他更早以前在印度閉關的時候,給兩位比丘講過這本書。你們這個圖書館裡也有,叫《Buddhist Meditation》。這本書基本上就等於說,我們的煩惱五毒,怎麼樣一層一層的修,把它對治、昇華。而且裡面講的一些都是他實修的經驗。但這個書也不是容易讀的,因為它夾很多梵文專有名詞。但你們這裡有一本《中英佛學辭典》可以利用;怎麼利用?就是它後面有索引,你遇到一個名詞不懂的時候,你從索引那裡可以查到在第幾頁有那個名詞。所以它雖然是中英,你如果利用它索引反過來就變成英中,你還是可以找到一些解釋。所以就是這一些。當然啦,很少人會去讀這麼多書啦,我不知道你們誰將來有興趣的,就我目前知道比較重要的跟你講,那要講的,就是這些。

那其他要講的,就是實修上,你的功課要怎麼辦?那個其實是每個人自己要選擇的。但是我們強調的那個,就是說你的主要的部分。像我編一個《淨業朝暮課誦讀本》,那是比較短的。因為傳統那個很長,有很多咒。一般現代人可能沒有那麼多時間學那麼多,每天花那麼多時間,所以我新編一個。而且我有些原則在裡面,就是「法界觀」,就是訓練你「無限的一體」,設法去融入。然後以西方三聖為主來編它,原來傳統的並沒有特別以西方三聖為主。比方說你可以用我編的這本做你的早、晚課,或者你自己比較喜歡念〈大悲咒〉,比較喜歡背《金剛經》,那麼你自己可以調整,對不對?或者你有在習定的人,那麼就每天另外打坐啊。定時定課很重要。

另外的,〈五會念佛〉也很重要。我編了一本《簡介五會念佛法門》,而且這書現在有英文本出來了。然後自己家裡要怎麼樣佈置一個佛堂,我的簡介也中文、英文都出來了。英文的是這次剛印出來、剛帶來的,這些書都可以看得到。〈五會念佛〉很重要,是因為你光是念佛是理智上的,不容易融進你的整個身心、整個情感都進去。唱的時候很自然融進去,所以對你自己很重要;對小孩很重要;對別人讓他無意中就聽進去,也是很重要。

然後我們大家在美國,朋友大家住很遠。如果知道誰臨終需要助念,那一個人有辦法給你念二十四小時,還要搞幾天,搞幾個禮拜?你到時候可能主要是靠一個錄音帶。所以你以這一個錄音帶跟人結緣,也很重要,也不一定要講道理,只要說:「這個聽了很舒服,你要不要?」

邁阿密有一位針炙醫師,他因為給人家治病,他自己壓力也很大。因為人家是很重的病才來找他,那付了錢的人希望很快好啊。人家很久沒好,你怎麼辦?那些問題其實也不都是物理治療可以好的,心理問題也是原因。所以搞得醫生本人自己睡不著覺,但是後來怎麼睡得著覺,就是聽〈五會念佛〉。然後他自己睡得著,他就也複製去給他的那些病人。所以這些都是有好處。然後以佛像、佛書送人,跟人家結緣,就做這些。像我們明天要去公墓超幽,跟鬼結緣。這些因為我上次在邁阿密已經都講過了,你們可以聽那次的錄音帶。而且你們自己平常也有法務活動,你們也知道,所以我不用再細講這些了。今天就講到這裡。


[Home][Back to list][Chinese versions Only][回勸念佛目錄]